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王怡蓁、蔡宜恩:警方的生命很重要,外籍移工的命也是

2017/09/12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逃逸」、「犯罪」、「社會問題」是台灣媒體時常用來報導外籍移工的字眼,報導畫面也多以警方追捕現行犯的角度來呈現。新聞媒體的呈現深化了大眾對於外籍移工的刻板印象,將外籍移工與犯罪扣連在一起,而上月底發生的外籍移工遭警方擊斃事件,也再度陷入同樣的迷思當中。

8月31日在新竹竹北地區發生一起疑似竊盜的案件,在追捕過程中,一名越南籍阮姓移工遭警方開9槍擊斃。事件發生後,各大媒體幾乎都迅速地發布了此則新聞,引發大眾討論,有人力挺警方作法,也有人質疑警方執法過當,民間團體也公開陳情,呼籲警方正視外籍移工人權。

警方執法是否過當引發大眾討論的同時,我們認為新聞報導也需要納入討論,因為多數人都是透過新聞媒體的報導才知道此事件。然而,在我們蒐集到的新聞中,這些報導不僅單一,且大量採用警方的說法,更將新聞產製者本身對外籍移工的價值觀與成見帶入報導中。新聞媒體急於傳遞消息時,似乎忘記身為媒體須以第三方角度公正平衡報導的準則,進而傳遞帶有個人偏見的價值觀給閱聽大眾,模糊了報導的事實。

▍移工之死不僅因子彈所造成

自1992年我國通過《就業服務法》允許民間企業雇用外籍移工到台灣工作到現在,已經過25年。如今我國的產業及社福外籍移工幾乎全數來自東南亞國家,目前人數多達65萬人。然而,從許多研究都可以發現,台灣媒體在報導外籍移工新聞時,多以負面的方式來描述。

2001年三大報的外籍移工報導中呈現了6種形象「勞資關係不和諧、對台灣發展不利、與本國勞工相處不易、與本國人民相處不良好、不守法及不安全。」媒體在報導移工新聞時,更是缺乏外籍移工的說法,或者是將外籍移工的社會新聞放大處理,加深大眾對外籍移工的刻板印象以及對立。

新聞媒體對於移工報導的角度還是存在許多既有的偏見,並未隨著時間大幅改善。從2007-2011年四大報的外籍移工報導中抽樣發現媒體在報導歐、美、日、韓等所謂「進步」國家的移居者時多以「進步、仰望」的觀點,而報導東南亞國家移居者時,則落入「落後、歧視」的框架。然而,此研究也指出主流媒體表現不錯的地方,例如例如正面報導的比例增加,或是更關注移居者的內在與素質,而非外表特徵,這對改善既存的成見有所助益。

25年來,東南亞移工以及移民人數持續增加,互動與交流越趨頻繁,蔡英文總統甚至提出了新南向政策。然而,新聞媒體乃至社會大眾,卻並未因為這些頻繁的往來而更加了解外籍移工在台的處境。

▍媒體所凸顯的刻板印象及標籤

此次事件中,質疑聲浪多針對警方執法過當,除此之外,我們認為新聞媒體也需藉此檢討長久以來報導外籍移工新聞時的一些問題。我們觀察到媒體在呈現此事件時有以下幾個問題:「欠缺平衡報導」、「標題與用詞遣詞偏頗,有帶風向之嫌」、「標籤化與刻板印象」。

在消息來源的引用上,媒體工作者也許會喊冤,這起事件中的外籍移工已死亡,無法採訪當事人說法,然而,死者家屬、在台親友、台灣國際勞工協會(以下簡稱TIWA)以及其他關注外籍移工的單位都可以作為另一個角度的消息來源來陳述意見。但是,我們蒐集了事件發生當日各大新聞媒體的報導,報導中的受訪者大多只有警方的陳述。只有警方的一面說詞,是否已經忽略新聞報導平衡的原則?新聞媒體因一窩蜂、搶快、搶獨家的壓力下,在沒有充分取得各方說法前便輕易產製內容,不僅是對當事人的不尊重,更有可能成為捕風捉影的加害者。

快速傳遞消息給閱聽眾是現在新聞工作者的首要工作之一。在無法及時蒐集雙方說法的情況下,新聞工作者應該保持警覺,以免媒體被利用,成為某一方的傳聲筒;而在產製新聞報導時,也應謹慎地處理文字的敘述與內容的呈現,避免將產製者的情緒也加入其中,讓原為傳遞事實與真相的新聞報導成為個人意見的傳播工具。

在8月31日到9月5日的新聞報導中,除了陳述事件本身之外,還加入了許多不必要的身份描述以及情緒性的渲染。在新聞標題中,幾乎每一則都強調死者為「逃逸外勞」,所謂的「逃逸」用字並不精確,在法律上名詞為行方不明,雖是違法,但僅是違反與雇主的民事契約,頂多是遣返回國或是罰鍰,並非刑事案件。然而,一直以來,新聞媒體經常報導警方追捕逃逸外籍移工的新聞,甚至以獨家、直擊、跟拍的方式來呈現警察破獲逃逸外籍移工藏身地點,但有多少媒體願意花篇幅探究他們為何逃逸?又有多少民眾了解外籍移工為何逃走?當台灣社會塑造出風聲鶴唳追捕逃逸外籍移工的氛圍,這些移工又豈能不害怕?

以下以幾篇新聞報導的標題及內文作為例子:東森新聞:「不過他坐在警車旁邊,『竟然還使命地反抗』,甚至鑽進車底,就是不願意乖乖就範」、ETToday:「『勇』警連開9槍……『暴走』逃逸移工中彈亡 『新竹人狂讚:剛好而已』」、聯合報:「還把機車推入河內,『行為詭異』」。

上述擷取的報導中,部分文字應為從警方說法所延伸出的推測,撰稿者大量使用形容詞,會使得追捕過程的描述像是小說情節。然而,一小段追捕畫面公開後,引發民眾質疑警方是否執法過當,台灣移工聯盟也至警政署陳情,要求警方公布完整影片畫面。

▍警方的命重要,外籍移工同樣也是

我們為何特別在此事件提出觀察,原因在於台灣社會長期對外籍移工充滿著偏見與歧視,不能說社會完全沒有進步,但卻十分緩慢。新聞媒體作為傳遞訊息的管道、作為社會公器,更應該小心翼翼地處理不同族群的報導內容,稍一不慎都可能加劇社會的對立。

在這起事件中,有很多更值得討論的論題,諸如:警方在執勤時的安全和武力使用、移工在工作及生活上遭受的對待,以及相關的教育訓練及制度的討論。然而,可以看到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社會輿論的風向,都隱約透露著「警察的性命很重要,犯罪的外籍移工命不值錢」的氛圍。

這起遺憾的事件,凸顯了我國在對待外籍移工的政策與制度上還有許多缺失,而新聞媒體的報導方式同樣也是。傳播媒體是大眾獲取資訊來源的重要管道,新聞媒體自身對國際移工的既定印象透過文字、畫面不斷傳達,也許是加深國人對於國際移工的不友善與刻板印象的原因之一,對此,媒體也應該要更加思考在呈現移工的報導時,如何善盡社會公器與真相報導的責任。

(作者王怡蓁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專案企劃、蔡宜恩為專案助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