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投書】杜冠霖:每年採訪滿級分的高中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大學個人申請和繁星推薦放榜,建國中學今年有9個人錄取台大醫學系,但卻傳出在記者前往採訪時,有學生冒名頂替,取代上榜考生受訪,甚至指出是因為原先要受訪的同學要在教室打電腦遊戲,整起事件才曝光,建中校方也證實確有冒名頂替情況。 整件事情的結果,是現在網路上無止息的論戰。▋除了冒名,為什麼要報導滿級分才更是問題支持學生的群眾認為玩笑無傷大雅,記者也未盡查證責任,蘋果日報事發後一連7篇報導跟民調投票更是對... 閱讀更多
【投書】陳建融:當重劃的怪手伸進孩子的學校──別讓黎明幼兒園被強拆!
為中國客戶執行專案策劃時,我最擔心用地面臨「基本農田」的法令限制。那代表土地上的建物面積、用途都將受限,也無法打下固定樁如水泥鋼筋等穩健地基,因為這些土地在必要時,必須能立即回復到「可耕地」的狀態。在我的經驗中,政府對「基本農田」立下的紅線,沒有業主敢輕易跨越,這使得策劃約束力極大,等同於在案子一開始,就得限縮天馬行空的構思。去年底,《天下雜誌》611期揭露全台灣至少有717家蓋在農地上的違章工廠... 閱讀更多
【投書】黃樂恩:是真抑是假?從建中生惡作劇看明星學校的「自由之心」
讀了三年北一女,我常常開玩笑說,我比建中生還了解建中。這不完全是假話,因為我確實能夠更清楚的全盤觀察建中的校園生態。拖著一身寬鬆卡其制服、在校園中打赤膊搶籃框,抱怨著早餐又被松鼠搶走,計畫去哪裡哪裡追女生,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確實是組合成了建中生的三年青春。許多人考上建中是為了頭銜、為了升學優勢、為了擠進窄窄的門後有大大的未來,但等到他們出去後,最懷念的還是那份自由。小至中午可以外出吃飯,大至考試作... 閱讀更多
【投書】羅煊:趕快拆掉老屋,都市就不再危險了?
就在4月2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了「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條例」,看似鼓勵老舊建物和危樓重建,事實上,它幫助了誰、又圖利了誰?▋疊床架屋的恐怖台北為什麼說台北疊床架屋?按都市更新條例第44條「都市更新事業計畫範圍內之建築基地,得視都市更新事業需要,依原則給予『適度』之建築容積獎勵」,再加上一些公益設施的規定,最後的總容積獎勵早已踰越都市計畫法規的限制了。想一想,都市計畫原本預計住宅區、商業區和... 閱讀更多
【投書】葉育維:從民粹政治看法國大選
從去年6月的英國脫歐公投開始,到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台、美國總統川普當選,民粹主義的大浪已席捲全球。雖然在奧地利大選中,極右派候選人霍佛以46.2%的得票率,敗給無黨籍的范德貝倫,但接連好幾個歐洲大國的大選,依舊使全球繃緊神經,謹慎以待。緊接而來的就是法國的總統大選,同樣備受矚目。法國採取兩輪投票制,由於預期沒有候選人能在第一輪取得多數票(法國自1965 年普選總統以來,從未有人在第一輪投票直接過半... 閱讀更多
【投書】陳冠廷:如果我們有印尼、越南或者是中國裔的總統……
自從總統提出新南向政策,學習東南亞語言的人多了,大家講「我想去東南亞留學、就業、從商」的底氣也更足,被長輩、親友所質疑的聲音,似乎也降了一些。過去部份台灣人因為東南亞國家經濟相對弱勢,曾經歧視的心態,隨著我們自己的經濟停滯,以及ASEAN經濟表現亮眼,似乎某程度上也慢慢淡去。不管如何,這都是好事。但是今天我想談一談我們的國家定位。過去我們的國際觀,因為被殖民同化也好,被解放光復也好,常常要不是有「... 閱讀更多
【投書】謝尚伯:雅加達新首長出爐,台灣的新南向請準備
2017年的雅加達特區首長選舉第二輪投票於4月19日進行,而多家出口民調俱顯示,阿尼斯(Anies Rasyid Baswedan)以接近6成的得票率打敗尋求連任的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當地慣稱Ahok)。從整個選戰過程看來,這項結果著實令人驚訝,畢竟,在2月15日的第一輪投票日前,各家民調結果皆顯示阿尼斯的支持率或當選看好度皆是三組候選人中最低的。當他以4成左右的... 閱讀更多
【投書】陳冠廷:有品質的國會,來自有價值的助理──觀察日本國會秘書制度
沒有任何的法制制度是完美的法制度。任何制度都需要「人」去設計。符合日本的不見得符合台灣,但是參考比較、一下,不無小補。日本國內,為了輔助議員立法,提供國會議員資金去招募公設秘書,名額有三人,分別為政策秘書、第一秘書以及第二秘書。除此之外,國會議員本身也可以私設秘書去協助處理政策、法案,或是自己選區的選民服務。台灣也有類似的設計,國會(立法院)每月給予一定的輔助費用,讓國會議員自由分配資金去雇用秘書... 閱讀更多
【投書】葉乃爾:當不成棒球明星,然後呢?談社會脈絡對人的影響
根據媒體報導,4月17日上午在立法院舉辦了一場「多元培育、多元發展──棒球員生涯問題探討公聽會」,而其中現任職棒中信兄弟隊教練之一的黃泰龍提到了這樣一段話:「少棒隊15個人,可能只有5個有機會進職棒,沒打球的同學,有的只能在工地打工,走偏的就去當流氓、詐騙集團。學生階段只會打球,讓他們失去競爭力,反而成為社會負擔。」筆者在讀到這篇報導時,覺得甚有感觸,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身為台灣的職棒迷,對於這樣一... 閱讀更多
【投書】許翔甯:政大改校歌──無關去蔣,而是追尋自我的時代意義
政大改校歌,這個議題無獨有偶的在最近4/17見報,各家媒體分別以「擺脫黨校陰影 政大要改校歌」、「去蔣化延燒 政大計畫『改校歌』」、「政大學生『罷唱黨歌』兩年,校方終於同意公投改校歌」,來敘說這件事情。其中更有一家媒體以「獨家」二字為題,然而作為一名政大的前學生代表,對於這些媒體報導與底下留言的一些誤解,我想說些什麼。▋從創作校歌到罷唱,再到開啟對話誤解一:政大校歌是共同記憶,而非單純象徵。上述新...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