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藍佩嘉:幸福家庭不會只有一種樣貌
同性婚姻法案引起社會沸騰辯論,有反對者主張一夫一妻為幸福家庭的要件、血緣關係為親子之愛的前提。聽到這樣的說法時,我想起在宜蘭海邊一所學校認識的孩子。由於青壯人口外流嚴重,該所國小的學生人數有限,二年級班上只有8個孩子。他們的家庭型態多被歸類為「非典型家庭」,3家有父母同住,但母親都是來自中國或東南亞的新移民,其餘的家庭,不是父母在臺北工作、孩子由祖父母照顧,就是離婚後的父親帶著孩子返鄉與祖母同住。... 閱讀更多
【投書】林素芳:問題不在民粹,而是政府過度討好財團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及稍早的英國脫歐,都使不少輿論將矛頭指向教育程度低、經濟狀況較差的弱勢白人,更有媒體將這些人與「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劃上等號,但是這些輿論可能並非真正的答案。新加坡國立大學丹尼・郭(Danny Quah)和馬卜巴尼(Kishore Mahbubani)兩位教授所撰的〈民粹主義的地緣政治〉("Geopolitics of Populism")一文裡即指出,川普的支持者相對於希拉蕊... 閱讀更多
【投書】徐明慧:讓新南向成為「以人為本」的共融經濟
我對「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感到好奇,因而參加了天下獨立評論所舉辦的2016「獨評不獨行──混血島嶼的多元聲音」論壇。論壇結束後,我也瀏覽了許多新南向政策的相關評論或資訊,到底建設在經濟發展上的南進政策,是要如何以人為本、雙向多元,而非以錢為本的外交虛策。數年前政府大力提倡「文化創意產業」,至今卻僅落得文化商品化之實的國家經濟策略,不禁讓我懷疑新南向政策究竟是否也會落得同樣下場?論壇由東南亞主題書... 閱讀更多
【投書】空心二胡:不要把學生的感恩看得太理所當然了!
前幾天,我讀到一篇獨立評論在天下的文章,內容是一位中學老師,抱怨現在的學生對於老師不知感恩,師道淪喪;學生沒大沒小,目中無人,讓他感慨「難道這個時代的學生早就已經沒有對老師最基本的尊重了嗎?」然而,如果真要說這個現象是怎麼回事,恐怕跟所謂「師道淪喪」什麼的倒是毫無關係,倒有可能是因為,學生對於這種對老師「感恩」的活動本來就毫無興趣,只是當今學生比較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這個存在已久的問題方至今朝... 閱讀更多
【投書】陳文菱:這是什麼神邏輯?誰有資格編教育部新住民母語教材
先簡單跟大家分享這個計劃是怎麼運作的:為了配合107學年國小母語必修納入新住民母語課程,教育部目前在趕工把這套教材完成。就我所知,在進行編寫的母語教材有三種語言:越南語、印尼語和泰語,目前分為國小跟國中的部份,共12冊。其實,我是中途才被找來的,所以進來的時候其他老師都已經編寫了一半。我為什麼覺得這套編寫方式很奇怪?因為,雖然教的是越南語、印尼語、泰語,但是我們這些編寫母語的老師通通都被稱為「翻譯... 閱讀更多
【投書】陳展宇:說真話的勇氣──對於國中社會(歷史)教科書的批判與省思
教科書是很重要的議題,有關於我們的學子能學習到哪些知識、學得好不好,也連帶影響國家未來競爭力,確實必須被人重視。本文所探討的並非先前爭議性的歷史課綱議題,因為課綱議題有太多意見與紛爭,充滿大人們的偏見與我執,試問:有多少人真正把國中小、高中歷史教科書通盤閱讀?在我們提出問題、批判問題之前,必須先瞭解問題,否則我們沒有資格提出任何問題!換另一個角度思考,教科書真正的使用者是學生,筆者真正想關心的是,... 閱讀更多
蘇建洲:漢字分析不是看圖說話!「冉」是個王八嗎?
總統府新推出的春聯賀辭「自自冉冉/歡喜新春」由於文句「特別」,引起了大家的討論。總統府聲稱是濃縮賴和漢詩作品〈乙卯元旦書懷〉中的「自自冉冉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而來,但是臺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先生指出賴和的原文當是「自自由由幸福身」。一向言辭犀利的張大春先生也在臉書上以「爸媽沒教你識字嗎?」來諷刺這幅春聯,同時引用《漢字樹》云「冉」就是「鱉」的意見,指出「(冉)基本上,就是個王八。」由於張先生是社... 閱讀更多
【投書】賴怡伶:傳說中的政大外語畢業門檻 是大學自治還是大學自縊?
1990年代,在教官退出校園的呼聲中,大法官做出釋字380及釋字450號,強調大學有自治權,國家不可以強迫大學把軍訓課列為必修、不可以強迫設置軍訓室。所以大學自治的起源,可以說是為了阻止國家濫權,將威權的觸手伸入校園內。但如果今天是大學自己濫權,那麼,大學自治又是什麼角色呢?釋字563號明言:「大學自治既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則大學為確保學位之授予具備一定之水準,自得於合理及必要之範圍內,訂定有關取得... 閱讀更多
【投書】蕭書瑜:為什麼我們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
對於一個也曾夢想自己能夠兼顧家庭與工作的上班族女性來說,「全拿」(兼顧事業與家庭)這件事的背後,有許多需要再深入檢討的事項。因為社會結構的改變以及經濟型態產生變化,迫使雙薪家庭變成了現今社會的常態。無論是自願或非自願,女人從50年前開始進入職場與男人競爭,而從小到大所學習到的價值觀,讓賺取金錢這件事變成了人生在世的首要任務,這也是資本主義社會下對價值的可悲定義。然後,我們開始將家庭的照顧責任外包,... 閱讀更多
【投書】何國雄:你的情緒發洩,已經傷害了老師的心
學習場域友善,親師生之間能如家庭關係共同成長,彼此關懷、互助與學習,無疑是教育理想中,人人都想構築的桃花源。身為一線教育者,與其浪費時間跟著社會氛圍討論退休年限、退休金等問題時,倒不如多花點心思思考教改十幾年後的教學現況為何?筆者以為,這些年教育氛圍最大的改變是師道的沉淪,不僅是學生本身對老師的敬重不復以往,就連過去願意配合老師、衷心感謝老師的家長們人數也逐漸式微。▋當「感謝」已不復見有鑑於此,教...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