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謝世宗:學文言文對白話寫作有幫助嗎?其實學英文,對中文寫作也很有用啊!

2017/09/0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學習文言文對白話文寫作有幫助嗎?老子說「禍福相倚」,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沒有絕對的好或壞。上述問題的答案同樣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有」或「沒有」,而是「不一定」或「看情形」。

就如同「人參可以強健體魄嗎?」中醫的回答也是「不一定」。對氣虛體弱的人,人參可以補中益氣,但對身強體壯的人來講,多吃人參反而有害無益。即使是氣虛的人,人參也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如感冒的時候就不宜。所以,學習文言文對白話文寫作有沒有幫助,自然必須看情況。

▍適度使用文言文的優點,但避免「文白夾雜」

事實上,文言文與白話文本來就不是截然二分:有許多白話文的用語是借用自文言文的,當然也可能借用自其他語言,如日文與英文,尤其一些現代詞彙更是如此,如「雷射」(Laser)一詞。就文言文對白話文的助益而言,文言文至少可以增加白話文的文采與密度,例如本文引用「禍福相倚」的成語,白話翻譯是「好事與壞事常常相繼出現」,但「禍福相倚」不只比白話簡潔,而且還有形式與音韻上的美感,遠非白話文所及。

但,運用文言文以增加文采與密度的作法總是好的嗎?也不見得。胡適認為白話文如有需要,挪用文言文或俗語亦無不妥,但他反對用典。或許比較持平的說法是,一個作者必須看他寫作的文體,決定是否要融入文言文的詞彙與典故,而這正是曹丕〈典論.論文〉說的:「奏議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寫抒情性的散文或許可以華麗,但在報紙或網路上的短論文章,講求的是淺白流暢,能讓讀者立即了解作者的論點,因此過度講究文字的鋪陳與用典,顯然不適當。

除了詞彙與用典的使用該審慎外,文言文語法的挪用可能造成文白夾雜的弊病,也就是白話文「文言化」的傾向。筆者從小喜歡閱讀古文,更背誦了不少古典的詩詞歌賦,因此便在高中時寫出文白夾雜的作文,自以盡得古人風流。但沒想到馬上就被國文老師批評是「文白夾雜」。

文白夾雜到底好不好?有小吃教主之稱的舒國治曾寫〈小吃十恨〉一文,開頭即說:「台灣小吃,豐富多元,美則美矣,然其中亦不乏教人嘆憾的枝節,遂有小吃十恨之作也。」這個文白夾雜的句子雖然不易讀,倒也頗有特色。但接下來的「另者,近二十年,許多人開始嗜吃西餐,也實有避開中餐裡醬油式調味的潛在意識也」,便讓人聞到過度「之乎者也」的酸腐氣了。喜歡舒國治的讀者會說這是他個人獨特的風格,但這如果是篇作文,肯定會被我的高中國文老師退稿。

所以,學習文言文有助於白話文的寫作?凡事有利也有弊,我至少不建議學生的期末報告使用成語、典故或文字修辭,而是著力於文筆流暢、論點清晰──對一般大學生而言,這已經不容易做到了。

▍學英文,也可以增進你的中文作文能力?

如果文言文「不一定有助」於白話文的寫作,那學習英文「一定無助」於白話文的寫作嗎?台灣學生現在是從小學階段、以前從國中開始,就要學習英文;英文的語法因此難免影響了中文的寫作,而顯得有些「歐化」(其實是英化)。余光中教授曾經大力批評中文的歐化句法,認定是不純粹的中文。在實務上,我們的確看到學生寫中文時胡亂使用被動式,正是歐化句法的弊病之一。

我們都記得在學校學習英文的被動式,I ate a hamburger(我吃了一個漢堡)可以改成A hamburger was eaten by me(一個漢堡被我吃了);考試的時候甚至考學生如何將主動改為被動。不過英文老師似乎忘了說,儘管英文被動式在文法上是正確的,但在英文的書寫中卻應該儘量避免。換言之,A hamburger was eaten by me這種句子,美國人聽起來也會覺得怪。有沒有可能,中文的歐化句法不見得必然不好,不好的其實是「不好的」歐化句法?換言之,好的歐化句法有助於白話中文的寫作。以下試舉幾個例子:

1.在文言文的影響下,有時候學生會在句子中省略主詞,但英文的句子必定有主詞(subject)、動詞(verb)與受詞(object),簡稱SVO句型。白話中文跟英文都是SVO,日文則是SOV,如中文「我吃了一個漢堡」,在日文比較像是「我漢堡吃了」的次序。既然在語言學上,中文與英文都有這樣的SVO結構,白話文書寫不妨學習英文,盡量依循主詞、動詞加受詞的結構,即使有時顯得累贅,也不應該隨便省略主詞。

2.學習SVO句型的另外一個好處,就是使用句號會有清楚的規則。許多人不知道使用句號的規則,只憑感覺下句點。每個人都知道句子結束時就要有句點,但句子什麼時候才算結束?用句點的時候嗎?句子在更換主詞的時候結束,句點因此下在下一個變換了的主詞前。例如「我吃了一個漢堡,他吃了一個蘋果」,其中的逗號應該更換成句號,因為主詞從「我」變成「他」了。但如果是「我吃了一個漢堡,又吃了一個蘋果」,句中的逗號就是正確的,因為主詞沒變,還是「我」。如果嫌例一中的句子太短,這時可以用分號,連接兩個句子,如「我吃了一個漢堡;他吃了一個蘋果」。分號的使用時機與句號相同(更換主詞之前),但又有連接兩個句子的功能。

3.中文構句的彈性大,缺點則是語意曖昧;英文書寫中的連接詞,可以幫助釐清因果邏輯。例如「他們不去,我們也不去」可能是「因為他們不去,所以我們也不去」,也可能是「如果他們不去,我們也不去」,又或者是「他們不去,而我們剛好也不去」。原來的句子在口語中並無不妥,真正的意思也可以依照上下文判斷,但如果是書寫體,個人還是建議以適當的連接詞連接兩個句子。中英文都有許多連接詞,如「並且」、「但是」、「可是」,或一些副詞暗示語句的轉折,如「因此」、「然而」等,都可以協助中文書寫在邏輯上更加明晰。

上述三點,其實是英文寫作的基本原則ABC。其他小到各式標點的運用,到句子與句子如何流暢串連,再到段落、章節、論文的結構方式,在英文書寫中都有明確的規定或建議。英文書寫(至少美式的英文)已經是相當標準化(standardized)的語言,相關的寫作書籍不勝枚舉(如William Strunk Jr., The Elements of Style和Joseph M. Williams, Style: Toward Clarity and Grace),其實值得中文書寫者參考。

世界上沒有純粹的中文,只要是活的語言就會不斷變化,並且受到其他語言的影響。如果學習文言文對白話文寫作有幫助,那學習英文寫作也對中文寫作有所助益,就看教學者與學習者能否舉一反三、靈活運用而已。

(作者為清大台文所副教授)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