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陳熙文:我們的時代
「外頭朝安田講堂發射催淚瓦斯,直升機在上空盤旋,石頭不斷從講堂上方丟出。在那樣異樣的氛圍中,我只能不對喃喃自語『記者,你是誰?』『你只不過是個旁觀者而已』。」──《我愛過那個時代》,川本三郎一九六九年的東大安田講堂事件,川本三郎參與了學生運動,並非以一名學生的身份,卻是一名無能為力的旁觀者。儘管他的心情與學生一般,同樣急於尋找答案,迫切搜尋生存的意義和社會的未來,但世界卻如旋渦搬捲入了期待,絞碎了...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殷志偉:從尊重動物生存與自由權論不食/利用動物
從小我就習慣吃肉,直至四、五年前,我看過一部稱為《生命的呐喊》紀錄片,覺得屠殺動物殘忍,才開始慢慢不食用肉、蛋和奶。很奇怪,從前我不覺得屠殺動物是殘忍,為何那時看過紀錄片後會那麼覺得,我也不解。如今回想,我覺得這可能是回歸本性。從小開始,我就跟隨周遭親人、朋友吃肉,彷彿吃肉就是一個理所當然的行為。但事實上人食肉真的是理所當然的行為嗎?不是的,我在後來才慢慢思透。雞、豬、牛、羊、魚、蝦、蟹等動物,跟...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許菁芳:這將會是一個很長的夏天
自由之夏,發生在1964年的美國密西西比州。那個夏天,將近千名的白人大學生組成了志工團從美國北方各州來到南方,協助黑人選民登記、在「自由學園」中任教,並且,捲入了一系列當地白人社群以暴力行為歧視黑人的攻擊、縱火、虐殺事件。有四名志工在這個夏天喪命,八十位受重傷,千名志工被逮捕。然而,自由之夏在美國歷史上留下印記的,不只是它悲壯的情節,而是因為:它是六零年代初期,許多美國大學生進入社會運動的起始點。...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錢乃瑜:我們要的是哪一種經濟發展?聽聽被「服貿」幾十年的山地經驗
在學運退場、出關播種之際,很適合跳脫社會運動的手段策略之辯,重新回到服貿本質議題上作思考,筆者身為原住民土地議題的研究者,認為服貿即將帶來的效應,已經清楚烙印在台灣山地當中,卻尚未被清楚地反思觀照。一位漢人朋友試圖和自己的原住民朋友談論「甚麼是服貿」,才正要開講,他的原住民好友立刻回話:「服貿喔?這個我懂,我們原住民就是被你們服貿幾十年啦!」當朋友分享這段對話時,筆者深深同意這位原住民朋友的看法,...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陳峻毅:太陽花備忘錄──福爾摩沙之春未凋萎
任何言語和文字,都無法決定正義發聲的方式,也無法掩飾我們失去它的時刻。自今年3月18日學生攻佔立法院至今,來自台灣各地的大專院校學子、知識份子與公民團體,在短短半個多月時間裡,掀起一波波震撼台灣人心、大破歷史常格的學運狂潮。名為「太陽花」的學生反服貿抗爭,透過網路傳播的驚濤巨浪在台灣、乃至全世界遍地開花,而政府對3月23日佔領政院行動的暴力鎮壓,以及330全國50萬黑潮上凱道,更打破台灣街頭運動史...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陸品妃:要正義的社會生活空間──省察二元思維的侷限
作為大學教師,我自然該困惑如何教好書,或說,書教得好不好,是我常思考的問題。好或不好是正反二元歸類,以此開頭的思維並未讓我因此而簡化分析,以為事情就只分好或不好,並且如果做對了某事,就是教得好,沒做某些事,也就是教得不好。我很清楚,讓我產生困惑苦思該如何解決的問題,層面有好多,不一定屬個人,隨著時間發展,好或不好也只是階段性大概上的估量。就自身的情況而言,在個人面上,當初留美九年剛回國時,隨然已有...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宋佳玲:省思太陽花學運──回歸法律功能面思考
太陽花學運離開議場,出關之時馬上要面臨官司問題。先前不少文章就學生實踐抵抗權是否非得佔領國會討論,回歸核心無非是此舉到底具不具有「最後手段性」。我們暫且不談法條,把層次拉高來探討法律在此事件到底該發揮何種作用。● 法律的功能性法律的功能為保障人民權利、維持體制秩序及促進社會進步,其核心價值以公平正義為基礎。本次事件學界發表聲明盼行政部門對學運學生採寬容態度,法務部長卻罕見的發表聲明:「法律之前人人...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李隆祥:我們見解不同,但是還是好朋友──政策行銷與服貿爭議的思辨
學運預備退出議場,更深的價值探討才剛要登場。偶然地,與一位老朋友一起去中研院吃了一客50元的自助餐,我們都是慾望不高的人。餐桌上隨著電視的報導,我們交換了一些對服貿的見解,我驟然的發現,原來我們60歲的這一代,有一些人是這樣的解讀我們共存的世界!他沒看過服貿條文,但是他覺得學生侵入立院就是不對,如果縱容學生「違法」,社會不就亂了? 我們應當珍惜現有的民主機制,總統是直接民選,選上了就該聽他的──這...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嘉偉:台灣,一個想回來,但是又回不了的家
筆者是六年級末段班的學生,研究所畢業後未考慮留在國外工作便直接回台,並且進入台北的金融業工作。而和筆者年紀相仿的朋友們,有許多人選擇去了香港或新加坡工作。幾年下來,每當見面,我們總會談談三地生活與工作的甘苦,筆者這些在海外工作的朋友們,都有著共同的心聲,「台灣,是一個想回來,卻又回不了的家。」筆者在多年前回台時,透過金融業特有的「儲備幹部」管道進入銀行工作。筆者在工作第一年就有接近百萬台幣的年薪,...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張婉昀:不用擔心我們的「就業危機」,請擔心自己的「產業危機」
《誰挺學運就等失業 胡幼偉:老闆絕不會用反體制學生》這篇新聞的出現,正好揭示了台灣民主停滯不前與企業體制之間的緊密關聯。看著這篇新聞,我們恍然大悟,這個世代的聰明年輕人愈來愈不喜歡進入位處台灣優勢地位的電子產業等大型企業工作,其實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民主與自由等概念的深化。這些精神早已深植年輕人體內。硬體製造的大型企業體,通常以非常嚴密的階層制,複製軍隊化的管理模式,人人不得違背主管的指令行事,...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