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專欄】米果/台北捌玖零

米果:需要多少準備才足夠變老
有人問我,到底該從幾歲開始準備面對老年生活?又該做什麼準備? 這問題應該沒有標準答案,畢竟每個人意識到年老的時間點不會相同,而多數人都還在職場競爭、養兒育女、婚姻經營的上一個戰場疲於奔命,不論是經濟負擔或精神壓力都捉襟見肘,這種狀況之下,往往不是準備好去面對老年生活,而是被迫進入那個階段之後,才意識到身處其中。有辦法事前準備的人,相對來說,都是比較幸運的。經濟上的準備之外,心態上的準備更... 閱讀更多
米果:關於婚姻平權,我的學習之路
有關婚姻平權的修法,對於利用網路通訊維繫人脈交情或傳遞訊息的多數人來說,恐怕這段日子都經歷過爭辯與決裂。「不要再轉貼那些訊息了」、「原來那個傢伙是這種想法」……我們以為的交情,變成有腦或無腦的辯證交鋒。不過仔細想想,如果這些爭辯能讓彼此進化到另一個稍微有共識的層次,往後若開出互相理解的花,這些爭辯就有其價值。在這過程之中我一直沒有特別去在意那些過於激烈的發言,那些接近於大暴投或惡意頭部觸身球的言論... 閱讀更多
米果:每個人都面臨過鄭如薇的A方案與B方案
剛剛播完的「植劇場」第二部《荼蘼》,劇中女主角鄭如薇是一位在泡麵商品企劃部上班的OL,父母早逝,娘家只有阿祖跟舅舅與舅媽,她希望爭取到外派上海的機會,賺幾年高薪,回到台灣,可以買房子。而生命中的王子湯有彥出現了,他也找到機會,可以去上海闖一闖。然而美好的上海之夢,在湯伯伯跌倒之後,兩個人共組家庭共同奮鬥的抉擇,在眼前分岔成兩條路,編劇徐譽庭稱那是A方案與B方案。A方案裡的鄭如薇,獨自去了上海,利用... 閱讀更多
米果:月薪嬌妻可兼得嗎?
最近在日本造成話題的TBS週二日劇《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改編自「海野つなみ」的漫畫作品,描述一位大學主修心理學、研究所主修臨床心理學,畢業之後卻求職不順的25歲女子「森山美栗」,即使有機會成為契約派遣工,也只能在職場處理一些事務性工作,還遭到不續約的打擊。因為擅長家事,在父親的介紹下,到一位在IT產業上班的35歲男子「津崎平匡」家裡協助打掃與料理三餐,類似家事管理員的打工... 閱讀更多
米果:比起關東煮,我更愛黑輪伯仔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明明是黑輪伯仔賣的黑輪,卻變成超商的關東煮呢?黑輪一說,應該是來自於日本語的「おでん」,屬於台語之中的日文外來語。「O-Lenn」這台語發音,絕對比北京話的黑輪來得有嚼勁,感覺還有魚漿加工製品的Q彈多汁,光是發這個台語黑輪的音,舌尖就要巧妙地捲一下,當然北京話的「輪」也有捲的效果,但捲度不同,感覺台語的黑輪,一氣呵成,沒有牽拖。以前做黑輪這行的,很少是店面,通常是一部推車,或小... 閱讀更多
米果:也是鄉愁格式的台南滷丸
關於滷丸存在的意義,其實是在離開台南生活之後才意識到的事情。就形體和口感而言,相較於其他知名的台南庶民小吃,滷丸甚至不容易被深刻記得,也因為南來北往的移動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時間與路程不至於構成隔閡,反倒是歲月遺忘的速度才叫殘酷,不管是味道還是記憶。都一樣。之所以經歷多年的異鄉生活之後,才逐漸意識到滷丸的難以相逢,可能是在台北外食的場合,甚少發現滷丸的選項,這種不易察覺也就不易想起的稀薄存在感,難... 閱讀更多
米果:親愛的,為什麼看電影要滑手機?
很想知道,明明花錢買票進電影院看電影,為何還要滑手機?親愛的陌生人,可以告訴我嗎?越來越常在漆黑的放映廳裡面看見滑手機的人,大螢幕之前出現小螢幕的光點,那是一種視覺與情緒上的干擾,可是正在滑手機的人,不會覺得那種行為有何不妥。就好像手機通訊出現之後,戲院或音樂廳或舞台劇的場合,多少都有手機鈴響的聲音,表演的節奏被打擾,通常都不會太開心。講電話的人自以為摀住嘴巴就能降低分貝,說著「幹嘛,我在看電影」... 閱讀更多
米果:被忽略的小巴日常
看到前輩劉克襄在自由時報的投書,寫到內湖小2公車的現狀,以「被忽略的小巴美學」為題,希望山區小公車能更為高齡者著想,也有推廣郊山健走的樂遊風氣,期待小巴的服務品質、安全和班次密集度有所改善,順勢減少私人轎車湧入觀光區的塞車問題,也不失為城市美學可以努力的方向。在內湖居住超過22年了,我是小3公車的重度倚賴者,早期小2與小3公車都是以內湖路的劇校為起站,小2往山上的金龍寺與碧山巖,小3則是往五指山的... 閱讀更多
米果:寶可夢宛如人生走馬燈
原本對寶可夢這官方指定的中文命名頗厭惡,可是在下載滿一個月之後,我對寶可夢這三個字,竟然有了惺惺相惜的情感。這不是遊戲啊,這是血淋淋的人生腳本。現實生活會出現的折磨、虛榮、苦勞、忍耐以及那些在旁人看來微不足道卻恰好彌補某些挫敗的小幸福,在這遊戲之中,一樣也沒缺。既然下載遊戲就會忍不住認真起來,如同蒐集超商點數,每次買東西都會想辦法湊足點數門檻,卻又不想超出太多,如果剛好就會覺得賺到。可以集到點數換... 閱讀更多
米果:菱角與秋天的恆等式
即使白天還有超過30度的高溫,但節氣入秋以後,捎來的微風多少有著涼意的暗示,隱喻著幾個月以來對高溫的煩躁不耐,就即將轉為寒冬對溫暖的奢望了。站在冷熱接棒的猶豫期,尤其在台南,總會恰好看到路邊小攤開始賣菱角,於是菱角變成四季輪迴的提示,約莫站在夏天交棒給秋天的第三棒位置,遞出季節更迭的便條紙,「差不多該準備長袖了喔」……我總是以這樣的心情跟每年登板的菱角打招呼,這是我們彼此相認的暗號。記憶裡,差不多...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