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汪彥成:販賣野蠻?──關於「抓豬」的「多元」想像 
「我們原住民的祭典不該被保留,很野蠻?那你們供神豬的就是文化?」 紀曉君的嚴厲責問,在每每以「多元」價值自居的台灣族群文化上,劃下一道傷口。近幾年間,原住民鄉鎮逐漸興起將「抓動物」比賽納入祭儀慶典及觀光活動的風潮,以象徵、展演原住民族的狩獵文化,引發動保團體非議;今年五月,原民會更直接致電台東縣延平鄉,要求停辦布農族「射耳祭」觀光活動中的「抓豬」比賽,引發網友撻伐「神豬文化一樣殘忍」。首先要說的是... 閱讀更多
方新舟:把握翻轉台灣教育的契機
今年8月,十二年國教就要上路,關心偏鄉教育的民間團體越來越擔心無法達成總體目標裡的:「促進教育機會均等,以實現社會公平與正義」以及「充實高級中等學校資源,均衡區域與城鄉教育發展。」教育要成功,關鍵在於家長跟老師,這卻是偏鄉最弱的一環。許多偏鄉父母為了謀生離鄉工作,同時,偏鄉學校也很難留住優秀老師,他們為了家庭與前途,一有機會就搬往都會。這些父母、老師都做了當下的正確抉擇,也因此,偏鄉教育永遠無法向...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雋慧:所羅門的封印──與伊斯蘭文化打招呼
台灣博物館正舉行《伊斯蘭﹕文化及生活特展》,有台灣朋友參觀過後在網上分享照片,讓我想起這十多年來我在加拿大遇上的伊斯蘭人士。台灣的伊斯蘭文化展其中一展品是所羅門的封印,所羅門王是伊斯蘭教二十五位使者的其中一個,很巧合我有一位學生就叫所羅門﹐他四年前和父母、兩弟和兩妹從沙特阿拉伯移民到加拿大,初來本應升讀第九班,但不懂英語,必須全年專攻,由ABC學起,其他科目只得擱置一年,到了第二年開始追回,唯有數...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謝長江:如何衝出鳥籠──公投不能取代上街頭
新北市長朱立倫日前針對核四爭議表示,應以公投取代上街頭。雖然我也支持核四問題以公投解決,在此想表達一下對公投的看法。大家會認為公投是直接民主,是一種人民作主的象徵。但是公投是一種極為粗糙的決策方式,學理上對於「何種議題適合作為公投題目」,其實沒有定見。以核四來說,請問您是因為非核家園反核?因為核廢料反核?因為核能安全反核?因為核四安全反核?甚至因反馬而反核?在同一個以「核四」為題的公投中,您都會投...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張智琦:教科書或圖書館?──從歷史課綱爭議談我們的教育
近日,史記文化出版的高中歷史教科書再度掀起歷史課綱微調的爭議,但我認為網友畫線強調「有問題」的內容,像日本殖民台灣時實施的「殖民掠奪經濟」,或日本「發動九一八事件,佔領我國東北」,其實都是切合當下脈絡的詮釋;若非用今日躍升主流的台灣國族主義──帶有親日親美反中意識──的視野去讀過去的歷史,則對「祖國」的認同和嚮往是殖民地台灣民眾的普遍心態,應無疑義。至於對台獨運動和選舉的見解,雖然書中的主觀立場很...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林柏寬:高中必修學分降低之我見──人才分流,更能提升競爭力!
國家教育研究院研擬降低高中國英數課程的必修學分,增加其選修學分的比重,各界擔憂學生競爭力下降,湧現反對聲浪,但筆者身為教學場域第一線教師,想提供幾點意見供參考:首先,學生競爭力真的與學習時數成正比嗎?看看現在的教學現場,全體高中生齊一式、假平等式的各科學習內容與授課時數導致許多高中生成了教室裡昏睡的一群,變成人形立牌、傀儡傢俱,無法落實因材施教,無法針對學生個別差異提供客製化需求。低學習成就伴隨低...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賴天恆:教育「部」應該沾染政治
「教育部應該沾染政治」。我沒打錯字。我是故意的。我故意打錯字是為了凸顯事情的荒謬。我們常常聽到有人,特別是政府官員以及支持官方立場的人宣稱「教育不ㄅㄨˋ應該沾染政治」。我們應該認真檢視這些人到底什麼時候是做什麼宣稱。顯然在「微調」課綱的時候,他們是宣稱「不應該」,但是實際上做的是在奉行「教育部應該沾染政治」。課綱的微調,只要細看內容就會發現是去除世界觀的中國化,把台灣當成中國附庸。不能說這是錯的,...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益中:合宜住宅不正義──不要讓淡海二期成為下一個大埔
營建署日前公布去年第四季房價所得比,這是首次採用實價登錄成交價,在最貼近實況下,台北市以15.01倍新高正式超越香港的14.9倍,勇奪世界第一!新北市12.67倍也不遑多讓,拿下世界第三!行政院長江宜樺說,「他兩個孩子也買不起房」,結果他的作法是要在淡海新市鎮二期大量增加合宜住宅。身為反高房價公民團體,我們期期以為不可!行政院的說法,有兩大「居住不正義」:一、合宜住宅不同於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它比...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顏兆岐:倫敦反黑箱服貿活動之後
最近有不少人問:「為什麼要在國外報章雜誌買版面,並用各種語言向國際發聲,到處宣傳台灣的政治危機?」這些人反對這陣子的公民不服從運動,他們認為,要打響台灣的名聲,只能靠台灣人在各自的領域努力,而非向國際媒體告狀,使「家醜」外揚,讓全世界知道台灣有這麼多「暴民」。我想,在自己的領域努力固然重要,但是在民主體制、國家主權、生活環境等非常基本的層面都遭到威脅時,不但自己不察覺,還要別人與自己一樣「守本份」...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何政隆:六年級世代的創業夢
身為臺灣的6年級世代,總是自許要成為臺灣社會最有力量的中堅份子,因為我們承襲了5年級的勤奮與願意努力,也加入6年級的勇於創新及創意。因此,我們自認應該是要被臺灣社會所期待及眷顧的,但在這個所謂的創新世代,我們卻往往成為被忽略的一群人,一個失落的世代人。話說臺灣,從1996年開始所謂民主的總統直選,我對國家從充滿願景及期待,到現在的失望及不敢期待。一個有企圖心及目標的國家或者國家領導人,不是應該要永...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