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盡量不劇透的《大佛普拉斯》

2017/10/18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提供。

應該先去看完「大佛普拉斯」再來看這篇文章。這幾年大家都很討厭「劇透」,以致於看完電影想要寫些感想的時候,無不膽顫心驚,怕不小心「劇透」。會被打爆。

好啦,我盡量。

▍阿堯導演的台語旁白很魔幻

電影一開始就登場的阿堯導演台語旁白,直到最後,都如硬挺的脊椎骨,如果沒有那些旁白,觀眾或許很難從劇情抽離,以為我們不是在看電影,而是身處劇情,擠在「肚財」與「菜埔」的中間看「啟文」老闆的行車記錄器畫面,跟著評論「這個女的很敢喔!」

台語旁白既美麗優雅卻又直率生猛,語氣很平淡,情緒很平穩,明明敘述著底層悲傷的各款人生卻不悲情,明明挖苦政經宗教界,卻可以吐露一股幽微的黑色幽默。但說到底,黑色幽默其實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反正哭也沒用,只好黑色幽默。

如果少了阿堯導演的台語口白,大佛就沒辦法普拉斯了,又如果那旁白是北京語,也就是「國語」,恐怕也沒辦法抵達普拉斯的境界。

▍黑白畫面的頹廢華麗

攝影「中島長雄」還是維持他一貫的鏡頭語言,從《停車》、《第四張畫》、《失魂》、《一路順風》到《大佛普拉斯》,就算是雜亂的場景都有著頹廢的華麗感。當然頹廢的華麗感在某些人看起來簡直醜,可是對許多人來說,那是會眼眶紅起來的鄉愁,這樣說,也很黑色幽默。中島長雄其實就是鍾孟宏,他旗下的「甜蜜生活製作公司」,在影片一開始就被阿堯導演的台語口白消遣過了。

比較厲害的是,黑白畫面卻能出現五彩色澤的想像,彩色畫面反倒漂浮著黑白的悲傷。我看著「肚財」跟「釋迦」因為流汗或淋雨而糾結的頭髮,毛燥缺少光亮,好像頭上爬了幾條蚯蚓。肚財的小聰明和釋迦的面無表情,黑白表現卻呈現潑墨一樣的層次,要是以彩色畫面處理,會覺得太超過。

菜埔的角色很像我小時候在阿公阿嬤居住的村子裡遇過的那些叔叔阿伯,跟著他們的父母住在會漏水的房子,遇到父母身體「袂爽快」的時候,如果不是去廟裡求符水喝一喝,就是拜託醫院幫忙「注大筒」(吊點滴)。小時候聽長輩說,「注大筒」之後,整個人都精神起來,我猜菜埔也是這麼認為。「注大筒」對於醫療資源缺乏的偏鄉,是很巨大的安慰。

▍像「土豆」顧店的那種超商叫做「統二」

納豆在裡面的角色叫做「土豆」,從《第四張畫》、《一路順風》到這部片子,演員納豆跟主持人納豆切割得非常徹底。他在劇中顧店的那種「超商」,裡面兼營遊樂場,以前門口擺的是投幣式卡拉OK機或拉霸水果盤,現在多的是夾娃娃機。這種店不會打發票也不會給你點數貼紙,沒有現煮咖啡,但可以買得到罐裝小虎咖啡或莎莎亞或津津蘆筍汁。很多在省公路旁或是村子口的這種「超商」店名都很幽默,我看過一家「統二」超商,招牌還不小。至於大佛普拉斯裡面的超商叫那個店名也不是沒有典故,你們去看電影就知道。

這電影以平均每幾分鐘的間隔,拿出榔頭狠狠敲打這個社會不公平或荒唐到習以為常的諸多痛腳,但是導演選擇了既不悲苦也不「長鏡頭不動」的節奏,這樣的電影格式獲獎了,聽不懂台灣話的國際影展評審也懂,完全不是問題。

▍啟文哥的氣場真的很強

來談一下那位很熟悉隧道中間連通道、英文流利,又是大佛藝術家的啟文哥,也就是菜埔的老闆,兼行車記錄器男主角……這次入圍金馬獎男配角的戴立忍。以前看他演鍾孟宏的電影,那種壞到骨子裡的表現會讓人起雞皮疙瘩,其實要他演暖心的帥男應該也沒問題。他的台灣話腔調十分厲害,有些韻尾會讓人在電影院座椅驚訝到彈起來鼓掌致敬,當然肚財跟菜埔,還有賣眼鏡的脫線,這幾個人的台語也讓人瞬間有了「鄉愁」。不過戴立忍只要出場都有爆點,如果在每位觀眾身上安裝心跳計數器,曲線最高點應該都跟啟文哥有關。

可能是因為阿堯導演出身台南七股,攝影中島長雄也就是鍾孟宏是屏東茄冬人,總覺得整部電影充滿魚塭的鹹味。雖是以幾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邊緣人為主角,可是在黑白畫面底下,邊緣人顯得較快樂,其他那些「不邊緣人」,位在基層或高層,反而很不快樂。

▍我們其實都是肚財和菜埔

等到電影結束,看著跑馬字幕,看到演出名單,真讓我嚇一大跳,阿彌陀佛!

從此以後,開車的人應該都要小心保存自己的行車記錄器,而常常看電視新聞播出行車記錄器畫面的我們,其實就是菜埔跟肚財。

若有人問我,這部電影好不好笑?很多地方確實好笑,卻笑不出來。譬如我看的那一場次,只有蔣中正出現那段,全場狂笑。

以上,已經盡量不劇透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