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信聰:關於公視《有話好說》、妙禪、IPHONE與五月天

2017/09/19

圖片來源:佛教如來宗官網

真沒想到,我在上週四有話好說節目中的一小段提問,竟會引發不少媒體持續關注報導。甚至還接到中國時報的記者來電詢問,顯然問題還在、爭議還在、對我的不滿與厭惡也還在。

於是,我想還是用文字的形式,把我的當時以及現在的想法做些整理。留下完整的紀錄,總是件好事。

這兩天天氣很好,我帶著家人到華山大草坪搭帳棚野餐踢皮球,看著夕陽從新光三越斜照而下,剛好映在我那兩個可愛女兒與柯基追逐的畫面,與老婆喝著自己烘培的耶加雪菲,吃著義美椰子夾心酥。

啊,這真是法喜充滿的一刻!

不過中時記者的電話,打破了我這自我感覺良好的剎那。讓我從涅槃的狀態墮入虛妄的人間。

電話中,記者一再問我:「為何要把妙禪跟五月天做類比?」、「很多五月天樂迷很生氣你要不要回應?」、「你是不是失言?」、「要不要跟五月天或唱片公司澄清說明?」……

我說:問題不是這樣,那一集的完整影音早就上網,網路上也有人整理出逐字稿,能不能請媒體以及不滿的人,先看過那一集的內容,再來批評指正。

我心想,到現在你們還把我的姓名打錯(證明很多記者的報導真的都是用抄的),把我罵到臭頭之前,真的有看過那一集的內容嗎?

我心想,雖然我崇拜的是江蕙,用的是最便宜的手機,不過我是什麼咖?我那敢去得罪五月天?那敢嘲笑蘋果迷?

我從未說「妙禪信徒=蘋果迷=五月天粉絲」。當時的脈絡是我向來賓提問:崇拜的本質是什麼?如果付出部分金錢可以獲得心靈上的巨大滿足,這樣的本質又有何不同?

當然我可以說那只是提問,不是我的看法,更不是我的結論,不過這樣的回應躲不過聰明的觀眾!會提出那樣的問題,或多或少,也代表自己內心的想法與疑問。

▍為什麼「信仰」、「崇拜」會變成一種負面的價值?

有關信仰崇拜、商品崇拜以及偶像崇拜,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經是社會學與人類學的重要研究主題。這三者間,有不同,卻也有很大的共通點。

換個說法,如果我說,五月天、哀鳳以及聖嚴法師,在崇拜的本質上,有什麼差別呢?還會引發這樣的誤解與憤怒嗎?

相信的力量,真的會改變很多事情!你相信嗎?

在節目上的那個問題要問的是:什麼是信仰?什麼是崇拜?而不是論斷誰好誰壞、誰正誰邪。

我這兩天看著夕陽,一直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信仰」、「崇拜」會變成一種負面的價值?或許我們太過看重理性,太不願正視心中那個不理性的情感因子。我們太急著把紫衣教打成邪魔歪道,太急著把紫衣信徒貼上愚昧盲目遭洗腦亂喝符水的標籤,卻忘了許多信徒其實也都是以他們的理性在嘗試在檢驗在思辨,喊著「感恩師父讚嘆師父」不代表真的就相信妙禪真的是入世佛陀,可別忘了現在許多批評指控妙禪的,都曾經是紫衣的門下。

我們也太急著否認自己內心的空虛害怕,太急著撇清自己孤單脆弱,需要同儕認同團體陪伴,需要一個更強大的力量才能讓自己往前的事實。

於是,我們認為,理性是值得歌頌的,但不理性是必須被譴責的。也許也就是因為不願正視每個人心中都有的不理性因子,當我們一遇上短時間內無法解釋的現象時(靈動、顫抖、健康好轉、運氣變好了、家人不吵架了),我們會用理性外衣掩蓋不理性的情緒,而把一切改變歸因為單一個人或信仰或儀式。

▍與我們不同的人,就是絕對的不理性嗎?

我的碩士論文是研究牽亡魂儀式。我見過不少所謂怪力亂神或玄妙奧秘的事。這20年來,很多人問我,到底牽亡魂是真是假?我只能說,我看到失去家人的極度痛苦是真的!生命的脆弱與苦難是真的!信徒的無助與需求是真的!我看到經過打城法事之後,許多人的困境被解決是真的,但許多人咒罵被騙了幾萬塊也是真的。

你要問我妙禪是否有神通?是否是詐騙?是佛?是魔?我只能說,那不是我能力跟智力所能回答的(別忘了很多人罵我是腦殘主持人)。我沒有研究紫衣,從未接觸妙禪,但我不會參加,也不希望我的家人參加。我有朋友是紫衣,我不會極力反對他,我知道他只是在尋找人生的出路,我只會提醒他:一個自稱已經自證成佛,而且可以帶領信徒集體成佛的人,這樣的人跟信仰是很危險的!千萬要小心,要隨時檢驗反省,別讓理性的因子被毀滅。

一個很喜歡勞斯萊斯的佛陀,這表示物慾還很重,但不代表他拿刀押著信徒恐嚇勒索。說自己已經成佛,不必讀經、不必行善,只要信師父就可以成佛,這已經超越了人類的經驗法則。

不過佛是什麼呢?如果是當下放下桎梏、放下自己的恐懼不安嗔怒貪欲,而感受到生命的圓滿美好,那不但師父真的可以讓你成佛,同樣的IPHONE、五月天跟華山大草原上的夕陽也可以讓你成佛。

我們選擇性地忽略,總認為自己是絕對的理性,而與我們不一樣的人,則是絕對的不理性。我們忘了,這兩個彼此矛盾的因子,其實是同時並存而且是不斷的在挑戰對方。

台灣是信仰自由的國家。所謂自由,就是人民可以選擇相信,可以選擇不相信,可以選擇護持,也可以選擇批判,可以向他人宣揚自己相信的價值,當然也可以不告訴他人自己的信仰。在這樣的理解下,媒體咄咄逼問藝人是否為紫衣教徒,實在極為不當。

話說回來。難道我們要用虛無飄渺的相對主義,來放任所有騙財騙色的神棍?(拜託,我說的是神棍,沒有指涉任何人,別又扣我帽子!)

當然不是!我們活在世俗,當然要受世俗的律法規範,性侵重婚詐欺下藥逃稅掏空都是違反刑法的。至於財務黑箱,我們也真的該立法約束宗教團體的暗黑金流。

洋洋灑灑寫一堆,信的人還是信,幹的人還是幹!我要去陪家人了,好好陪伴家人,不要亂生氣,有空去外面走走、曬曬太陽,才能法喜充滿。

(作者為公共電視論壇節目《有話好說》製作人兼主持人。本文經同意轉載自作者臉書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