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勞工影展:過勞時代】鄭雅文:《用過即丟的工人》──日本的勞動悲歌

2017/10/22

圖片來源:《用過即丟的工人》劇照,2017勞工影展提供。

《用過即丟的工人》,是由日本影像報導者深田志穗(Shiho Fukada)於2014年發表的報導作品,由三部短片組成。

第一部短片《過勞自殺》,描繪的是日本日益嚴重的過勞自殺問題。日本自1990年代以來陷入長期經濟蕭條,終身聘僱制瓦解,上班族擔心被裁員而更拚命工作。任勞任怨、免費加班,成為職場常態,許多工作者因過度勞累,陷入精神恍惚的狀態。職場內部的「職權霸凌」問題,加上來自外在社會的面子壓力,更讓工作者難以逃脫也難以求援,最終走上絕路。影片中的自殺者遺族,陳述著驟失親人的悲痛、愧疚以及污名,他們求償無門,甚至還被雇主或發生自殺地點的機構索取高昂的「善後費」。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職災統計,在2016年一年間,就有260件心腦血管疾病個案被認定為過勞職災,在同一年,更有高達498件精神疾病個案被認定為職災,其中不乏自殺死亡個案。工作壓力導致的心理疾病問題,已成為日本當前最重要的職場健康議題,但此問題不僅發生於日本,也發生在許多國家。2010年發生在中國深圳富士康工廠的連環自殺事件,即是職場心理健康問題的冰山一角。

第二部《網咖難民》,談的是日本臨時工的生活處境。日本企業為了維持競爭力,愈來愈倚賴成本低廉的「非正式雇用」員工。根據統計,日本受僱者中,屬「非正式雇用」的比例不斷上升,至2016年已達37.5%。非正式雇用員工包括部份工時、短期契約、臨時、派遣、承攬等工作類型。其中最受爭議的是派遣工,他們處於低薪過勞甚至淪為網咖難民的處境,曾在2010年前後引發社會關注。當時因政府的介入,派遣工人數稍減,但近年來又節節上升,至2016年有133萬人

許多網咖難民也是上班族,卻因工作不穩定而薪資不足,租不起像樣的住所,又需隨時上網找工作,而成為狹小網咖的長期住民。他們有不少是一直找不到穩定工作的年輕人,也有不少是曾經擁有穩定工作的中年男性。勤奮工作卻仍無法維持體面的正常生活,一旦受傷、罹病或找不到工作,可能很快就淪為連網咖費也無力負擔的街友。

第三部《人間垃圾》,拍攝的場景是大阪釜崎區,這裡是失業勞工與街友聚居的場所。在一個失去工作就難以生存的日本社會,這群人就像棄兒,被勞動市場排除,也被世界遺忘。

日本政府近年來為了對抗職場過勞與居高不下的自殺問題,不斷推動各種對策,包括:2005年修訂《勞動安全衛生法》,規定每月加班工時超過100小時的工作者接受醫師面談指導;2006年頒佈《自殺對策基本法》;2007年頒佈《工作生活平衡憲章》;2014年頒佈施行《過勞死等防止對策推進法》;2015年新增「壓力檢查」(stress check)制度,要求所有受僱者均需填寫工作壓力問卷。然而,上述措施並未真正介入工作者日益弱勢的勞動處境,這些介入不僅成效有限,還可能將過勞問題個人化。

日本勞動者面臨的問題,也發生在台灣與世界許多地方。當過勞、低薪與工作貧窮蔓延之時,我們在關心之餘,更需思考的是,怎樣的經濟秩序與政治勢力,造就了如此剝削性的勞動處境;如何行動,才能讓每個工作者,不分階層、不分國籍,都能享有作為工作者的基本尊嚴與保障。

(作者為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教授、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理事長。本文同步刊載於2017勞工影展手冊。)

     

影片放映資訊
10月27日(五)19:00 光點華山電影館
《用過即丟的工人》系列短片:《過勞自殺》、《網咖難民》、《人間垃圾

2017勞工影展「職業演員-產業變遷中的過勞時代」
Taiwan International Labor Film Festival
10月27日(五)~11月5日(日)光點華山/國家電影中心,免費入場

詳情請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ILFF2017/

官網:http://www.tilff.taipei/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