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造船董事長陳慶男(左起)和太太陳盧昭霞以及兒子陳偉志坦承詐貸,行政院調查銀行損失可能高達205億台幣。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國祚近300年的明朝,曾有永樂盛世、仁宣之治等時期;後因東林黨爭帶來的政治混亂而走向滅亡之途,但早在萬曆年間,皇帝20多年不上朝,衰象就已出現。萬曆怠政起因於明神宗跟朝臣在立儲上沒有共識:朝臣希望按照「傳統」立皇長子為儲,但明神宗另有屬意;爭論十餘年之後,神宗受迫立了皇長子,但為了表達不滿、幾十年不上朝。如此荒廢朝政,明朝焉有不亡之理?

筆者以史為鏡,在此提出兩點:首先,縱容執政者的任性妄為,是全民之禍;其次,拘泥於既有規定或不明所以沿用傳統、便難以創新突破,在政治場域中,也未必是福。至於如何權衡?在500多年後的台灣,我們正在嘗試一件事情:「民主」。

將鏡頭拉回台灣,一件24億元的詐貸案,因為關鍵錄音檔的流出,出現戲劇性的轉折。高雄地檢署8月時就握有關鍵證據,卻遲遲不作為,直到立委公布錄音檔,才於日前偵訊關鍵人物。此事是否涉及總統府關說,連出入記錄都前後不一;而這筆款項究竟如何,國防部在今年3月跟10月兩次備詢時,給出完全不同的答覆。「慶富獵雷艦詐貸案」讓這個民主治理的政府的體制漏洞,現形無疑。

一次被曝光的弊案,是否又將以互踢皮球卸責收尾?

這個關鍵錄音檔自高雄市府海洋局流出,陳菊作為市長表示「這涉及妨害祕密刑責及公務員倫理的問題,已交由政風處調查」;海洋局局長王端仁則是為此「下台負責」。對此,高雄市議會國民黨黨團指控市府「斷尾求生」,一度上演衝主席台的情事;而民進黨則是「譴責暴力」,反控國民黨黨團在打泥巴戰。會後,高雄市議長康裕成指出,為了此案請楊科長備席,已是為了捍衛議員問政權益而擴權,因為依《地方制度法》跟《議會市政質詢辦法》的相關規定,總質詢備詢對象僅限於「市長、市府局處首長」而已。

但是對一般市民而言,更在乎的是對於公共利益跟土地開發的合法性。雖然招商標案有法規依據,但是從錄音檔中透露出的重要訊息是:藉由設計招標文件內容,可以限制其他人投標,讓特定集團取得公有土地;很多以「公共利益」為名、「遵循法規」的事情,原來都是私相授受。而隨著事情的發展,總統府、國防部、國安會冠冕堂皇的表述各種理由,最後難免以「承辦人員疏失」作為搪塞說詞。原本是專業分工的制度及框架,竟成為彼此互踢皮球、推卸責任的藉口。

面對這種沆瀣一氣的政治亂象,難怪「媒體引導辦案」會成為一種民意的依歸。我們必須先承認這不是好現象,但非要藉由這樣的高額詐貸案,才能顯露體制已經失能到這種狀況,納稅的人民才發現:期待政府好好擔任把關的公僕,竟是這麼難。

關於此案,市民朋友想追問的是:怎麼會發生這麼鉅額的詐貸案?現在要怎麼辦?當各局處部會在相互推諉的時候,我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誰能承擔責任?以後如何避免重蹈覆轍?這個承攬海軍艦案的風暴,主要彰顯的是目前廉政防貪體系的缺失。而其間,各單位也要檢視自己的功能,例如司法應當要中立,政風處也應該要獨立運作、不該淪為行政首長找代罪羔羊的工具。也許錄音檔外流的確有違「公務人員倫理」,但這種攸關公共的事情,應該更勝長官仕途、顏面或是「公務人員倫理」。

重大議題,應該更加透明開放

如前所述,太縱容執政者的濫權,或是受制於既有的法條框架,都不是件好事。議會擴權讓科長得以備席,但是問政有辦法讓案情有進展突破嗎?而局處首長的任命,雖是市長職權,但是第一時間讓關鍵人物辭職,要止的是誰的血?當市府顏面保全之後,代價又是什麼?24億元不是一筆小數目,難道這筆詐貸案的結果,又是全民買單嗎?

回首台灣民主化的進程,都是在爭取政治公平的過程;廢除刑法第100條、爭取國民大會改選……都能呼應到前述兩點。權力分制,讓行政、立法、司法得以平衡,能夠避免執政者的過度濫權;而「公民不服從」的概念,也讓社會運動有機會讓公共治理得以發展進步,而不是受制於既有的框架。於此同時,我們也期待藉由一次一次的選舉,讓愈趨專業跟複雜的公共事務,由推舉出的代議士進行施政跟問政事務。

但是,回到上週的高雄市議會總質詢的場景,我們也需要反思:民主選舉,真的有讓社會比較好嗎?為了選舉動員,結黨或是種必然,但是營私就相當不可取了。在這些制度框架以外,如何讓人民能夠作主、而不是看當權者的臉色?所以在民主的理念之上,要讓重大的公共議題更透明開放,而不是淪為大黨炒作對立的犧牲品,才是民眾之福。

到底是要「解決問題」、還是只會「解決指出問題的那個人」?

還記得本文一開始說的「萬曆怠政」的故事嗎?當時任刑部侍郎的呂坤曾上《憂危疏》勸明神宗勵精圖治,後來因為立儲爭議而稱病退休。他所著的《呻吟語》一書,其中便言道:在朝為官之人,若能心懷家國公眾,則為「吉士」;若僅能循規蹈矩、按照既有體制規定,則為「俗吏」;但若只有關注一己之私、甚而因私害公,則為「賊臣」。

如今民進黨已經在中央完全執政,關鍵證據更是由陳菊治理下的高雄市府中流出;作為一個有投票權的公民,大家希望看到的應該是權責相符的民主政治,而不是官官相護、官商勾結的的戲碼,也不希望看到這個攸關乎公共利益的案子,又再度淪為淪為炒作對立的祭品。

「慶富獵雷艦詐貸案」,凸顯了相當多的問題;隨著關鍵證據的曝光,到底是要「解決問題」、還是只會「解決指出問題的那個人」?無論是機關徹查或人事調動,行政首長陳菊已有了初步作為,但在立法監督的權責之下,現在輪到高雄市議員該做出選擇了:吉士、俗吏或賊臣?

(作者為綠黨發言人)

瀏覽次數:13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