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9月8日,內閣即將改組。前行政院林全院長以其財經專長,完成稅改與年改的階段性任務;而以新任賴清德院長的醫療專業與從政經歷,實現蔡總統醫療政見白皮書的醫師勞動保障政治承諾,應該是民眾對他的合理期待。

總統的醫療政策主張:以《勞基法》保障醫師勞動權益

今年8月,台灣住院醫師開始實行每週工時80小時,法源卻不是《勞基法》,而是衛福部的「行政指導」。由於此工時指引的法律位階太低,醫師也沒有《勞基法》為後盾,該指引的落實查察,欠缺勞動主管機關的檢查,僅能放在醫策會的醫院評鑑條文中。在「造假文化」的習性下,幾乎沒有法律效果。違規的醫院不會有重責,過勞的醫師也不會受充分保障。

過去,健保是政府施政滿意度最高的政策,現在雖然似乎仍是,但醫病雙方的滿意度皆逐年下滑。這唯一的小確幸,是否也將江河日下?

大家一起來回顧,在2016總統大選時的醫療政策主張中,蔡總統是如何認知與承諾:

首先,「健康照護體系的問題更成為醫療品質無法提升、醫療人員勞動條件惡化等『醫療崩壞』現象背後關鍵的根本原因。」這句話表示總統清楚:醫療品質停滯與醫護勞動惡化,其根源在現行的健康照護體系,也就是──健保制度。

其次,「台灣健保制度實施近20年,民眾就醫的可近性(Accessibility)已大幅改善,但若干缺失亦已逐漸浮現,如醫療體系失衡、醫療過度商品化、財務危機及醫療品質有待改善等。此外,近年來醫療糾紛增加、護理人力不足、醫療人員待遇等問題亦亟待解決。」這表示,總統明白:健保的制度性缺失,有醫療體系失衡、醫療商品化、健保財務危機、醫療品質待改善、醫療糾紛增加、護理人力不足、醫療人員待遇等。

接著,「健保制度下,血汗醫院成為台灣醫界存在已久的問題,在這樣高工作強度的環境下,醫事人員在生理與心理上累積大量因過度勞動帶來的疲憊感,國內外實證研究早已證明,連續工時、跨夜值班對醫護人員的心血管等健康機能有一定的傷害。而醫事人員過勞絕對會影響病人受到照護的品質。」此表示總統瞭解:血汗醫院在健保制度下,成為醫界存在已久的問題;而且也認知到:醫院血汗醫護,造成過勞,傷害醫護身心健康,也影響醫品與病安;醫護過勞,醫病雙輸。為何到現在衛生主管機關與勞動主管機關,都還是長期放任與漠視醫護的過勞狀況呢?

因此,總統提出政策目標為「保障醫事人員勞動條件,並確保病人安全」,並具體主張「修正勞動法規,保障醫事人員勞動權益」,同時詳加闡釋與責成「勞動部」:「受僱醫師應該受到與勞工等同的權益保障,主管機關勞動部應將醫療保健服務業之受僱醫師取消排除《勞基法》適用,遏止畸形工時與雇主恣意役使。在現行84-1條責任制的框架之下,採用勞雇雙方約定工時的精神,因應工作與訓練內容彈性調整工作時間。同時,《勞基法》裡包括休假、女性勞工權益、職災給付的部分亦一體適用。」

如此宏大的誓願,令人深受感動。

醫師勞動保障《勞基法》為主,《醫療法》為輔

去年總統520就職前,當時的準衛福部長林奏延在五一勞動節次日記者會,宣布將在2020年把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終於讓基層醫師看到苦旱後的一絲甘霖。但是十分弔詭,「住院醫師」非為法律名詞,納入《勞基法》時,須明確重新定義;而且「住院醫師」不是一種職業類別,僅是受訓期間的暫時狀態,一旦結訓,升任主治醫師後,要再退出《勞基法》適用嗎?或是另一種可能,成為永遠升不了主治醫師的「萬年」住院醫師?

更邏輯錯亂的是,勞動部與衛福部過去20年,排除醫師納入《勞基法》的理由是「醫師工時太長」,現在準備讓工時過的長住院醫師優先納入,卻對工時較短的受雇主治醫師說窒礙難行,仍欠缺一個說明。

後來,林部長從善如流,在2016WHA世界衛生大會上,再次向全球承諾,要將台灣受雇醫師(employed physicians)皆納入《勞基法》保障。林部長親自召集專家學者與醫界代表,組成「醫師勞動權益保障小組會議」密集開會研討,最後由部長政策拍板,宣布提前一年,將於2019(民國108年)把全體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這是與會委員的充分討論下的集體共識,實行上皆有配套措施,其中之一是,《醫療法》也須配合《勞基法》修訂。

過去《醫療法》或《勞基法》何者為宜的爭論不休,理應於部長定調後戛然而止,然而今年8月起,台灣住院醫師開始實行每週工時80小時後,部分醫界大老與醫院院長又跳出來反對醫師納入《勞基法》,紛紛在媒體放話,竟然還有衛福部長官出來一搭一唱,說醫師工時長納入《勞基法》恐跳票,要以修《醫療法》取代。甚至還有勞動部出聲幫腔說,醫師80小時的工時太長,無法核備84-1條責任制,衛福部再接話表示住院醫師要優先納入。一整個鬼打牆,唱了20年雙簧的官官互踢皮球與官商勾結,令人不耐。

其實,衛福部與醫院大老,密謀推《醫療法》勞動保障,已有多年,試問,誰信任衛生主管兼任勞動主管?用《醫療法》,對誰有利?而且,陳部長雖知情,卻是總統醫療政策白皮書的撰寫人,不敢公開自打嘴巴,只敢說「醫療是服務業」,讓下面的小丑繼續黑白舞。

嚴正呼籲總統遵守承諾,兩部會勿陽奉陰違

蔡總統應堅持政治誠信,不僅是避免政策跳票,台灣醫師納入《勞基法》等於是WHA世界級承諾,豈可兒戲?應該回歸總統醫療政策白皮書的初衷,由總統裁示,兩部會首長直接的面對面,進行部長級的公開對話,共同將政策好好落實。

林部長會宣示將醫師納入《勞基法》由109年推前至108年,是算好PGY兩年制的住院醫師人力紅利,而且分級醫療與補充人力制度等配套措施也已開始推展。況且,各大醫院早已經兵棋推演過醫師納入《勞基法》問題,增加的勞動成本理應修《健保法》人力專章另外給付。

主治醫師目前的週工時普遍皆低於72小時,故最好聚焦在住院醫師如何納入,工時由80、76、72逐年降低,儘快以72小時全體受雇醫師同步入法,要是錯過108年的時機,可能就錯失醫師入法的機會。

台灣醫療的崩壞,不在外在的實體現象變遷,而是內在價值與品質的無形侵蝕,醫改勢在必行。醫師勞動保障,不僅關係各類勞動法規,尚牽涉《醫療法》、《醫師法》與《健保法》等;牽一髮而動全局,這就是台灣醫改的開端。台灣的全民健康福祉,值得總統召開健康國是會議,先讓上位政策取得共識。司改都有國是會議,醫改為什麼不行?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