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媒體壟斷事件中靜坐的群眾,呼應著民主化的訴求。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出生20世紀80、90年代的年輕人,經常被簡稱為「80後」、「90後」。從他們開始認識社會時,市場化和全球化已經是無需辯論的大背景,他們沒有感知過體制躊躇脆弱的驚險一瞬,也沒有目睹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那震撼的一幕。體制在他們的視野裡始終是一個僵化但強大的現實存在,因此他們既無從想像如何直接推動它的性質轉變,也沒有要與體制對抗的情感基礎;他們沒有傷痛鐫刻的恐懼,但也延續著上一輩人已經內化的自我審查。他們需要的「改變」方案,是微觀具體的、低門檻的。[1]

上述引文,是中國記者趙思樂的新書《她們的征途:直擊、迂迴與衝撞,中國女性的公民覺醒之路》(下稱《她》)中,最打動我的一段文字。

本書的價值有多種角度可以解釋,某方面來說,這是一本記錄了數位中國女性(艾曉明、寇延丁、王峭嶺、葉海燕、王荔蕻)表現公民不服從的動人圖像;另一方面,這本書也深入淺出地描繪了中國網路發展和社會運動之間的互動關係。這對中國社會幾近一無所知的我來說,是相當珍貴的。畢竟本書許多關於政府貪腐、「國保」逮人、無情殘酷的拷問、甚至是《刑事訴訟法》、《網路安全法》網路實名制的修正、弱勢群體(訪民、性工作者、殘障者)所遭遇的歧視待遇,讓人有種既遠且近,虛虛實實的距離感和既視感。

讓所有社會的壓迫和不平等被看見

和作者類似,筆者本身對於社會運動(在中國語境下較常稱「維權運動」)的關注始於大二太陽花運動風風火火的時期,猶記當時熬夜和室友盯著螢幕上社運團體攻佔立法院主席台的直播,同時哀悼著法律程序被政治操作踐踏的悲哀。

或許,以參與社會運動的程度而論,我絕非積極的參與者,反倒像是參與應援的廣大群眾之一。但我認為社運可貴的部分就在此,一個成功的社會運動能促使本來漠視或不清楚公共議題的群眾,開始反思自身和社會、政府之間的關係,以及公權力在每個活生生個案的運作、介入是否合理。更深一層地說,我認為這即是台灣社會民主的可貴:包容異議,而不去打壓、排斥。若換成法律的語境,即是確保言論市場的最大自由化,由市場去淘汰不適合的言論,而不對言論作事前審查/禁止。

回到本書,說到底,追求一個法律明文保障個人權利且由守法的政府所維護、落實的社會,無疑是普世所嚮往的。如同Iris Marison Young在其著作中對正義的詮釋:正義是由達成非支配、非壓迫所必需的社會和制度條件所構成;這裡的非壓迫,意指實現所有社會成員皆能共享人類繁榮的理想[2]。換言之,正義的實現應該是讓所有社會的壓迫和不平等被看見,然後再透過民主參與的過程逐漸消弭或縮小這些來自不同社會群集(social group)的差異。

透過《她》作者精準的文筆,讓我們能一窺廣大中國社會下來自不同背景(即是楊所指的社會群集)的女性是如何被迫/主動走上公民覺醒的道路。作者在安排章節、時序穿插上的巧思,加上適時補充個人的親身經歷,一方面將龐雜且外人難以理解的中國NGO生態和社運的歷史脈絡,替讀者細緻地攤成一張可親可讀的圖像;另一方面,此書亦能和八旗所出版的諸多中國觀察書籍互為參照[3],進而拼湊出在號稱「民主、法治」的中國社會下,那些無法被看見的個人/群體是如何奮力擠壓出生長的空間。如同中國異議作家余杰於2014年所出版的《螢火蟲的反抗:這個世紀的知識分子》所表達的意象,在黑夜中閃著微弱光芒的螢火蟲,象徵那些堅持尊嚴並勇於對抗極權政府的高貴靈魂。

民主是台灣通往理想社會的手段,而非目的

可惜的是,如作者所言,一切彷彿是曇花一現。歷經2008年京奧中國民間公民運動的高峰,而後2009年《零八憲章》策畫者之一劉曉波被判刑11年、2010年暴起暴落的中國「茉莉花」、2012年習近平政府上台後的種種高壓手段、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香港的雨傘運動……,這些事件的發生看似毫無關聯,但撥開表層,卻都能發現極權政府試圖干預人民實現權利或是擴大其政治影響的影子。否則香港不會拍出《十年》這部悲觀的政治寓言,而台灣也不會出現2008年反陳雲林、2012年反媒體壟斷、2014年反黑箱服貿或是今年李明哲事件等抗爭。

闔上書頁那刻,珍惜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是我最大的感觸。台灣民主化的過程絕非順遂,一路上跌跌撞撞經歷白色恐怖、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解嚴、野百合學運、總統直選直到現在的民進黨政府重新執政。我的成長經歷大致呼應第一段所引的文字。記得小時候爺爺背著我參加陳水扁的造勢大會,選舉在我眼中是相當正常的事情,而上網抒發己見或是偶爾和朋友討論時事,也從不需擔心「被消失」,這是我這一代的幸福,但卻有不少人選擇揮霍或無視。每每看見網路上某些「台灣就是太自由才會……」的句型,或是一面倒讚嘆中國專制社會秩序的評論,內心都不免感到一陣作嘔。畢竟民主自由從來就不是一蹴可幾,遙想台灣那些民主化過程的血淚,甚至到今日勞基法的蠻橫修正,在在都可以看到民主在台灣仍是一條未竟之路,財團和黨國體制的幽靈仍未完全退散。

將視角移向中國,本書可以作為台灣社會的反省與借鏡,究竟我們離理想的社會還有多遠?又或者我們是否有走回頭路的危險?「看看香港,想想台灣」並不是危言聳聽。民主是台灣通往理想社會的手段,絕非目的;而民主貴在持續討論與修正的本質,這也與極權/獨裁/專制社會所灌輸的一元價值與服從互斥。關於台灣未來將走向何方,至今我也尚未找到解答,但一個容許尋找各種未來可能性的社會,不就是一個我們可以追求並實現理想的社會嗎?

(作者任職於金融業)
     

[1] 趙思樂,《她們的征途:她們的征途:直擊、迂迴與衝撞,中國女性的公民覺醒之路》(台北,八旗出版,2017),p.146-147。

[2] 艾莉斯.楊,《正義與差異政治》(台北:商周出版社,2017),p.21。

[3] 如《野心時代》、《大路:高速中國裡的低速人生》、《尋路國:長城、鄉村、工廠,一段見證與觀察的紀程》等,都提供相當深刻且精彩的觀察。另外也推薦聯經出版的《獨特又矛盾的經濟體》。

瀏覽次數:26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