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專欄】米果/台北捌玖零

米果:經典賽是奢華的棒球假期
如果不去介意台灣代表隊的輸贏,經典賽其實是棒球迷最好的春季熱身。陣容奢華,也夠刺激,其中不少場次還是瞬間的殊死戰,一個play就把球迷的細胞都打趴或喚醒。雖然對於仍在春天備戰新球季的球員來說,這種賽事安排應該很討厭,何況還背負國家代表隊的重壓,但是基於球迷的自私心態,一開始3年一度,後來4年一度,但未來不曉得還會不會繼續辦下去的經典賽,真是美好的假期。從2006、2009到2013的亞洲區預賽,我... 閱讀更多
米果: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在網路看到日文版電影預告片的時候,就決定非看不可。平日午後還算是郊區的電影院,放映廳只有三個觀眾,也因為那樣空曠與安靜的空間裡,才能專注於電影鏡頭的流轉。那不是娛樂刺激或聲光效果很足夠的電影,故事的人生成分很強,音樂、光線、角色人物的情緒都很日常,我原本就很喜歡類似這樣的訓練,旁人的故事,不一樣的人生,透過小說或戲劇,滲入自己的思考與行為之中,成為體貼世間百態的溫度。我看著「生田斗真」飾演的跨性別... 閱讀更多
米果:辦桌的魔幻菜色
提起辦桌,總會想起台南將軍鄉北埔村的老家三合院,尾叔的婚禮,新嫁娘阿嬸很美,那時我應該還沒上幼稚園,跟一群小孩擠在新娘房窗邊偷窺。阿嬸雙手掛著金鐲子,從手腕到手肘,好像機器人一樣,放射出金屬感的光芒。她一人坐在房內也無聊,害羞揮手叫我們進去,大家卻一哄而散,從大廳衝到廂房,再回頭衝入飯廳灶腳。長輩男眷雙手插在西裝褲袋聚在一起聊天,女眷們或在水槽洗洗刷刷或忙著張羅謝神的牲禮,那是我記憶所及最早的一場... 閱讀更多
米果:網路上的熟,算不算熟
有一種熟,叫做「網路上很熟」。約略從大頭貼知道長相,但未必見過面,或即使見過面也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因為每日上網就可以互相分享當天的心情,快樂或討厭的種種,開心的時候只要傳一個表情符號就覺得很溫暖,不爽的時候送上一句髒話也覺得交情深厚,感覺在同樣時空裡面經歷同樣的情境,有了同仇敵愾或有福同享的革命情感,但明明離得很遠,說不定一輩子也很難擦身而過。偏偏那些無法跟家人或同事朋友說的話,發的牢騷,表... 閱讀更多
米果:虱目魚的奇幻旅程
一直以來,都覺得虱目魚在台北,應該是孤獨的吧!有別於在台南菜市場那種光芒萬丈、堆疊如山的規模,猶如帝王出巡被嗜魚信眾擁戴的氣勢,段數最高的客戶總是豪邁買整尾,抹鹽乾煎,銀亮魚皮煎成金黃赤赤,或頭尾煮湯,中段乾煎,也有魚骨魚嶺簡單煮鹹湯,台南人就算不是天天買虱目魚,一週合計起來要跟虱目魚在餐桌相遇的機會起碼五餐起跳,大概是那種場場先發第四棒的地位。可是在台北,虱目魚頂多是個板凳球員,賣魚攤販邊邊角角... 閱讀更多
米果:司機的職場應該是孤獨的吧
我不會開車,不會騎機車,除了步行和腳踏車,就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捷運和高鐵出現之前,短距離靠市區公車,長距離靠客運。包括小時候回阿公阿嬤家搭興南客運,回哈馬星外婆家搭公路局,長大離家讀書之後,南來北往靠國光號,台北車站往返淡水則是靠指南客運,指南客運司機幾乎人人都可以在大度路飆車,想像自己是F1賽車手。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擅長應對路況,走路或騎單車的時候,巷弄倘若竄出小貓小狗都可以讓我慌張到自撞或「犁... 閱讀更多
米果:為何「一個老人」很可憐,而「一個年輕人」卻被讚美是自由?
如果,你看到一個老人,在公園吃著便利超商買來的三明治,一個人去投幣買飲料,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發呆,曬著太陽……多數人可能會自作主張認為這個老人好可憐,沒有家人相伴,沒有人替他備餐,只好一個人去公園枯坐,買超商三明治,一個人默默吃完,默默打盹,默默消磨一天的時光。好可憐,好可憐。而如果,你看到一個年輕人,在公園吃著便利超商買來的三明治,一個人去投幣買飲料,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發呆,曬著太陽……多數人可能會... 閱讀更多
米果:關於過年,我所領悟的這些那些
小時候對過年的期待幾乎是累積一整年能量那樣火力全開,直到這個年歲,對於那種雀躍的心境反倒感覺好奇,或說羨慕。可能是不用張羅準備什麼吧,一心一意等著過年就好,不管是年夜飯的菜色,除夕當晚的紅包,初一初二或初三到初四,親戚長輩來了,或去親戚長輩家裡拜年,被大人叫去站在客人中間唱歌跳舞也沒什麼問題,那種階段,約莫小學前半,三年級為止,總覺得過年好歡樂。青春期開始,對於過年要跟不熟的親戚寒暄這件事情已經產... 閱讀更多
米果:時代如風,而我們還在路上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逗陣網時期的老友「工頭堅」,最近終於將他的「四段人生與半個世界」寫成紙本新書《時代的風》。說是老友,也不單純是網路交往年份夠甘醇,還有這一圈網路ID相熟的世代,在網路世界與實體人生互相交叉彼此分享再一起變老的經歷裡,這些人如果不是來到40代後半,就是已經走入半百。又如果不是靠著長年在網路走跳的保鮮,我們大概是被後輩嫌棄的那種只會LINE早安晚安或只會傳蓮花長輩圖的討厭鬼吧!不是這樣... 閱讀更多
米果:小吃是用來搏感情不是拚輸贏
最近關於台北台南小吃誰是王者的討論似乎不少,政府局處首長甚至下戰帖,希望來一場PK決定輸贏。可是,身為台南小吃養成的台南小孩,又有台北異鄉生活的經驗,怎麼都覺得拿小吃來PK決勝負是件殘忍的事情,畢竟,小吃存在的意義,不是好吃的輸贏問題,而是感情。小吃的可貴在於陪伴,不是一直在身旁的那種陪伴,而是風雨同路那種相挺。有情感就覺得好吃,分享與推薦等同於交情和義氣,就算辦了美食擂臺,真的厲害的店家未必有空...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