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投書】吳翠松:為什麼傳統文化讓大家一定要生兒子?請別再強化既有父權結構
日前在同婚權益釋憲案中,法務部長邱太三特別強調:如果婚姻平權法通過,可能會導致後代子孫不曉得如何書寫祖宗牌位,對於社會既有結構造成嚴重衝擊,故而他建議應該採取漸進式的立法過程,先立專法。這兩日適逢台灣重大的祭祀節日──清明節,正好可以拿來檢視邱部長的概念。▋為什麼傳統文化讓大家一定要生兒子?長久以來,祭祀是中國文化維護傳統家庭結構與社會倫理的重要儀式。祭祀儀式之所以如此受重視,主要是源自於中國文化... 閱讀更多
【投書】官大偉:在林全院長都認同脫鉤處理的理念後,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的下一步
自2月14日原住民族委員會依原基法21條授權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以來,引起各方意見,從正面來看,它確實開啟了社會在原住民族土地議題上對話的空間,但另一方面,原住民族團體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紮營抗議,一個多月來颳風下雨,承受極大的精神與身體壓力持續至今,若不是辦法內容有嚴重問題,又何以如此?▋檢視劃設辦法爭議根源檢視劃設辦法爭議的根源,有兩個關鍵:一是同意權的行使,一是傳統領域的定... 閱讀更多
【投書】林春元:採礦權不當展限,山林生態與原住民權益何在?
經濟部在3月14日礦業法修法前夕,火速通過核發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區採礦權。這個處分不僅讓台灣自然環境持續受到大規模破壞,也持續侵害太魯閣族人居住權、家庭權與文化權,違反環境影響評估法、原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原基法」)、還有公民政治權利公約與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施行法(以下簡稱「兩人權公約施行法」)。▋不良立法與惡質企業聯手下的亞泥新城礦區1980年代,遠嫁日本的太魯閣族女士田春綢回到家鄉,卻發現... 閱讀更多
【投書】包正豪:役男煎鍋貼?這就是權力濫用!
丁役自古有之。原先是勞動形式的賦稅,但隨著時代變遷,往事越千年,到國府施行義務役制度後,方才完全轉變為兵役。早年軍隊規模龐大,甚至有服3年兵役者,不過隨國軍編制日益縮減,每年所能容納徵集的兵員人數有限,導致許多役男想要按時服役而不可得,嚴重影響役齡男子權益。所以為解決服役塞車問題,政府開始推動「替代役」制度,讓過剩兵役人力轉服社會役。因為如此,政府特別設立「役政署」專責處理役政,而當時政府論述替代... 閱讀更多
【投書】曾柏彰:蒼蠅爸爸──當學校在世界的邊緣,我們做些什麼?
▋砍人頭的妖怪前幾天,聽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Glocal Action)的秘書長賴樹盛先生演講:他們在泰緬邊境的小學開辦起「移工兒童藝術課程」。我回憶以前和協會一起去拜訪其中一間小學。小女孩畫了一些青青灌木,上面有點點殷紅果實。那時的校長,也是愛畫畫的人。他曾經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繪製海報。也會偷偷畫下學生不小心睡著的樣子。後來,學校一度因為經費不足,被迫暫停。我常忍不住想:小女孩... 閱讀更多
【投書】岩上櫻:所謂的教育,是誰眼中的教育?
既然教育領域在國家治理上,扮演著凝聚共識、並讓民眾對政府產生信任的功能,那麼教育理應是一個全民參與的場域嗎?很不巧的,即便透過公眾參與的歷程,教育仍舊僅屬於某些群體的悠遊領域而已!我們只需分析學校家長會成員即可略窺一二。▋在家長會中缺席的企業主與農工階層仔細考察學校家長會的成員,會發覺實際參與之成員中,較欠缺實際的農、工階層(排除「貴族勞工」與小農場主),甚至缺少企業家階層。這些欠缺的群體分屬社會... 閱讀更多
【投書】楊文儀:寫在雄友之夜事件後,關於本位主義下的意識覺醒
台大雄友會於21日在「雄友之夜」的粉專上發表之夜表演「搞怪舞」的宣傳文案及海報,文案內容以輪暴情節為主題,宣傳照更是仿A片劇情,一名雙眼被黑馬賽條遮蔽的女性跪在地上,高舉著被綑綁的雙手,被周圍一群穿小短褲的男性包圍。海報一刊出便引起眾怒,事後雖立即刪文,並發表道歉聲明,仍因聲明未有直搗核心的反思,而持續受到網友撻伐。有網友道出自己受性侵的經驗,痛心譴責雄友會這樣「沒有惡意」的宣傳,對受害者而言又是... 閱讀更多
【投書】TJ Ting:褪去「政治正確」的媒體渲染,川普能不能重塑美國夢?
我不用提醒您川普上任至今的爭議政策,從墨西哥邊境的牆、健保重組,到被國會三番兩次退回的禁止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法案,從那些抗議人士高舉的標語看來,川普看起來似乎就是一個手小無腦,對無辜伊斯蘭民眾充滿歧視的Redneck(美國南部教育程度低下的鄉巴佬)。但您可能不知道川普上任10天後,先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熱線,又在華府會見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閱讀更多
【投書】陳翰堂:〈旁觀他人之痛苦〉的省思──別讓你的善意,成了他的地獄
〈旁觀他人之痛苦──我的苦難,不該是你的故事〉一文內容激起了很多人的憤怒,認為作者過於情緒化反應,或說過度詮釋《做工的人》,即便我身邊一些從事非政府組織工作或關注社會議題的朋友,也認為這樣的書寫不適當。但我想在這樣的激怒之後,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我們是否也可能一時不察,讓良善動機反而傷害他人?在《做工的人》出版以前,我即在不同的社群平台閱讀過林立青書寫的文章,例如「挺移工」或「NPOst公益交流... 閱讀更多
【投書】朱惠英:少年機構內的性侵害當真無解?問題都出在「人力」
從寒假開始,心中就翻攪著一些事。起因是將幾本動念已久但一直沒得空閒去讀的書趁寒假拿來讀。《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與《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這幾本書的關鍵詞是「少年」、「性侵害(個別與集體)」、與「矯治輔導系統」。心中幾番起伏,想要撰文說些什麼又勸退了自己數回合,但現在還是忍不住要說,是因為最近爆發的某安置機構內少年集體性侵害的案件。...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