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因為政府機關一直想要延攬我的關係,這幾年最常被關心的就是「學歷」問題。

2015 年蔡玉玲找我去政院,本希望我接機要缺,但後來一直卡在我的最高學歷只有高中,元智資管肄業,不符該職等的機要人員進用辦法。最後我以別的途徑進去了,應該是有史以來學歷最低的政委幕僚。

該學的東西我都學到了,為什麼一定要「補學歷」?

大概有超過10個人問過我要不要「補學歷」。我有幾個選擇:一個是找個不嚴格的大學唸一唸,一個是找個認識的老師找個熟悉的題目,同等學歷考研究所跟寫論文。

曾經有惜才的教授跟我說:「你來唸,我保證課業對你絕對不是問題!」但我都一一拒絕。我當年就已經不是不能拿這個學歷,我多唸兩年一定能畢業。我選擇不要的理由,是因為我已經學到我想學的,知道我想知道的。

這個社會如果需要我,他得配合我,如果是我需要你,我配合你。但是我不需要學歷,我也沒有任何要有學歷才能做的事情。我不會改變。

雖然有點大牌,但我都會跟來延攬我的人說,如果你真心覺得我是重要的人,而且你這麼需要我,你應該明白我就是沒有浪費我的時間去處理我不需要處理的,才能夠走到這步。我當年如果晚兩年出社會,我搶不到這個機緣,也不能在30歲就有十餘年經驗的這種資歷。

大學我不是沒唸過,該學的我都學到了,剩下的不值得我去繼續處理。

我證明我的能力,不需要做「沒必要」的事情

我出社會工作兢兢業業,配合就業市場規則,努力用實力打天下,3年獨當一面,5年年薪破百,近幾年主要的工作都是帶TEAM打仗跟擔任顧問工作協調組織。在公部門,我一樣是藉由選舉協助候選人提出理念政見,在民間協助政府達成他的目標,到政委辦公室以委外角色擔任駐點,其他地方則以顧問形式跟政府兩人三角合作,目前用專案辦公室進入政府協力。

我並沒有空降,也沒有想要一步到位,我也都用各種角色證明我有能力從事這個工作。我就是蹲點,一個個戰場打,我覺得這是應該的。

對我來說,我都是用戰功跟文筆寫履歷。會找我的單位,也理所當然都不會用學歷門檻審我,我也就都可以去了。

我要回學校唸書,對我也沒有實益。直白的說,回學校唸書只是在扯我的後腿,對我的目標沒有幫助,但卻有這麼多的人覺得這個扯後腿不合理,但就是要做。

我的態度仍然一樣,我就是不做沒用的事情,我不遷就沒必要的事情,只要我有選擇。反過來說,你找我我就不會跟你廢話一堆,我只會做我們覺得重要的事情跟堅持這些事情,不會隨便繞路。

許多人就是繞路繞了一輩子,所以才一直看不見真正的問題

我要說的事情是,這社會上應該鼓勵的,是專注去做一件事情的人,對理念有所堅持,最好是國高中就可以開始找到自己目標去做去執行的人。這群人,既有的大學制度強調通識強調廣度的制度,並不適合他們,也只是扯他們後腿。

學歷對很多人來說,是個太習慣的指標,但你要堅持那個指標,你就會錯過一些人,像是我跟其他人。我覺得這是個合理的賽局,我不會遷就那些人,那些人如果不需要我,也不用遷就我。

政府人事銓敘規則,仍然處處充斥著學歷為主的思考,這題在接下來以資訊為主體的世界,恐怕還是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對我來說,補學歷永遠不會是個選項,我相信我想生活的社會裡面,這對我永遠不需要這個選項。我願意思考少子化問題,思考社福問題,思考政府行政流程堵塞根僵化的問題,思考如何提高服務品質。但我不願意思考我的學歷要怎麼補這個問題。要我想這件事情,本質上是在至少多浪費我兩年時間,我現在的兩年時間很珍貴,我沒興趣。

我要幫那些跟我相同處境的人一起說話,站在一起,資格跟能力,應該要用合理的方式評斷,而不是那張紙評斷。所以,補學歷對我真的不是選項。

我們許多人就是繞路繞了一輩子,所以才一直看不見真正的問題。

(轉載自Tony Q臉書,作者現為嘉義縣政府智慧城市暨青年創業推動辦公室執行長。)

瀏覽次數:32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