鄭志凱:當寵物變成怪獸──Facebook、Google等虛擬帝國帶來的世紀威脅

2017/10/18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兩週,美國和中國的虛擬帝國FANG(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與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遭遇了前所未見的挑戰。這些挑戰的根源,來自於虛擬帝國多年來累積的實力,已經對國家權力產生直接的威脅。

虛擬帝國的無國界性、匿名性、保障用戶隱私權,完全與實體國家的具體疆域、實名制、以及對公民擁有無可讓渡的司法權等本質發生正面衝突。加以這些虛擬帝國經濟上如同擁有印鈔機,無需透過抽取稅收,每年都能創造鉅額利潤,幾乎富可敵國;它們對網路子民又有絕對掌控,無論社會階層、消費能力、心理狀態、生活動態都瞭若指掌,十足體現了小說《1984》裡老大哥無所不在的監視能力,令國家機器欣羨不已。

因此11月1日,臉書、谷歌、推特三網路巨頭奉令到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接受公聽訊問。

媒體也披露中國政府計畫直接投資騰訊、微博、以及阿里巴巴旗下的優酷影音,要求擁有1%股份,以及一席董事席位。

這些新聞背後的原因是:民主國家如美國,擔心網路被利用,破壞了中立的民主程序;極權國家如中國,則恐懼網路影響社會秩序,動搖專制政權的基礎。

▍前所未有的新事業,該如何在現有價值中自我定位?

數大便是美,社群基數大,企業的價值便呈指數增加。透過數位經濟的加持,美國的FANG,中國的BAT都成為21世紀的亞歷山大,建立了橫跨24小時時區的日不落虛擬帝國。它們的商業力量和國家公權力的角力,是人類社會未曾處理過的課題。

以臉書為例,它所面對的幾個問題,幾乎直指臉書企業人格的關鍵問題:

第一,臉書是一個平台,還是媒體?如果只是平台,它便無須對內容負擔任何責任,人人可以在上面散播似真實假的新聞,發表種族、宗教、性別歧視的偏激言論,不論後果如何,臉書完全可以撇清責任。如果臉書是一個媒體,它便需具備編輯功能,一邊審查內容,一邊對資訊的正確性負起責任。

其次,臉書該捍衛言論自由,還是必須扮演思想警察?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但總有界線。這個界線應該劃在哪裡?由誰決定?美國大選期間,臉書上謠言滿天,又可以零成本即時轉貼,對大選結果產生一定影響。於是臉書不得不開始審查內容,人工智能總有盲點,最近宣布加聘一千名員工,用傳統方式進行人工審查;結果反如父子騎驢的故事,又引發臉書成為思想警察的疑慮。

其三,臉書雖然是美國公司,卻有超過50%的收入來自國外。各國社會輿情、言論自由、思想開放程度不同,臉書究竟應該入境隨俗,依各國國情進行內容審查?還是一視同仁,制定臉書接受的言論自由尺度,全球通用?

▍獨佔、壟斷、天羅地網的危機

臉書目前有20億活躍的用戶,比中國人口還多。如此龐大的虛擬帝國,又如此深入帝國子民的日常生活,是人類文明史上的首次經驗。其他FANG和BAT的成員,也都有相同等級的影響力。龐大有哪些禍患?在大多數人享受虛擬帝國所提供的種種方便、快速、便宜的產品或服務時,有少數人開始憂慮它們帶來的長遠影響。

首先是獨佔壟斷。Google搜索的市佔率67%, 是第二名Bing的3倍半。臉書市佔率超過70%,亞馬遜在電子書銷售佔75%,幾乎沒有競爭對手。這些數字早已高出壟斷的界定標準,雖然用戶樂於享受免費服務或低價格,但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失去了「選擇的權利」。

其次,這些虛擬帝國善用其獨占優勢,像八爪章魚般進入其他產品領域。它們充沛的現金水位(谷歌擁有1,000億美金的現金)允許內部進行各種追月計畫,對外選擇有潛力的新創公司直接投資(一年約投資50家左右),碰到表現良好、具有戰略意義的新創公司便出手高價收購(過去10年併購了200家公司)。收購談不攏,還有最後一招,就是自行開發產品,與之競爭。透過這種天羅地網般的雷達監視系統,基本上斷絕了未來任何新創公司能夠挑戰FANG集團獨占地位的可能。

最後則是這些公司的治理和監督。公權力講究分配和制衡,雖然有失效率,但大致不會出亂。但FANG集團的監督只靠十來人的董事會,連股東都有兩種等級的投票權,雖然谷歌標榜「不做罪惡之事」,但權力的過度集中,本身便是可能的罪惡來源。

▍能制止這些「虛擬帝國」在現實中無限擴張嗎?

近百年前,「標準石油」受制於反壟斷法,被強迫分解為34家公司。1982年,擁有百年歷史的ATT被裁決撤出本地通話業務,成立了7家區域型的小貝爾。FANG的壟斷程度較當年的標準石油或ATT有過之而無不及,它們可能被迫分家嗎?未來十年,這樣的機率幾乎為零。但是總得有人開始杞人憂天,想想如何讓FANG或BAT這種人見人愛、不能須臾分離的超大寵物,將來不會失控成為咬人的怪獸?

有幾個方向值得深入思考。

標準石油壟斷的是石油資源,ATT壟斷的是接到每一個家庭的電話線,FANG壟斷的則是數據(data)。壟斷的商業行為雖然不同,但壟斷事實一致。雖然分解FANG不實際,但仍然可以規範它們的商業行為準則。

例如要求FANG的各大事業部門之間建立防火牆,除了不能相互了解對方的經營策略或產品方向外,也不可用交互銷售(cross-sales)、捆綁價格(bundled price)或分享用戶資料,造成競爭上的不公平優勢。如果部門之間必須交換資訊,或建立雙向合作關係時,同樣的機會必須也開放給其他的競爭對手。

目前的董事會結構也有改善的空間,加強提名制度、增加董事的獨立性,例如訂立總任期上限時間,或是延攬具有多樣化背景的董事人選。並且透過公司章程的修訂,強化公司經營必須達成的社會意義,減少股東對盈利或股價的單線要求。

以上種種限制看來難以思議,也必然會降低FANG或BAT的經營績效。但正如微軟在1998年受到美國政府反壟斷的控訴,停止用綑綁方式銷售軟件,不再用掠奪手段從事競爭,因而保留了谷歌、臉書等新一代公司生存的空間。今天FANG擁有的資源遠較當年龐大,壟斷程度更為嚴重,非常狀況採取非常手段,這也是智者應有的先慮。

這些思慮,跟台灣有任何關聯嗎?當然可以說沒有,台灣是FANG或BAT的邊緣市場,在角力賽上只能旁觀,難以施力。不過如果知道臉書一年在台灣虹吸了100億的廣告收入,Google更高達200億,將來蘋果ApplyPay也會有類似的吸金效果,就應該意識到虛擬帝國跨越國界的經濟實力,已經對全球的產業生態造成了根本的衝擊。

台灣,恐怕難以倖免。

     

延伸閱讀:

Google的初心還在嗎?

臉書與Google 真能拯救世界?

美好科技年代的四個恐怖故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