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龍煒璿、張育華:她們遠嫁台灣,家人卻難以來探望……

2017/10/18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前幾天,數個新住民團體到行政院南部聯合中心陳情,希望在新南向政策喊得震天價響的同時,政府能放寬新住民家屬來台探親「保證人」與「財力證明」的審查條件。

現在的外交部雖未明文限制東南亞新住民家屬來台探親的親等,但是實際上,以越籍新住民的兄弟姊妹申請來台探親為例,在非特殊情況下,與一般越籍人士申請觀光簽證的條件,並無差異。換言之,引起新住民團體陳情爭議的關鍵是「簽證」這件事。

目前,台灣人享有120國免簽證的待遇,通常只要買好機票,就可飛出國門。但跨國移動對許多東南亞國家的人民來說,卻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必須備妥財力證明等各式文件,甚而通過面談、審查等程序,才能換來一紙入境簽證。

▍同為新住民,家人探親規定大不同

對當天前往陳情的新住民姊妹而言,大家爭取的並非獨惠特定族群的特權,而是更平等的對待。因為,今天倘若是美國太太、日本先生的家人來台探親,前述的門檻根本不存在,因為美國、日本人民適用來台90天免簽證的規定。而中國大陸配偶則依照《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在尚未取得身分證之前,可申請大陸的父母來台探親;在取得身分證後,則可申請三等血親家屬探親。

相對而言,越籍新住民如果有父母以外的親人,想在一般情況下申請來台,必須先出具1億越盾的存款證明(約13萬新台幣)。這對於個人年平均所得約2,2150美金(約66,450元新台幣)的越南人民而言,相當於工作2年不吃不喝,是非常高的門檻。除此之外,在越籍新住民取得台灣身分證之前,如果要申請父母來台探親,必須由有身分證的台灣人擔保。曾有喪偶且未取得身分證的越南姊妹,因為需要台灣小叔擔任保證人,遭小叔按次勒索金錢。

顯然,因為國籍的差異,在台婚姻移民的家庭團聚權利有顯著的差異。

▍簽證門檻中的階級歧視

其實,綜觀各國簽證的門檻與標準,始終存在差別待遇。究其根本,除了兩國關係、雙邊互惠的考量之外,決策的核心,往往源自執政者對窮國、富國的階級歧視:一國的經濟實力,往往決定該國國民在申請簽證時,可能面對或高或低的審核門檻。

政府當前積極推動「新南向觀光」,希望經濟蓬勃發展的東協國家,能有活錢流入台灣。但是同樣身為東協會員國,當中也有多重標準:馬來西亞與新加坡享有30天免簽;泰國與汶萊則是30天免簽試辦中;印度、印尼、菲律賓、越南、緬甸、柬埔寨、寮國,則適用「有條件免簽」。而這個「條件」其實是富人優先條款:排除曾經來台擔任藍領移工的外籍人士,還有在10年內曾入境美、加、英、日、韓、紐、澳或歐盟申根國。

這一層又一層的差別對待,除了反映各國經濟發展的差異之外,政府在簽證門檻上的差別待遇究竟出自什麼樣的考量?擔心東南亞人民逾期停留,影響本地社會安全?憂慮東南亞人民非法打工,搶奪本地勞動者的工作機會?假想東南亞人民都是賣淫者,弄髒了台灣?

仔細分辨這些擔憂,是台灣產業結構必須面對的難題,而不是一味把跨國移動者視為本地社會、經濟困境的代罪羔羊,甚至將移動者罪犯化。美國總統川普對穆斯林國家人民下達入境禁令,看似以反恐為旗幟,實則讓穆斯林的污名更為嚴重,引起國內國外潛在族群對立的爭議,台灣應當引以為鑑。

▍新住民在地與南向的雙向發聲

婚姻移民因為跨國婚姻,與台灣產生直接的連結,而隨著為人妻、為人母、就業勞動、拋棄母國國籍取得台灣公民身分……等,社會角色的轉換與增加,在在加深新住民與本地社會的連帶關係。但這不等同新住民必須與母國斷裂,而是增強兩國之的連帶。

2015年10月,「全國東南亞小英姐妹會」成立時,時任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指出:「新住民姊妹豐富台灣文化,是新南向政策中與東南亞各國合作的重要顧問。」而行政院在制定「新南向政策推動計畫」中人才交流的部分,特別提到「新住民發揮力量」。兩者都在強調東南亞新住民是銜接台灣東南亞各國的新的橋樑。

但是,當新住民團體到政院南部聯合中心發聲,官員卻只肯匆匆收下陳情信便要離開,連回覆的時間與程序都沒有說明;而在面對家人探親規定大不同的差別待遇之時,民進黨為廣納新住民議題而成立的「新住民事務委員會」則發出「東南亞裔新住民來台探親說明」文宣,巧妙地迴避了許多新住民姊妹在申請家人來台時面對的困難,甚至將這些難處描述成謠言,這讓出來爭取平權的新住民情何以堪?

當政府力推以「新住民」一詞代替「外」籍配偶,看似努力將婚姻移民納入「內人」範疇。但對新住民而言,母國家人始終是「內人」,渴望擁有與母國家人的家庭團聚權,乃是人之常情。因此,出現了新住民團體到行政院南部聯合中心陳情的事件,希望政府能放寬新住民家屬探親保證人與財力證明的審查條件。此一行動是新住民勇敢的發聲,站在台灣的土地,請求政府對東南亞人民入境簽證審查降低門檻,期許國對國有平等的往來,人民與人民有開放的交流。此舉高度挑戰了台灣社會看待誰是內人、誰是外人的界限,以及既有簽證門檻的差別待遇。換言之,新住民母國家屬是內人?還是外人?或者,終究是該被嚴加審核入境的東南亞人? 

(作者任職於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