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女人肩上的「塵勞」與「夫源病」

2017/06/1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日本昭和文豪「井上靖」,在其自傳體小說《我的母親手記》裡,曾經這樣描述晚年喪偶的年邁母親:

父親對她的頤指氣使不再,而她對父親的冷淡也無存。準此而言,父親和母親之間的借貸關係是徹徹底底清理一空了。母親今天晚上追憶起下雪天出門接父親、擦軍靴、做便當等等事情,基本上不能說是苦差事吧。她實際上做這些事的年輕時代,一定也不會把它們當作苦差事。雖然不是什麼苦勞,可是等到年紀大了以後回頭一看,有如長年堆疊的塵埃一樣,那些事也就變成相當的重量積壓在母親的肩上。活著就是這樣,時時刻刻都有看不到的塵勞,飄降我們肩上,而如今的母親正感受到它的重量吧……塵勞這種東西,或許只會積壓在女性的肩上,那是漫長的婚姻生活中,無關愛恨,做丈夫的只會留給自己妻子的東西也說不定。一天天,說不上是恨的恨意,緩緩積存在妻子肩上,如此一來,丈夫成為加害者,而妻子就變成受害者。

這本小說雖是1975年由講談社出版,實際書寫以及井上靖觀察到母親肩上所謂的「塵勞」,應該更早於1975年。井上靖過世21年之後,小說改編成電影,由「樹木希林」飾演母親一角,看電影當時,彷彿看到樹木希林肩上的塵勞,雖是無形的譬喻,因為先讀過小說,也就鮮明意識到塵勞在女人肩上堆疊的重量。同樣在「是枝裕和」導演的電影作品〈比海還深〉、〈橫山家之味〉,樹木希林飾演的年邁母親肩上,也真的有那種稱之為塵勞的痕跡。

最近看到日本電視媒體頻繁討論到「夫源病」的時候,總會想起井上靖這段文字。女人的塵勞與夫源病的對照,「丈夫是加害者,妻子是受害者」,已經從文學上的觀察,走向醫學上的臨床討論。已婚女子的中晚年,確實面臨這種身心疾病的糾纏,過去我們從女性長輩那裡聽聞她們對丈夫的牢騷,卻誤認那是晚年性格脾氣的必然,直到日本醫學界的研究,才明白那其實是一種病。

夫源病最早由大阪樟蔭女子大學教授,同時也是循環器科專門醫師「石藏文信」所命名,他從2001年開設「男性更年期」門診以來,藉由夫妻諮商發現,妻子因為丈夫的言行或存在,或因為家事育兒的壓力,或對婚姻生活的不滿,種種因素長期累積,造成自律神經問題或賀爾蒙不平衡,好發於40歲到60歲之間的已婚女性。普遍會有頭痛、胃痛、目眩、耳鳴、心悸、易怒上火、焦慮恐慌、失眠、心情低落、憂鬱等等症狀,因為與更年期症狀類似而被忽略,直到這幾年,才逐漸被重視。

夫源病最容易發生在「頑固丈夫vs.賢妻良母」這樣的夫妻組合,為了家庭氣氛和樂,夫妻雙方很少溝通,對彼此的不滿也不會輕易說出口,這類型的妻子內心總是想著「這種程度的不滿非忍耐不可」,因此夫妻關係來到晚年,即使兩人面對面吃飯,也很少交談,有時候因為丈夫一句話就引起妻子身體不適。一位有夫源病困擾的女性在電視節目訪談畫面裡坦承,只要丈夫在家,就會明顯頭痛,甚至過度換氣,必須關在房裡或離開丈夫所在的空間,才有辦法緩和下來。石藏醫師曾經出版夫源病的著作,就以「太太的疾病90%是老公造成的」(妻の病気の9割は夫がつくる )為書名。

比較傳統的老派婚姻關係裡,丈夫從來不做家事也不幫忙帶小孩,除了上班之外,可算是家事白癡。在新婚之初,雙方有愛情當靠山,妻子或許覺得丈夫對生活與家事的笨拙反而顯得可愛,可是婚姻關係超過10年之後,妻子普遍覺得什麼家事都作不了的丈夫簡直像大型垃圾,結婚超過30年的妻子甚至表示,以前會因為丈夫是家裡的經濟來源而強忍不滿,在丈夫退休之後,光是聽到躺在沙發看電視的丈夫問說午餐吃什麼,整個人就火大起來。

石藏醫師表示,妻子的夫源病會因為丈夫退休而加劇,嚴重的時候還會惡化成「復仇型憂鬱症」,妻子陷入重度憂鬱,身體並無嚴重疾病卻整天臥床,丈夫不得不扛下所有家事,還要照料妻子的起居飲食。這是一種無意識的復仇,即使有其他家庭成員共同居住也不容易察覺。而這種復仇型憂鬱症,會在丈夫過世之後恢復正常,妻子會自己料理三餐也會打扮外出,變得心情愉悅,所有身體與精神上的病痛,不藥而癒。

日本這些年,在丈夫退休之後的「熟年離婚」案例似乎越來越多,近年也有所謂的「卒婚」現象,亦即夫妻兩人還維持婚姻關係,但各自選擇住居處所與生活方式,兩人從夫妻關係「卒業」(「畢業」之意),回到朋友或家人關係。

TBS電視台在6月12日晚間節目也探討了「死後離婚」的現象,當婚姻關係裡的其中一人過世之後,配偶只要向戶政單位提出「姻族關係終了申請書」,無須對方家人同意就可生效,祖孫還是維持原有法律上的關係,但婚姻當事人跟原有婚姻關係的其他姻親,不再有任何法律上的關聯,也不必負擔對方父母的老年照護義務,這類申請有逐年增加的趨勢。

在井上靖小說改編的電影飾演母親一角的樹木希林女士在現實人生之中,有過兩段婚姻,1973年與搖滾歌手「內田裕也」再婚之後也僅僅共同生活一年半,之後分居長達40幾年,其中曾有丈夫單方面提出離婚申請,卻遭到妻子拒絕,經由訴訟也由樹木希林取得勝訴,兩人依然維持法律上的婚姻關係,在樹木希林罹患癌症之後,更是每年見面一到兩次,甚至會一起去夏威夷旅行。

夫妻關係走到晚年,如果有夫源病,說不定也會有妻源病,倘若顧及到面子或掛心老後病痛無人照護的問題而勉強一起生活,雙方不滿的情緒和壓力累積之後恐怕成為精神與生理上的病痛,雖然石藏醫師建議可以藉由「短天數的離家出走」改善雙方關係,但是人到了中晚年,有沒有辦法意識到自己身上的症狀來自於配偶的存在,或承認伴侶的病因源自於自己的言行舉止,對於長年的婚姻關係或家庭關係來說,都是很難跨越的障礙,何況年紀大了,所謂的老夫老妻,脾氣要改,何其困難。

日本社會的中高齡人口對於婚姻關係的存續或結束,似乎做出不同的選擇,同為東方社會,類似的家庭價值觀,台灣是不是也開好好正視夫源病的問題,而不是把堆積在妻子肩上的塵勞,當作難搞的更年期症狀來嘲笑揶揄,畢竟,那是很深刻的陰影啊!

     

延伸閱讀:

《夫源病:太太的疾病90%是老公造成的》

作者:石藏文信  譯者:王慧娥  八方出版

《我的母親手記》

作者:井上靖  譯者:吳繼文 無限出版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

作者:杉山由美子 譯者:陳冠貴  時報出版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