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拜讀林建成研究員的〈買不起房、養不起小孩,「公共化」就是萬靈丹?〉一文,有些的確點出托育公共化方向的問題,卻也有一些誤解。忍不住想野人獻曝,提出一些我對此問題的思考。

津貼式的補助,其實未必有利

我認為,文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仔細理解目前「托育催生聯盟」倡議的「托育公共化」的實際運作模式。

「托育催生聯盟」等婦運組織想出的「非營利幼兒園」及「小型公共托育家園」,其實是「將北歐人民『以稅金共同購買照顧服務,同時負擔少許自付額』的方式,轉化為使用者以自付額分擔成本,共同購買服務,並自行實驗,成功建立規模龐大的非營利照顧服務系統。」[1]所以並不是花大筆稅收去蓋公托,舉債讓子孫負擔,而是政府尋覓閒置空間,交由非營利組織經營,民眾也負擔大部分費用(一個月約6,000~7,000元),比起公幼全由政府出資,要節省更多預算,而且覆蓋率更能提高。目前高雄市的17間公共托嬰中心以及「五甲社區自治非營利幼兒園」都是以此模式在運作,口碑也不錯。

而林文中提到:「為了『公共化』而推動公托普及,甚至是為了『公共化』而反對托育費用補助,或是免學費政策向下延伸,在公托佔比仍然普遍不足的情形下,其結果就有如任由那些沒被公托覆蓋的父母獨自承擔高昂的托育費用及托育風險。」其實津貼式的補助,會讓保母或私立幼兒園順勢抬高費用,比如補助送托社區保母系統的父母每月3,000元,保母費本來15,000可能就抬高為18,000,又無法有效督管品質。

王兆慶《崩世代──財團化、貧窮化與少子女化的危機》 的〈少子女化危機〉一章中便提到:各縣市政府並非沒注意到少子女化的現象,卻紛紛陷入「發錢催生」的陷阱,然而一次性的生育津貼於後來的養育成本根本是「杯水車薪」,「一國多制」也加深了財政寬裕地區和貧窮地區的不平等。至於像「幼兒教育券」的補助措施,其實是付錢補貼私立幼托業者,有如「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政府卻沒有參與管理的權力,亦非良策。

只要有穩定的照顧者,不見得非要爸媽全天全職陪伴

另外林研究員文中提到「托育公共化考量的恐怕不是幼童的最大利益,而是如何提升女性的勞參率。因此,在強調『公共化』之前,我們必須先釐清的是,這是因應小孩需求的『公共化』,還是配合父母就業的『公共化』?」其實太過抬高小孩對父母的需求。

孫明儀《愛上當爸媽這回事》書中說明,發展心理學裡有個重要理論叫「依附理論」,大意是:嬰幼兒要能身心健康的活著,必須在出生後和一、兩個固定的成人建立起特別的依附情感,由照顧者給予嬰幼兒們持續的情感關注(愛與溫暖),而這包括照顧者可以試著理解孩子、包容孩子的情感、解讀孩子行為背後的真正意圖,以及跟孩子一起解決問題等。書中提到:

安全的依附關係,是爸媽(或任何照顧者)能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在安全的依附關係裡,孩子們有自信,對世界充滿興趣,能夠同理他人的感受,快樂而且擁有較高的挫折容忍力。而能否與孩子建立起依附情感,靠的是良性相處的累積。

不過這一、兩個固定的成人,並不一定非得要媽媽來扮演,反而有家庭團隊輪流照顧,彼此有喘息,「良性相處」的日子越多。

至於小孩送集體托育,究竟會不會影響親子關係?書中也對此釋疑:「幾項長期的研究發現,事前謹慎選擇托嬰中心,事後不隨便更換照顧環境(對嬰幼兒來說,照顧者就是他們所知的世界,換了一個照顧者就像換了一個世界要重適應,年紀越小就越有可能引發焦慮),每天將寶寶接回家後用心陪伴,週末花時間互動,讓寶寶能在安定與愛的環境下成長,親子關係仍然可以發展得很好,寶寶的全面發展也會很健康。」

所以,並不一定要全職父母,才能滿足寶寶的需求。反而父母去上班,小孩送托有喘息,父母轉換心情,陪伴品質也不錯。總之,親子關係並非只求相處的時間「量」,「質」也是很重要的。

非營利幼兒園拓展的三個困難

不過我覺得林研究員的文章也有個很好的觀點。其中提到「彷彿只要政府『取代』市場,就能實現居住正義、解決托育聯盟所謂的『雙低』問題。但是『取代』談何容易,如果無法對症下藥,既存的問題反而容易被「公共化」的口號所掩蓋。」的確政府目前的人力財力不足以取代市場,且如果民間的非營利組織不夠多,要如何實施托育公共化?

我今年暑假曾訪問高雄市「愛群社區自治育兒資源中心」的簡瑞連主任,她身兼彭婉如文教基金會高屏辦公室主任、五甲非營利幼兒園園長,對於托育領域耕耘甚久,所知甚廣。她便提到非營利幼兒園拓展的三個困難:

第一,閒置空間難尋。因為必須跨部會、跨局處去找,學校單位是教育局處管轄,公托卻是社會局管轄,如何整合,是一大困難。

第二,台灣的非營利組織也不夠多,並且也「不對」(許多組織並非真正為公益,比如補習班成立的家長協會,或是幼兒園的經營者也成立協會等等)。有些非公益團體去標非營利幼兒園或公托,就會巧立名目,比如感覺統合或才藝要跟家長額外收費。

第三,政府對非營利幼兒園的審查太過嚴格,也是非營利幼兒園稀少的原因。非營利幼兒園政府一年要來督察5次,2次會計審察,2次到園審察,1次績效考評,每4、5年還要外加一次基礎評鑑。私立幼兒園5年才看一次基礎評鑑。評鑑也常常流於形式化

我想,這才是托育公共化中最大的困難所在。少子化是跨部會的問題,從育兒父母擁有較彈性的工時、育嬰假、育嬰津貼、公托公幼設置、保母管理、孕婦及新手媽媽的醫療衛教協助、公幼及國小課後照顧……等等,應該要有一個統一的部會去專門處理,但目前是橫跨衛福部、教育部、內政部、勞動部……等,所以難以有一個整合性的、有系統的處置,僅成立一個少子化辦公室也難以整合各部會。所以像閒置空間的尋覓,就會發生問題。另外台灣目前非營利組織不夠多,有些非公益的團體也進來標非營利幼兒園,巧立名目跟家長收費,怎麼辦?

政府的確不能取代市場,目前政府的人力財力也不足以去取代市場。然而托育、托老、居住這些事物,又不應該被市場化,而應是人人可以享受的權益。台灣民間的非營利組織不夠多,單靠民間公益人士的力量也不足,想靠社區民眾的力量也是很不容易。所以台灣社會的托育托老問題,究竟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如何達到左右平衡?

以上,我想,才真正是台灣在托育路線上的「左」「右」為難之處。

(作者為高中國文老師、散文集《母親進行式》作者、雙胞胎媽媽。)

     

[1] 〈他山之石到台灣—普及照顧及民主決策的台灣實踐〉,劉毓秀主編,《北歐經驗台灣轉化—普及照顧與民主審議》(台北市:女書文化),頁222。

瀏覽次數:133

編輯推薦

「公共化托育」對台灣而言,是奢望還是理念?

買不起房、養不起小孩,「公共化」就是萬靈丹?

送育兒包救生育率?先搞清楚芬蘭育兒箱的政策意涵吧!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