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狂2》紀錄片。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前言]哈佛大學公衛系教授呂陳生博士長期研究農藥對健康的影響,更是公視跨國製作《蜂狂》系列紀錄片的重要受訪者與節目顧問。為了《蜂狂2》世界首映會,他專程回台,並從芬普尼毒蛋事件提醒民眾,不可輕忽低劑量的系统性殺蟲劑使用將造成蜜蜂基因改變,無法過冬,進而造成蜜蜂大量死亡。

最近發生的毒雞蛋事件,就和過去的食安事件一樣,經過幾個星期的喧囂之後,也就安靜的落幕了。從歐盟、瑞士、南韓、香港、到台灣,所有的政府相關單位,一方面除了積極的銷毀受到芬普尼污染的雞蛋,以行動告訴大家政府己經採取有效的方法,來保障大家的健康。叧一方面又告訴社會大眾,絕大部分毒雞蛋的芬普尼殘留濃度遠低於國家標準,不會造成任何的健康風險,所以呼籲大家不需要恐慌。

就這樣,每一次的食安問題,幾乎都用相同的模式處理,結果都不了了之。

筆者認為這次毒雞蛋的問題,對於人體健康可能造成的危害,尤其嚴重。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次食安事件的兩個主角:芬普尼和雞蛋。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提供。

潛藏在體內的「系統性」除蟲

芬普尼在現有合法使用的農藥中,是一個相對來說非常新的殺蟲劑。芬普尼之所以會被廣泛而且大量使用,是因為它獨特的「系統性質」。

芬普尼在被動植物吸收之後,會迅速的傳送到身體的每一個組織細胞。當害蟲咬了一口葉子,或是蚊子在你手臂上叮了一口,都可能因為芬普尼的殘留而達到除蟲的功效。因為這種系統性殺蟲作用,也被應用在寵物脖子上的跳蚤項圈。跳蚤項圈內的芬普尼藉由寵物皮膚的吸收和血液的傳送,能夠把在頭上、腳上、尾巴上的跳蚤全都殺死。

所以從防制害蟲的角度來看,芬普尼和其它的系統性殺蟲劑(例如尼古丁菸鹼類殺蟲劑)或許是相當有功效的農藥。可是從人體曝露和環境殘留方面來考量,大量使用系統性殺蟲劑所帶來的危害,已經漸漸浮現。近十年來在全球各地發生大量蜜蜂消失和死亡的問题,已經證實和系統性殺蟲劑在環境中的殘留,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我們不該再使用任何系統性毒藥

讀者了解系統性殺蟲劑的特性之後,就不會對雞蛋為什麼有芬普尼的殘留感到驚訝了。不論是雞舍噴灑或是飼料污染,只要母雞曝露到含有芬普尼的環境中,母雞本身、包括生下的蛋,都會有芬普尼殘留。加上系統性殺蟲劑的環境半衰期比較長,一旦使用過後,汙染恐怕就會持續好一段時間。這種「非目標(non-target)」的農藥使用,在法理上應該是不允許發生的。可是自從系统性農藥成為主流農藥之後,這條法令在很多國家就不再執行了。

因為芬普尼和所有的系統性農藥使用歷史都很短,這方面的毒理和流行病學等科學資料少之又少,所以我們對這種慢性毒幾乎不了解。但是從這次的毒雞蛋事件,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系統性農藥,包括芬普尼,可以透過母雞傳到雞蛋,再到小雞身上。那我們,尤其是懷孕的婦女,吃了被芬普尼污染的雞肉或是雞蛋後,對自身健康的影響呢?對胎兒健康的影響呢?全世界針對芬普尼的法規都是以成人的急性毒為指標,完全忽略對懷孕婦女和胎兒的身體健康影響。

這次的毒雞蛋事件,不能只用農藥管理上的疏忽來結案。即使芬普尼只能用在穀類作物上,而不是用在雞舍消毒,藥物還是會殘留在花粉和花蜜中,危害的是自然界非常重要的授粉昆蟲,例如蜜蜂。正因為如此,歐盟在2013年已全面禁止在玉米種子外面附上一層芬普尼,目的就是要保護授粉昆蟲的生存。

因為系統性農藥的使用會增加很多「非目標」的曝露機會,而導致健康風險增加,筆者認為我們不應該繼續使用所有的系統性農藥。如果真的是保衞授粉昆蟲和國人,尤其是婦女和胎兒的健康,歐盟做得到的,台灣應該也做得到。

公視跨國製作4K紀錄片《蜂狂2》,於2017年10月20日週五晚間10點在【公視主題之夜】時段播出。「公視+」影音平台也可隨點隨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