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投書】劉姵均:如果草東有派對,你還聽得到90代的聲音嗎?──草東歌詞中反社會的新社會化過程
「草東沒有派對」(No Party For Cao Dong),是台灣90新生一代的獨立樂團,團員為1992至1994間出生的年輕族群,2012年首由「草東街派對」成名出道,後改名為「草東沒有派對」,團員來自臺北藝術大學搖滾研究社。憑藉著《醜奴兒》這張專輯,這個樂團在2017年第7屆金音創作獎一舉拿下了6個入圍獎項,分別是:最佳新人(團)獎、最佳樂團獎、最佳現場演出獎、最佳專輯獎、最佳搖滾專輯以及... 閱讀更多
【投書】JD:爸媽,你們考得怎麼樣?
前陣子補習班的小朋友們剛結束與期中考的廝殺,大家的臉上像是經歷一場腥風血雨般憔悴,個個臉上透露出不想上課的心情。好吧,今天就輕鬆一點,跟他們聊聊天,於是我將原本規劃好的課程進度默默夾進課本。「今天是母親節,你們想好要怎麼幫媽媽慶祝了嗎?」我想應該沒有比這個一年一度的節日更容易聊開的話題了。「我們昨天提早慶祝了,馬麻帶我們去吃饗食天堂。」一個平常上課中規中矩的小男生小凱搶著回答。「剛剛全家人一起吃完... 閱讀更多
【投書】陳育萱:拋開懷疑與偏見,讓教育回歸「信任」吧!
人人皆可論教育的時代,不論是否為教師,談起教育總有無數批評指教,因為,只要拿出自己曾經受教育的歷程,或者兒女受教育的經驗,那麼,不需科學驗證而只需心證,不乏附和者一起指手劃腳。這情景網路上尤其常見,無意識地強化相似觀點,繼而在同溫層取暖,可說是一種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你我都知,促使偏見形成,還需要有從眾效應(Bandwagon Effect)的推波助瀾,「三人成虎」看似... 閱讀更多
【投書】鄺麗君:化憂傷為動力──談哀悼、慶祝與學習的循環
我的一個好朋友,最近先生過世了。先生在世的時候,一直很依賴她;因孩子都長大也成家了,所以她全部的重心也都在先生身上。先生過世後,她一直處在哀傷之中,久久無法自拔……我在Line上和她聊天,有這樣一段對話:我:「Kathy,如果您想找朋友聊聊天,我可以是一個選擇。」Kathy:「但是看到妳們這些老朋友,我更是悲從中來啊!」我:「若您這段時間希望多休息及調整心情,我就不打擾您,只是想告訴您,我們都很關... 閱讀更多
【投書】高翔煜:大學教授還是學店主管?一所高等教育機構的公共想像
『關於各處室、系所辦公室聘用工讀生,我們希望還是盡量讓每月薪資接近11,100元,不要發生低薪高保的情形。』『希望各個系所,未來兼任教師聘用以一學期為一期,否則寒暑假的保險代價對我們來說還是過於沉重了。』『我們未來還是讓志工人力來工作會比較好,避免可能衍生的紛爭。』這些以壓低成本立場出發、將雇主責任置於度外的言論,皆出自於本校行政會議會場上,各一級主管的發言。行政會議是各單位進行工作報告與法規討論... 閱讀更多
【投書】李河泉:長大後的態度,就是小時候的教養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態度和教養〉,提出了一個觀察:「長大後的態度,都跟小時候的教養有關。」為了怕自己的觀察有誤,最近一年來幫年輕(大約25~35歲)的主管上課時,我都會開玩笑的問:「你們小時候有被爸媽修理過的請舉手?」幾乎所有年輕主管都舉了手。有的說被打手心,有的被打屁股,有的被罰面壁,有的抄寫文章,有的不准吃飯,有的被罰跪……..。一時之間,課堂上充滿了童年各式各樣曾經被處罰的回憶。通常聽完後,... 閱讀更多
【投書】阮舒婷:讓我們手牽手,唱出移民姊妹的心聲
今年的5月3日,長期投入爭取新移民權益的南洋台灣姊妹會發行了音樂專輯《我並不想流浪》。轉眼間,我參加南洋台灣姊妹會至今已經十幾年了,也是創會元老之一,想起十幾年前在台灣的新住民常受到種種的歧視及不平等對待呢。還記得當初我們被稱為「外籍新娘」,大家都很不喜歡這個稱呼。那時,在永和社區大學帶我們中文班的夏曉鵑老師和我們說:「如果不想被這樣稱呼,那麼大家要說出自己的想法。」於是我們投稿表達自己的心聲,還... 閱讀更多
【投書】羅永清:凡事具備,只欠焚風──大鳥部落布工坊的「燃眉」之急
大鳥部落有著特殊的地理區位、排灣族文化與歷史。要理解這個部落布工坊的燃眉之急,就必須要用鳥的眼光。傳說大鳥部落之所以稱為大鳥,是因為有一隻巨鷹時而展翅、帶走不聽話的小孩。那是傳說時代,洪水沖刷了所有陸地後,一對大鳥村的兄妹劫後餘生,重建了大地與動植物的關係,出現的第一件大事。大鳥盤旋,如烏雲罩頂,村民恐慌至極。但時日久遠,大鳥變成父母口中提點不聽話小孩的話語:「要聽話喔!不然大鳥會把你帶走!」時到... 閱讀更多
【投書】曹郁美:那年,張清芳19歲
張清芳雖已淡出演藝圈,但經常返台參加活動,尤其是近日投資經營髮廊兼賣二手衣飾、為醫護人員義唱更成為焦點。本文即以「19歲的張清芳」為題,回味這位聰慧、自信、美麗的歌手。張清芳個兒嬌小,肺活量卻驚人,大家都暱稱她「阿芳」。她出身於「大學城」,這是個結合歌唱與創作的電視節目,參賽者必須是大專院校的學生。換句話說「大學城」是「金韻獎」、「民謠風」的延伸。「大學城」是電視製作單位,也是活動主辦單位,總策劃... 閱讀更多
【投書】張振原:房思琪的悲劇──淺談厭女文化下的階級暴力與循環
「所以,到底是什麼樣的脈絡讓林奕含非得以『死』才能讓人不去質疑、並聚焦於如此殘酷的事實?」「厭女文化」早已在我們生活的每個角落根深蒂固,甚至在主流文化中,我們不時可以看到融入厭女設定(女弱男強)甚至大量置入對女性的言語暴力(調侃女性姿色或予以性暗示)作為噱頭的餘興節目。隨著海量的性不對等四處蔓延,女性竟也被迫麻木、默認,最後矛盾地接受這樣的角色認同。而林奕含的選擇,我們可以視為是對厭女架構一次最激...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