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林昆翰攝。

老實說,當初看到這個標題,我並沒有太多的思考與反應。畢竟英檢跟畢業門檻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英語能力尚可的人並不在意;實在不行的,總有辦法找到出路。那麼,英檢門檻有什麼好跨不過的呢?

抱持著半信半疑的信念,我試圖從端坐嚴肅的講者與風格簡明的PPT找尋線索,聽著他們分享、剖析。

英檢是虛假的制度

首先,擔任引言者的俊儒迅速地說明了何以「英檢是虛假的制度」,以及這個虛假制度的三個面向:課程、門檻、後門。

在講者所就讀的政治大學中,英檢課程是0學分,沒有實質教學內容的名義課程,並委由校外機構考核,使得應該以學術研究、培養獨立思考精神為本的大學機構,淪為商業化(以經營、成本為優先考量,實施一些有助於財務卻對學生無實際幫助的舉措,如:學習型助教、精實化課程等)與就業導向(實用主義,很多同學因而認同對就業有幫助的各種措施)。

英檢門檻則有「作為指標價值」的疑慮。很多大學的門檻過低,如多益滿分為990,全為選擇題,有的學校門檻僅為200~300分,僅比隨意猜測的期望值略高,難以證明其作為門檻指標的意義,形同虛設。而作為英檢門檻始作俑者的教育部其實已於105年9月行文各大學正式摒棄英檢門檻,言明其並非教育部政策,也不是獎勵教學卓越計畫、教學增能計畫的指標內容。大部分學校卻還是以「促進學生學習英語」為由保留,讓人質疑這個政策的價值與效益(全台約120萬位大學生,9成大學設立英檢門檻,以報名費1,000元、一人只考一次粗估,就超過10億元)。

最後,許多學校為了留住學生並讓學生得以順利畢業,特別開設了後門,讓始終無法通過門檻的學生能藉「後門」順利畢業,更加削弱「英檢門檻」的選擇與指標意義。

分析完英檢門檻的三個虛假面向後,俊儒簡單為我們從法律角度分析這個制度的不合理處:校方以「大學自治」為由,主張此制度沒有問題。然以正當法律程序來說,此類規定須訂入學則給予教育部備查。同時,此制度的考核須由學校本身處理,收費方面則須受上級機關(教育部)管理。以英檢門檻來說,皆未符合以上條件。

為什麼她決定告學校?

在俊儒簡扼明晰的說明後,第二位講者怡伶接棒說明她身為當事人與學校交手的經歷,並延續法律角度的分析。

作為英檢畢業門檻案件原告,怡伶先拋出了一個問題「英檢畢業門檻是什麼?」在我們思索著答案的同時,她又拋出了「大學是什麼?」,並認為第二個問題必須先被回答,才能正確回應第一個疑問。

從法律來看第二個問題,怡伶援引大學法,說明大學「應具備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等功能,但這些用語過於抽象,因此,她接著引用康德說法:「大學是一個學術共同體,它的品性是獨立追求真理和學術自由」,並將此處的共同體解讀為「包含老師、學生在內的群體」。

為了更好說明她的想法,怡伶另外加上了愛因斯坦的看法:「博雅通識教育的價值不在於學習很多知識,而在於訓練腦袋,使其能夠思考課本所無法教導的學問。(The value of an education in a liberal arts college is not learning of many facts but the training of the mind to think something that cannot be learned from textbooks.)」並總結自己傾向理想主義,認為大學教育應該是「傳遞知識、建立知性文化」並使學生「從學習中獲得興奮」。

回到第一個問題,英語畢業門檻是什麼呢?

同樣的,從學校法規來看,政治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為確保學生外語能力之水準,特訂定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接著,怡伶提出了一個疑惑:「為什麼我是法律系學生,學校卻要保障我的外語能力?」校方回應,外語能力為學生競爭力。但她又問:「何以外語能力與國際競爭力絕對掛勾?」

接著,怡伶出示了中國時報新聞「多益成績吊車尾台慘輸大陸南韓」以及聯合新聞網針對英語門檻廢除的投票,質疑這兩則新聞的正確性與代表性。政治大學語言所的何萬順教授隨即解釋何以這些新聞是「假新聞」,亦即內文未公允呈現正反方論點,且刻意隱藏香港排名等,而有誤導嫌疑。

隨後,投影片秀出了與學校和教育部申訴歷時兩年多的紀錄,以及仍在等待最高法院上訴結果的現狀。

這時,怡伶分享了電影《攻敵必救》的一段話,說明她對這個事件的堅持以及反對論點的荒誕。對她來說,司法(Rechtsprechung)這個字的含意就是法律(Recht)的話語權(sprechung),因此,身為法律人的她,期待能透過這個事件引起更多法律人對於「大學自治」的討論。

她承認,一個人做事很難,且他人的關注與努力不可或缺。「當我聽到已經獲得多益高分成績的室友要為了畢業門檻再考一次多益時,我開始覺得有些事很奇怪。」怡伶如此道出整件事最初的契機。「比起土地、環境議題,這件事應該很簡單就能改變啊!可是事實證明我錯了。」她語重心長地感嘆。

根源在台灣人的價值觀

何萬順老師接著補充。首先,他質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真的嗎?若是真的,何以一件對的事會遭受這麼大的阻力而無法有所改變。「我覺得我很幸運也很衰,剛好被我看到了,而我又有能力做。」何老師這樣評價自己。

接著,他從學生的權益說明,很多學校的措施是有問題的。以退學為例,他認為這樣的制度跟英檢門檻一樣,並不是真正為了學生設身處地思考,也沒有對學生產生真正助益。

接著,他從三個層面思考大學是什麼:法律、教育、價值。

從法律層面來看,英語畢業門檻全部外包處理,在根本上違反了大學自治。

從教育上來看,門檻只提供了學生學習英語的外在動機,而外在動機會排擠內在動機,並無助於學生長期學習英語,且目前也不見研究支持英語門檻的設立。

回到大學設立的價值來看,英語畢業門檻「傳達作假的價值」,名為門檻卻沒有擋到人。他更質疑何以所有學科、語言中,就只有英文被捧到這個崇高地位?

最後,何老師以最近行政院打算推動「英語作為第二官方語言」為例,說明台灣在「沒有自己的官方語言」的狀況下一味崇拜英語,是一種「英語至上主義」。這個問題的本質不在於其是否屬於「大學自治」範疇,而是一種價值觀的問題。倘若今天將英語畢業門檻改為本土語言畢業門檻,這個制度可能通過嗎?

最後的這個問題,在演講結束後一直在我心裡迴盪,另一位參加演講的朋友則以人類學角度出發,提到英語作為正統/霸權(hegemony)的殖民意識仍縈繞在台灣多數人心中。是這樣嗎?想到怡伶為了這個制度的問題花費這麼多時間心力,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重視,我似乎懂了什麼。

一些對的事,往往遭遇難以想像的阻礙與嘲諷,而使得決意改變現狀的人更為渺小,也更為偉大。

(作者為陽明大學學生。本篇根據政大英檢畢業門檻原告賴怡伶2017年10月15日在新北市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演講紀錄整理,政大法研所林俊儒為引言人、政大語言所教授何萬順為與談人。活動直播影片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breakbenchmark/videos/2006546386249691/

     

延伸閱讀:

傳說中的政大外語畢業門檻 是大學自治還是大學自縊?

英語畢業門檻?大學別再自欺欺人

敲門磚還是絆腳石?高教英檢門檻的迷思與反思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