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exels

最近幾起校園事件,讓心理師在校園中的角色又重新受到大眾注意。

事實上,在Google新聞搜尋「大學生、自殺」,會發現每個月都有幾起案件,其中不乏感情因素、家庭失和、精神疾病等等。這讓許多人對於學校中的心理師是否真能起到作用,也產生疑問。

關懷、諮商,其實只是日常的一小部分

在校園危機事件中,心理師和校安人員通常會第一個趕到現場。不論是情緒安撫、勸阻自殺、事件後的安心輔導,這些都能在第一時間產生協助。

問題是,還是有部分同學沒辦法被觸及到。這時就需要上課老師、宿舍管理人員或周遭同學協助通知,把這些人列入所謂的「高關懷名單」中。除了邀請前來個別諮商、團體諮商,心理師也會持續用電話追蹤現況,有時會到宿舍拜訪,瞭解他們目前的生活情形、社會支持與內在穩定程度,並提供需要協助時的資訊。

但這些工作背後有一大阻力:人力不足。

許多正在就讀諮商所的人都認為,自己畢業後找到的工作會是一份「心理師」的工作。這種想法其實沒錯,畢竟若大學本科加上研究所,就讀的時間至少7年,畢業後想當然是從事助人相關行業。只是,進入校園後的工作內容真的是專注於關懷學生、初步評估、心理諮商、心理測驗或演講宣導嗎?

很遺憾,不是。

我們是心理師,卻整天都在「辦活動」

由於大專院校有評鑑的壓力,部分學校中的心理師,保守地說,有80%的時間都不是在做上述那些事情,而是背負了來自上級的壓力,需要申請大量經費,舉辦大量活動,再做大量成果與核銷。每學期一位心理師可能要辦十幾場活動,且希望你用最少的經費達到最大的效應。這不是不能理解,畢竟我們都希望錢花在刀口上,但是有些學校主任、學務長、校長及其他高層為了要拚績效,不斷申請經費、不斷辦理活動,而這些活動真的都會有滿滿的人參與嗎?

以筆者曾見過的幾所學校諮商中心為例,活動通常不會辦在期初,因為當時同學要忙於開學的種種事項,沒空參加。也不會辦在學期末,因為可能遇到12月年底核銷,或是學生的期末考週,很多人也已經回家了。所以上學期能辦活動的時間大概就是10月和11月,而下學期大概就是3、4、5月。中間又卡了期中考、校慶、全校性活動等等。另外,每週會有固定會議,禮拜一或禮拜五學生可能還沒來學校或是已經回家,再加上有些時間你也租借不到學校場地,原因可能是上課教室借走了,或是因為活動太多,你還沒去借用就先被其它也要辦活動的單位借走了……算起來一學期中,真正能夠辦理活動的時間,可能剩下10周左右。

而一位心理師一學期要在這10週內辦理十幾場活動,全諮商中心加起來可能有30~40場。這還只是一個組或是一個中心所承辦的,全校每學期辦的活動加起來可能上百場。學生真的有那麼多時間參加嗎?如果沒有,達不到初級預防或二級預防的效益,那這些東西是辦給誰的?如果學校審查委員有實際到現場勘查過,如果學校高層不是只看報告或數字,會發現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對學生也不會真的有助益。

其實,進來學校工作的人幾乎都有能力用最精簡的預算,把活動辦到最好、滿意度提升至最高。問題只在於,當一位心理師身上揹了10萬到60萬(依學校高層不同而要求不同,平均1場活動花費約1萬)要在一學期中的10週左右花掉,從發想活動企劃、撰寫與收發公文、找尋講師、製作海報文宣手冊、進行網路和實體宣傳、活動執行、製作成果報告、核銷經費……一學期內做這套事情不曉得多少次。再加上申請下學期的經費、寫新計劃、編列新的經費與活動,還有許多臨時交代製作的簡報和分析數據……。試問,心理師還有多少時間與精力做心理諮商,以及評估需要關懷的學生狀況?

問題還是回歸到,即便每學期都有學生自殘、傷人、精神困擾、重大壓力或自殺,學校是否「瞭解」心理工作的必要?是否「重視」心理專業?是否「有意願」把諮商輔導列為校務發展的重要項目之一?

這樣的工作,對誰都是傷害

大專院校每年都會釋出大量的心理師缺額,因為缺乏發展性與展現專業的機會,許多學校只是被當作累積經歷的跳板。心理師當然不願如此,畢竟若能學有所用,何樂不為?學校肯定也不願如此,畢竟要花時間面試,職務交接後又會有一段顛簸的適應期。

對學生而言,心理師的頻繁流動更是一大傷害。因為心理諮商需要對心理師產生相當程度的信任與親近感受,才能開始有效合作、練習,帶來與過往不同的互動經驗,進而改變對人、對事、對生命的看法,這是有效諮商的關鍵。但若是中途突然更換心理師,原先建立的關係中斷了,當事人原本的經驗需要再說一次,原本的信任需要重新建立。從頭建立關係事小,艱難的是個案可能產生被遺棄的感受,對於人際親密關係的建立也會產生疑惑:假如難得能聽自己訴苦、保守秘密,這麼親近的人最終都要離去,那是不是不要再建立這種關係,也才不用再忍受失去的痛苦?

在資源較為匱乏、學生人數較少、或是更重視績效的學校,往往拚了命要申請教育部經費,每年在行政人員身上施加的壓力有增無減,心理師當然也不例外。原本一學期花掉10萬就好,下學期又多了20萬要你花完,下一學期可能再加上15萬。審核預算或看數字的人可能會認為這就是你該做的事情,因為有助於學校評鑑。可是評鑑是一回事,學生真實得到的幫助又是另一回事。且當今天真的出事了,評鑑又會好到哪邊去?

在部分學校,心理師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管理同學的狀況,就算有,也需要每天加班,而且沒有加班費。你可以換「有限的補休」,但休假之後還是一樣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完成。最慘的是,由於助人工作相當耗費心神,倘若沒有足夠的自我照顧,諮商的品質跟著下降,反而對前來晤談的學生造成再次傷害。

別讓「校園心理輔導」成為虛幻

近年來「行動心理師」越來越風行,他們的工作是去各學校做心理諮商,演講、帶團體,這其實和越來越多人想出來創業的理念類似,一部分是拉力,可以彈性安排工作時間,專心於自己有興趣的主題開辦課程與諮商;但更大一部分也許是推力,因為原本單位提供的空間太少、無法施展長才,又有太多的熱忱不斷被澆熄。雖然學校是以「心理師」這個職稱與專業聘人進來,但實際工作內容卻與事實差距太大,且沒有辦法得到相對應的回報,那是很令人沮喪的一件事情。

今天我們有很多的想法能夠創新,能夠翻轉校園教育,能夠用更多元的方式讓同學認識自我。但是一來校方無法理解,即便在學校以外的地方,這些工作坊、諮商模式很常見,但領導者不能接受就是不可能辦理。二來有太多不相干的業務堆疊在專業人員身上,反而無法適才適用,本末倒置。這些最後的受害者,不只是專業人員要在行政工作中輪迴,學生也僅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申請到個別諮商,以及參與心理相關講座活動。

倘若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學校仍不看重學生內在的適應與發展,不能將正確的人擺在正確的位置,校園心理輔導是否將逐漸淪為腐朽的名詞,像是被生鏽的大齒輪硬是摩擦的小齒輪,毀損輾壓,最後成為量化指標與績效評估下的犧牲品?

(作者現為大學諮商心理師。臉書專頁:標註自由-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瀏覽次數:12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