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劉世雄:放寬實驗教育校數名額?教育部沒想到的那些事

2017/11/09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新聞,教育部與立法委員提案修法放寬實驗教育,將各縣市申請校數上限,從現行的10%提高到1/3,另外推動「實驗大學」等加入行列。

面對這樣的政策思維,我們得先想想:實驗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擴大實驗教育可能帶來的衝擊

如果實驗教育的目的是在藉由教育實驗,發展適合其他學校的教育模式,這當然可行。但在進行教育實驗時,就必須要考慮其成果推廣到其他一般學校情境的可行性,包含課程、教學、學生活動以及相關配套措施。

實驗教育的第二個可能目的,是藉由實驗教育的精神,引領台灣教育往前進。「好的教育是讓每個人都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安心成長,愛自己和愛別人」,沒錯,這理念是好的。但那些「沒有能力、不知如何找到適合自己學習方式」的家長和孩子,怎麼辦?我們是否看得見他們?我們又如何幫他們?

第三個目的,如果實驗教育是讓家長有另外一種教育選擇權,台灣似乎開始步入雙教育體制的年代。傳統體制受學區限制,但實驗教育可跨區就讀,另外,多數實驗學校學生家長需要分擔教育經費,有錢人家庭是否比較讀得起?是否會造成階級再製?是否某些權力可能影響教育?這些都是不能不考慮的事。

第四個目的,當前台灣的實驗學校多是偏鄉學校,如果用實驗教育發展當地文化特色(例如原住民文化),可以支持也理所當然。但若以此挽救偏鄉學校的招生,再以「家長教育選擇權」做為理由,那是否是逼迫另外一些學校也申請實驗教育?當申請者的目的只是為了招生,實驗教育又有何真正的教育理念?另外,在擴大實驗教育之後,那些沒有申請、不願意申請、仍有質疑或能力尚且不足的學校,是否可能面臨招不到學生的困境?這些後續會產生的問題,是否想好了因應之道?

▍實驗教育真的如此美好嗎?

或許此政策良善之意,是讓學校之間產生良性競爭,讓學校教育變好,但這似乎有點異想天開。若真要如此,那就開放「大學區制」,亦即:家長不一定要把孩子送到學區學校,可以在一個縣市或區域內自由選擇就讀。這樣的競爭就會給學校壓力了,而不需要急著擴大實驗教育去產生更多的問題。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開放「大學區制」可以讓各校體驗競爭,也可以讓各校自行發展自己的創新教育模式。之後,實驗教育要擴大就是最好時機了,或許那時也沒必要了。或者說,做得到「大學區制」,實驗教育的問題就少多了。

不過,實驗教育真的如此美好嗎?先前一位校長問過我,我回答「已經遇到瓶頸了」。第一,經費不可能愈來愈多,但更多創新活動卻需要更多經費;其次,要真正落實「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理念不容易,那不是讓孩子「做中學」而已;第三,教師熱情不等同於教師專業能力,實驗學校的教師應該需要一套專業培訓系統。想想,實驗學校師資開放或鬆綁,難道不需要給這些人專業訓練嗎?還是突破既定思維的另外一種專業師資培訓系統?想必是後者,但目前似乎沒有這種專業師資培訓系統。若只是參加研習或參與計畫,一般學校教師多得是。

實驗教育擴大政策並非不好,但政策的研擬不是演講,不能只談到理想,只畫大餅,而沒有分析當前台灣的教育情境,這樣的政策,很難說服人。好的政策不能只提目的地,也要知道前往目的地的汽車零件性能和增加效能才行。

(作者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師資培育中心教授)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