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兜兜:認養代替購買,結紮代替撲殺──正視動物基本生命權
三月三日星期天,我跑去參加了一個在立法院前的抗議,主題是「感恩與哀悼」。 感恩的是,在今年一月七日,立法院已經通過了動物保護法第二十二條的修法;而哀悼的是,此法條會傷害到非法寵物繁殖業者之利益,因此他們要求立法院暫停此修正案逕付三讀。其中造成他們利益受損的主要修正法條主旨為 : 「合法寵物業者以外之特定寵物(狗)宿主,應為寵物絕育。」若此法上路,且妥當執行,非法的繁殖業者就無法再繁殖寵物...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江河清:涼山兄弟與愛滋教師
在《我的涼山兄弟》一書中,醫療人類學家劉紹華探究為何一個偏遠的四川村落會變成中國海洛因和愛滋病的雙重「重災區」?作者指出戰後中國的族群政策、經濟快速變遷、不平衡的地區發展,迫使身為少數民族的諾蘇人落入政治經濟邊緣,於是諾蘇青年紛紛出走闖盪,並以海洛因尋求精神快感與象徵消費力,愛滋病毒也就跟著藥物在這偏鄉小村裡迅速傳播流動。 類似諾蘇人的邊緣愛滋故事也在世界各地以不同形式發生,不論是通過共...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蔡昇達:Tony A Tannous 黎巴嫩大叔
旅行到宜蘭,來到位於羅東北成國小旁的中東沙威瑪早餐店。由於時間接近中午,沙威瑪老早就賣完,所以無緣一嚐美味。跟Tony的相遇就這樣展開。在台灣住了28年的他,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與夾雜一些台語的語助詞,非常幽默大方。「請問你當初什麼機緣下來到台灣呢?」「因為這是上帝送給我的第二個人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紅包』。我真的非常非常愛台灣,你無法想像我有多愛!記得是從16歲開始當兵吧,當到24歲,在黎巴嫩當...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王鐘銘:政府不要讓下一代懷疑自己的童年記憶──江翠護樹行動的意義
為了阻止新北市政府在江翠國中砍樹,三月廿八日清晨六點起我和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爬上了校園內的老榕樹。我待了廿四小時之後移至圍牆外守護,而翰疆在樹上堅持至今,已經是第十天。我的外婆家在江子翠,我從出生到幼稚園畢業都住在這裡,上小學後才搬回父系家鄉淡水。我記得小時候,這裡有一片竹林,應該是在江翠國小附近,現在已經不在了。我不知道它確切的位置,只是經常猜想它被砍掉之後成了什麼建築物。我偶爾會懷疑,...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陳亦琳:這個世界不缺乏同情,缺乏的是尊重
常常覺得我們關心一件事情的時候,總是添加了太多的想像與偏見。因為開會的關係,時常在公館附近逗留,每次經過附近一間速食店時,有個景象總是讓我特別在意,在窗邊的角落坐著一個老爺爺,旁邊堆著跟山一樣高的報紙,每次經過時,我總在猜想這個老爺爺是在做什麼的:「也許是在賣報紙吧...還是在回收呢?爺爺是不是需要幫助?」「年紀這麼大了還要這樣帶著這麼多東西跑來跑去,好可憐喔...」心中一直如此這般的掛記著。終於...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吳栩臺:對於華光的三個想像
爭議已久的華光社區案,政府日前展開第一波「違建現住戶」的強制拆除。法務部聲稱此二戶非法定弱勢,且在外有房並不需安置,一切依法行政。但我想要用三個一般人常有的想像,來說明華光社區內真實的情景。一、對於違建戶的想像。一般人可能會想,違建戶不就是一群無理占用的人嗎?怎能不歸還土地。但事實上,華光社區從日治時期即伴隨著台灣第一個現代化監獄存在,甚至有居民從日治時期即在社區成家立業,隨著國民政府來台,華光社...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帝穎:對法院認定台糖案「背信」的幾個疑問
2013年3月台中高分院判決認定吳乃仁擔任台糖董事長期間,受洪奇昌請託,將位於台中市霧峰區的台糖土地賤賣給春龍公司,因此對兩人不服2012年2月台中地院依背信罪判刑之上訴,判決駁回,並依背信罪判處吳乃仁有期徒刑三年十月、洪奇昌有期徒刑二年四月,全案定讞。但有關法院對背信罪構成要件之事實認定與法律見解,引起各界議論。高院判決書指出,春龍開發公司從八十七年間即向台糖租用霧峰工業區等土地,多次向台糖表達...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兜兜:Khoj özeeri, 仁慈的殺羊
我在國家地理雜誌2012年七月號看到一篇文章,在講消失的語言。文章講了3種語言,有許多有趣的字。例如AKA語裡面其中一個字chofe gidego,意思是婚禮時的殺牛儀式後,看"牛肝"來預見此新人的未來。而最令我吃驚和感動的是其中在講圖瓦語(Tuvan)的那段。圖瓦共和國是在蒙古共和國和俄羅斯之間的一個小國家,屬於俄羅斯聯邦。圖瓦語是世界上最少人說的語言之一,只有23萬5千左右的人會說這種語言。其...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藍白拖:關於蹺課
蹺課最大的損失,失去學習的機會。很多老師都會批評學生不該蹺課,把蹺課形容的多邪惡,不道德,不知羞恥,反觀一個台上講師,不理會聽眾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強迫灌輸自己的知識,這和集中營有何分別?嚴格來談論蹺課,最大的損失者肯定是學生,因為老師已具備此堂課知識,如果學生不主動拿,就會失去讓自己成長的機會。最受傷的恐怕是老師,在台灣知識地位和自尊心成正比,你的蹺課,老師會看成學生不尊重,即使最後考試及格,點名...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邱彥瑜:我們一定會再回來──一位華光社區抗爭被驅離學生的現場觀察
「華光的居民們呀,勇敢地站出來,為了我們的家園,不怕任何犧牲」悠悠的歌聲,將近兩百人反覆吟唱,迴盪在早晨八點的華光社區,一個靠近中正紀念堂、曾經無人敢居住的刑場,現在則一躍成為政府口中的金磚社區。從民國96年以來,仍未搬走的華光居民身上幾乎都背負長達六年的訴訟,一紙紙「拆屋還地」的判決,伴隨著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不當得利」,他們萬萬沒想到,居住了四、五十年甚至更久的家,竟成為禁錮他們的一身汙名。...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