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自從我決定報考研究所,就經常面對到以下三種他人的回應(或許是針對人文社會類別的研究所):「你是在逃避社會嗎?」「不讀研所,工作也可以有所成就,研所畢業後你會不會高不成低不就?」「研究所所學與實務應用有落差喔!」

套用自身經驗評述他人的選擇本就是人類的慣性,但我比較好奇並想討論、分析的是:以上框架與其相對應的「負面態度」何以如同一枚硬幣的兩面,如此的理所當然?

「逃避社會」是全然負面的嗎?在職場工作過的人相信不難想像工作超時、各種工作死線造成的工作壓力所帶來的身心俱疲。下班後的疲軟,需要更強悍的毅力才有辦法進修與精進自己。若現階段自認無能力戰勝這般的工作現實,卻又在工作中飲不到知識的泉水,暫時「逃避」社會,提升知識與自我能力,應該是種切合實際的選擇。

回應第二個問題,的確,未讀研所,實務工作上卻有相當成就者大有人在;但研所畢業後,工作有所成就的人亦不遑多讓。因為不論是待在職場或繼續進修,個人努力的情形、遇到的人事物,才是決定未來成就與否的因素。無論選擇職場抑或進修,都只是其中一項無關孰優孰劣的選擇。誰知道研究所裡會不會有一門課、一個實習機會、一個出國交換學生的機會,甚或是一位老師、學生可以影響你這輩子的人生?

最後是學用落差的問題。我想我們受到美國實用主義、功能論的洗禮太久,影響太深,所以當對於學問、知識抱持興趣而想深入研究時,這動機抽象地不切實際,一如「學術性」即為負面詞彙。但所謂讀書學習所啟動的意識覺醒、人文關懷乃至於公民參與卻不被重視;諷刺的是,若把上述概念置換成「世界觀」,又彷彿能被了然於心,全球化的政治宣傳對於台灣人的有效性可見一斑。

其實上述針對就讀研究所所立即產生出的框架,都可以是中性的事實。還不必溯及這些框架是如何被形成、歸納而出,筆者所欲提出的重點在於:這些框架的負面評判是否有其必要?若進一步審思我們的負面評價,可能意外發現個人經驗的偏頗、家父長主義的不信任。再發現到研究所的門檻降低、研究生越來越多,同樣闡述了就讀研所的負面意義,卻未能考慮到這與研究所資源的劣化是否直接相關且影響重大。

最後,若你所評價的這位年輕人,在你主觀印象中素質、心態皆不佳,那麼不管他選擇研所或是職場,其實都不是得到你正面評價的關鍵,也大可不必提供對方或自己應如何選擇較為妥善的理由。但是筆者仍舊期待,台灣能夠形塑出鼓勵興趣發展、包容傾聽而非急於下評價或貼標籤的環境,成為真正尊重彼此選擇的國家。

瀏覽次數:22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