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企畫】邱花妹:安全,是不能拿來公投的

2013/02/28

309全台廢核大遊行前夕,廢核民意高張、表態反核的各界名人愈來愈多,擁核的馬政府團隊,突然由行政院長江宜樺宣布:「願接受核四停建公投檢驗」。乍聽之下,好似馬團隊終於要謙卑傾聽、誠懇溝通、落實民主了。而自始即戮力要求執政當局為民眾身家安全與後代子孫,負起政治責任的廢核運動,則像是在賽跑中超前的精瘦運動員,突然被一路傲慢、跑得漫不經心的肥胖巨人一把抓起,丟進沙坑,強要更換賽局。

仔細想想,這突來的政治操作,不過是馬政府團隊的一貫作風。中科三四期、美麗灣、樂生,一個個蓋一半被判違法或陷入工程安全危機的案子,最後都在政府操弄形式民主、選擇性依法行政,以遂行執政意志的情況下繼續運作。不管繼續蓋下去會引發多少環境、社會與身家安全問題,政府目標始終是: 一定要繼續蓋下去。差別是,中科三四期、美麗灣寄生的民主架構是環評會(法院判不合法? 環評繼續開,開到合法為止!),這次核四爭議則玩得夠大,馬政府獻上了公投大戲!

問題來了,要求廢核的公民們,要不要陪玩?

我的答案是: 安全,是不能拿來公投的! 我不想陪葬,無法陪玩。

大家都記得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發表《核四論》後,對核四的評語:「核四再繼續蓋下去,絕對不可能安全運轉!」對民眾而言,專家的警告(小出裕章說: 假定核四爐心融毀、圍阻體受損輻射外洩,將導致急性死亡3萬人、致癌死亡700萬人)、環保團體的呼籲、主流媒體揭弊、反核網路達人製作的各式圖表與懶人包、乃至自己一點一滴作的功課,其實驗證了環保團體老早就提出的警告: 十七歲的核四廠,設計了獨步全球、把全民當白老鼠的儀控系統,自行變更設計、混亂分包拼裝,施工錯誤、弊端叢生,試車階段發生大停電、配電系統燒毀、控制室火災等等恐怖問題。就因為偷工減料、輕忽核安、施工品質不佳、經費暴增、官員收賄,核四施工以來被監院糾正五次、彈劾兩次。這一連串資訊呼應了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陳宜彬的評論:「核四違規和開罰至今從未間斷,totally failure,可以停工了!」

日本311福島核災後,與日本同樣受到地震海嘯威脅、但核電廠附近人口密度遠遠高於日本的台灣,絕對比任何國家都該宣布停建核四、核一二三即早除役。台灣現有核電廠未考慮山腳斷層、恆春斷層,耐震係數僅0.3-0.4G (低於福島的0.6G)。除了地震、海嘯乃至海底火山的威脅,核一二廠半徑30公里內的人口數高達500-600萬,遠高於福島的17.2萬、車諾堡的13.5萬,這是為什麼《自然》雜誌研究發現,全球最危險的三座核電廠有兩座在台灣。

自然災害加上人謀不臧,既有核電廠讓民眾活得提心吊膽;核廢,更將成為一代代台灣人民難以承受的健康、環境與經濟負擔。核電廠每運作一天,核廢料就增加一些: 核一二三廠及核研所至今製造了11萬4602桶的中低階核廢料;早年以欺騙手法丟到蘭嶼,近年整檢對達悟造成二次汙染的核廢料,也有9萬7960桶;「密集化處理」後,擠在核電廠冷卻池的高階核廢核燃料棒,已累計達1萬5386束;再加上將來廢爐後的巨無霸核廢料,即核反應爐,未來這些核廢料究竟要如何安全地永久儲存,至今無解。說來令人沮喪,就算台灣核一二三廠立即除役、核四馬上停工,非核家園離台灣仍然遙遠。核廢料終究是難以承受的夢靨,未來恐怕又是落腳邊緣、弱勢族群的故鄉,擴大環境與社會不正義。

在民眾飽受核災威脅、核廢無解,以及台灣能源與產業亟需調整轉型的情況下,拿核四這台咬錢無度、病入膏肓的拼裝車來進行公投,是推卸責任、刻意搞錯民眾關切的重點。核四已五度追加預算,預算將從1697億飆到3300億,不知何時完工、完工後很難保證安全,運轉後同樣無能處理核廢料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執政當局以「核四一定要蓋完」的既定政策立場推動「停建核四」公投,是迴避政治責任,是假傾聽、真拒絕民間強大的廢核主張。

合理懷疑,執政當局在此刻提出「停建核四」公投,恐怕是包藏禍心。壓根算準沒有公投案可以在台灣超高門檻的鳥籠公投法下成案。按照公投法規定,公投案必須有超過 50% 的投票率、並且取得投票數過半同意才成案。換言之,一個公投案要先號召904萬人投票、並得到超過 452萬張同意票才能過關。投票率未超過二分之一,或投票率過半但同意票不足二分之一的提案,不僅將遭到否決,未來八年內更不得重提公投。

在這場核四公投的政治算計中,執政黨揮舞「民主」大旗、吃掉反對黨訴求;力圖在309全台廢核大遊行蓄勢待發前夕,分化、削弱公民社會廢核的力量;並透過操作一場不對等的公投遊戲,先全面宣傳核電迷思,後在超高門檻的公投辦法下,讓核四停建主張全面出局。這似乎充份體現了馬總統「正面迎戰、主動出擊、窮其力量、對外說明」的宣示。

但我要說,馬政府迎戰、出擊的方向,讓人失望了! 我們看到馬政府宣示推動公投的同時,依舊輕視民眾對核安的關切,仍刻意從「唯經濟論」的角度,無限上綱核四的重要性。江院長是這麼說的: 「假如政府在竭盡我們的心力,保障核安的情況之下,民眾仍然心理上存有疑慮,認為台灣寧可承受重大投資的損失,寧可承受高電價、限電的危機,甚至犧牲我們的經濟成長,而要放棄我們對於低碳家園這個理想的追求,主張核四要停建,那麼,行政院願意尊重社會各界,以公投的方式,來決定核四是否決定停建的主張。」

將核四停建,等同於造成重大投資損失、高電價、限電危機、犧牲經濟成長、放棄低碳家園,是強化核電迷思的政治權術,是唯經濟論的狹隘狡辯。從唯經濟的角度強化核電迷思,突顯執政當局漠視社會大眾的核安焦慮,避談廢核人士關切的環境、世代與族群正義問題。唯經濟的種種威脅性論述,也顯示執政當局刻意迴避廢核團體對於擺脫核能依賴的另類發展主張,包括: 邁向用電零成長、追求低碳綠色經濟的願景。誠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賴偉傑的批評: 政府其實依舊不斷以「經濟發展」、「高電價」在恐嚇人民。

再說一次,安全,是不能公投的。行政院若執意迴避政治責任、推動公投,那麼,「停建核四」,也絕不該是這次的公投標的。容我提醒馬總統、江院長,今年全台各界公民團體共同發起的廢核大遊行,訴求是: (一) 停止追加核四預算,(二)停止核四裝填燃料,(三)停止危險核電、核一二三儘速除役, (四) 核廢立即遷出蘭嶼、全面檢討核廢政策,(五)政府提出「用電需求零成長」的具體政策方案。很明顯地,五大訴求中找不到「公民投票」四個字。而原先大力主張公投的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也已經轉向主張直接停建核四。目前唯一明確表態支持公投的環保聯盟,要求的是儘速修正公投法、賦予核子反應器設施方圓50公里內之縣市人民的公投權。換言之,現在是擁核的執政黨準備就核四存廢進行公投。

台灣社會仍記得,2010年6月,公審會駁回台聯「兩岸經濟協議」公投案的理由是: 公投提案人的立場與提案內容所表述的命題相左。依照公審會的審查原則,執政黨推核四公投,應提出立場與命題一致的公投標的,也就是說,擁核政黨應提的公投案為:「是否同意續建核四?」,而絕非「是否同意停建核四」。這提案並應依公投法中,立法院得就「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提案公投」的規定,將公投標的修正為「複決是否續建核四」(核四已經在蓋,不是創制)。

是說,公投標的若改成「是否同意續建核四」,馬政府還玩不玩?

面對一個擺明從未放棄興建核四、並且準備對公民社會全面「迎戰」、「出擊」的執政團隊,這場公投絕對不安好心。更重要的是,公民投票不會改變核四是台拼裝車的事實,公民投票不能化解核四將帶來的核安危機,公民投票也無法改變台灣核電廠蓋在斷層帶上的愚蠢現實。核四一旦插上核燃料棒,全民及後代子孫就被迫走上不歸路,從道德的角度,從世代正義的角度,核四存廢,不只不該是個公投的議題,也是一個早該從台灣社會消失的議題。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