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張典婉:讓俞大維故居,留下台北的人文薰風

2017/10/11

俞大維故居現狀。本文圖片為搶救俞大維故居小組提供。

柯P曾經有句動人的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這句話跳脫了藍綠結構的思維,打動了台北人的心。歷經3年的檢驗,這句風光一時的競選口號,如今卻面臨最嚴峻的考驗。是否柯P成也文化,敗也文化?

要如何敘說台北的人文景觀?環顧東亞各國的首都,台北建城不過百餘年,不但是歷史最短,也是人口最少的城市。台北市大部分的歷史建築與古蹟都是國家層級,屬於政治中樞的大建築體,敘說的是政權演變與國家的故事,而不是居住者,屬於人的故事。 

如何才能讓台北在東亞各國首都中脫穎而出?在中樞政治的大建築體之外,台北人的故事必須由民宅建築來輔助敘說。這樣的作法,世界各文化先進國通行甚久,也是去年文資法新修訂後增列「紀念建築」的用意所在。


俞大維故居現狀。

▍那些散落世界各地的「紀念建築」

早在1876年開始,英國針對普通民宅,尤其是具有紀念價值的名人故居,實施有藍牌屋認證(English Heritage Blue Plaques)。附近的地價只有增值,沒有減損。該類建築獲得認證,即屬於該地歷史文化遺產的一部份,強調該居住地的紀念性,與是否擁有所有權無關。

即使非英國人,只要在英國駐足,英國人都引以為榮。所以倫敦留下了老舍、馬克思、佛洛伊德等「外國人」曾經居住的房舍。甚而孫文在倫敦被清府擄走的小巷弄(倫敦蒙難記場景)都在牆上標記了當年事件經過。佛洛依德在二次大戰時逃避戰火,曾於倫敦度過短短幾年,英國人也仍然完整保留他住處,為心理學宗師故居之一。甘地為人權靜坐的國王火車站,也有説明牌介紹當時背景。詩人濟慈、劇作家莎士比亞、王爾德、狄更斯……,這些紀念建築處處彰顯了英國作為文化大國的胸襟、視野與誠意。

英國的「藍牌建築」。

在南法阿爾,梵谷在這座小鎮畫出絕世佳作,卻沒有擁有過任何一棟房舍。然而整座小鎮以他為榮,也保留下許多他居住過、畫作中的場景,如星空下的咖啡館(這家咖啡館常常油漆增修建)、嘉德蘭橋,甚至於他養病的精神病院。

巴黎的花神咖啡館,不屬於沙特,也不屬於海明威,但至今仍是世界文青朝聖處。蒙馬特一座雙風車咖啡屋曾原本要被都更,當地居民卻聯合請命,因為知名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在此取景而聲名大噪,成為當地地標。 

去到埃及開羅,一座尋常的咖啡舘,只因為諾貝爾文學獎作家馬哈富茲常常在這裡創作,咖啡舘特別為他保留了他寫作的角落。

亞洲文化名人故居保留最多的是日本,早已立有文化財產法保䕶名人故居或紀念物,無論是否增建或是改變原形,太宰治故居,三島由紀夫文學館,夏目漱石的御茶水小學……只要曾為名人歌頌、駐足,都算是留下了歷史的見證。伊豆溫泉因為川端康成作品〈伊豆的舞孃〉而聞名,但是他從來沒有擁有任何一處伊豆的溫泉旅店。東北仙台市仍留有魯迅上課的階梯及教室,在台灣大概會覺得不可思議吧!


日本處處都有名人故居。

▍讓老建築為台北說故事

台灣的文資法思維長期受質疑,僵化不合時宜,小小的島嶼留下了大航海時代的城堡、清朝的城門、色彩繽紛的廟宇,還有日本時代多樣的和式建築、洋樓、宏偉的官廳……,每幢建築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人的記憶。

台大活化校舍,更不該停留在「改建大樓」才叫活化的舊思維,做為百年樹人的台灣第一名校,應該向世界名校看齊,保留校產原貌,發展城市文化無形資產的概念,讓老建築見證永恆。


溫州街俞大維三兄妹故居與背後傳斯年畫像留影。

正因為歷史的短淺,更需要人文的滋養與灌溉。俞大維在溫州街久居的日式宿舍,一幢房子居住了三代人,從日本時代的帝大宿舍到1949後的台大教授宿舍,從帝大文學院世良壽男到俞大維、俞大綵、俞大綱,和推展台灣農林政䇿的許文富,都是時代的符碼。樸素的日式宿舍,承載了不同世代台灣學者及文化人、教育史上的故事。一如提報人陳勤忠建築師所一再強調的:溫州街日式宿舍的文化薰風,是台北的文化價值。

(作者為作家)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