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水瓶子:陳茂通宅位置的時代意義──受擠壓的本島人,到「內地人」區蓋豪宅!

2017/11/03

圖片來源:翻攝自陳茂通老宅搶救影片

1928年有一個很重要的現代化轉捩點,就是台北帝國大學的設立。雖然表面上只是農業的現代化歷程,但影響大稻埕本島人最為劇烈的,是西方醫學與漢醫的對抗。

當時全球經濟不景氣,總督府仍然堅持設立台北帝國大學。而日本統治之初全島衛生環境不佳,後藤新平來台後,就以西方醫學理論來管理台灣人,並對於傳統漢醫落伍粗劣諸多鄙視。

大稻埕的茶葉生意在經濟不景氣下大受影響,只重西醫、鄙視漢醫的政策,連帶也影響了中藥材生意,以及漢醫師未來執業的前景。1927年南拜山博士成立的東洋醫道會,可說是給陳茂通這位台北本島人藥業組合長的大補帖。

南拜山是日本漢醫專家,九州福岡人,因為明治維新後的西化政策排擠漢醫,而到美國研讀哲學,取得博士學位,後到英國留學,回日本後以復興漢醫為目標。1928年,東洋醫道會到台北設立支部,支部長就是陳茂通。東洋醫道會在日本請願,同樣的也在台灣發起請願運動,1930年在台灣巡迴演講,宣揚漢醫的好處。

▍空間與時代背景

了解了這樣的歷史背景後,我們再觀察這張 1945年美軍的航照圖。黃色圈圈A是位於大稻埕本島人區的乾元蔘藥行,1917-1936年這20年間的老闆是陳茂通,圈圈B是陳家宗廟「陳德星堂」,圈圈C則是1933年陳茂通宅。


中研院1945年美軍航照圖,可看見大稻埕乾元行與陳茂通宅的空間關係。作者提供。

綠色圈圈的部分是西醫分布的範圍。D是現在的保安街,當時謝唐山醫師在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後曾到滿州工作,後回台在太平町開業,後來兒子在保安街84號的順天外科醫院繼續執業,周邊有不少醫院。E為圓環周邊,也有不少西藥行診所,洪長庚所創立的達觀眼科醫院也在這區。F為馬偕醫院。在台北城的東三線路,相當於今日的中山南路,更是總督府醫院與赤十字醫院這類大型醫院的所在地。

紅色框框的區域,G為日新小學校,H現為建成公園,是1937年開園的「下奎府町兒童遊園地」;I為1911年台北第一批的國民住宅,J為美國大使館,現在的台北光點。K為日本商人或會社所購置土地,沿著中山北路有長屋形式的商店,大多為內地日人住宅。L為墓園,有乃木希典家族與明石元二郎的墓。

了解這些空間與族群的分布,可以看見除了在政策上漢醫與漢藥材被西醫壓迫,具體在地域上,也受到嚴重的擠壓。這時候陳茂通把自己的住宅往日本商人居住的區域移動,而又不會距離本島人區域太遠,是非常好的選擇。

▍融合漢、洋、和的豪宅規劃

除了有種深入「敵營」的戰略位置之外,以住宅的設計來看,門口朝向西北大稻埕的方向,基地方正,卻選擇了日式建築不對稱的設計方式,洋和兩館是當時流行的模式,有別於大稻埕傳統長型的街屋──洋式立面,店門口是戶戶聯通的亭仔腳。


陳茂通宅紅葉園之明信片,開門方向為大稻埕。凌宗魁提供。

1933年興建的陳茂通宅「紅葉園」,外牆是傳統建築經常使用的鵝卵石,圍牆門柱則學習日本豪宅、台北帝國大學的石柱,凸顯穩重的氣勢。到了門廊的方柱,與圓弧狀的玄關、水平的現代主義裝飾帶,好像乾元行二樓長形ArtDeco窗戶旁的竹節,圓窗等建築語彙讓這兩棟建築有了血脈的連結。


乾元行的立面。作者提供。

這兩棟建築空間使用的方式截然不同。在乾元行店面,因為受限於每戶寬度的空間,只能往後面發展。因為通風不良,每進之間保有天井,恰好是中藥煎煮的地方;屋頂可以曬藥材,後方作為倉庫,而家人只能居住在二樓或閣樓的空間。為了預防夥計偷錢或是晚上有盜匪,所以做了諸多的防禦與監視設施。

但在「紅葉園」這個宴請政商名流的招待所,也兼具住宅功能,外面有庭園,洋樓的外觀給主客吟詩作對的空間。可以看看這裡的平面圖:一樓內部主要是宴客、開會使用,客廳可欣賞外面的魚池庭園造景,和館居然是給佣人、車夫居住的空間。二樓內主要是主人家族臥房,與日本人或洋人所不同的是,台灣人的神明廳一定在頂樓最明亮最重要的位置,用以說明慎終追遠的場域使用意義。


陳茂通宅的平面圖。

不過,這裡沒有標示浴室、廁所與廚房的空間。傳統台灣建築這類有使用水的空間都在比較角落的位置,有別於日式、洋式建築會考慮客人使用的方便性,而放置於樓梯間旁,同時也兼具通風消臭的功能。這部分還有待考證,結果將會了解這棟「紅葉園」洋化的程度多少。

▍日本學習西洋建築與都市的起點

神戶是日本早期開港讓洋人居住的港口,所以至今保留了眾多的「異人館」。異人就是洋人的意思。這些異人館主要在舊居留地,到了1868年,神戶港才算是正式對外開放通商,原本在港口旁的租界區不敷使用,靠山的北野町周邊被列為外國人可租借土地的區域。整個區域的都市計畫由英國建築師負責,人、車分離的道路系統,路上有樹木、煤氣燈,並且設置公園、運動場地等,也讓日本當地人見證到了西方的都市規劃方式。

這些外國商人、外交官、傳教士在這樣的都市計畫下興建領事館、俱樂部、私人住宅、教堂等,除了符合外國人的生活方式之外,也多少帶有招待政商界朋友,洽談私密事務的需求。多功能的住宅又加上興建者國家的建築特色,讓這個位於神戶背山靠海的山丘旁,充滿了富有西洋氣息的街道,如今稱為「北野異人館街」。

以魚鱗之家為例,這是神戶最早開放的異人館,1885年原興建在舊居留地。兩層樓的建築,三層樓高的塔樓,據說在塔樓眺望,就可以看到港口貨船卸貨的狀況。1905年整棟房子搬移到北野,外牆用石板瓦的房子,看起來像魚鱗,被稱為「魚鱗之家」,在一旁用同樣建材蓋的則是魚鱗美術館。


日本神戶北野異人館「魚鱗之家」。作者提供。

看看魚鱗之家的平面圖,與陳茂通宅規劃大不相同。對稱方正、中央有走廊的設計,加上明亮又通風的衛浴房間,是洋人住宅慣用的模式。這個時期日人所規劃的住宅,大部分已經學習到這樣的精隨,陳茂通宅格局上來看,比較像是不對稱的傳統日式家屋。


魚鱗之家平面圖。作者提供。

日本學習到了洋人的洋房與都市計畫,也把這樣的經驗搬到台北來實施,包括棋盤式的道路系統,還有洋樓室內空間的使用。到了1930年代,日本人已經把這些內化成自己住宅的規劃方式,甚至在今日的青田街一帶蓋起了一座座木造的和洋混搭住宅。

▍留下紅葉園,讓台灣人說自己打拚的故事

這時候的台灣人,才剛開始認識洋樓格局的居住模式,學習日本人,更想要青出於藍。陳茂通宅「紅葉園」則是充滿了企圖心,除了要突破漢醫被西醫排擠的現狀之外,還要在日本人住宅區打下一片天。這座融合漢、洋、和風,並且與大稻埕乾元行血脈相連的建築,正好說明了一切。

如今,在都市更新下,面臨拆除的「紅葉園」是否可以學習日本的明治村、北海道開拓村、東京小金井公園內「江戶東京建築園」、神戶的北野異人館、九州門司港的三井俱樂部、九州唐津市的大島邸……,這些在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建築,紛紛被「移築」保存。除了原有的時代與位置重現的說明之外,更讓我們學習到這塊土地的歷史:陳茂通,這樣一個力拚漢醫事業的台灣人,如何在西洋醫學為主的夾縫下生存的故事。

我想到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於1928年在《台灣民報》發表〈關於漢醫學研究方法之考察〉。若今天是杜聰明擔任市長,而不是西醫出身的柯文哲市長,這棟建築物會不會變成國定古蹟呢?

(作者為青田七六文化長)

     

參考資料:

陳昭宏:《日治時期台灣皇漢醫道復活運動》,國立政治大學台史所碩士論文

【投書】黃智慧:與渡邊義孝建築師探訪山海樓

米果:如果你也聽說三橋町的美麗建築即將消失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