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乍聽到高中文言文比例想要維持在45%~55%,一般人往往第一直覺的反應會是:超過一半,太多了!

但是回歸到高三必修國文學分減半的現況下,到底50%是幾課?答案是:30課。經典古文40篇、核心古文30篇。聽到30這個數字,是否代表維持以往的傳統,沒有變化呢?不是這樣的。一線國文教師一定能夠理解,核心古文30篇都是文言散文,並沒有韻文。而108課綱所談的30篇,也就是50%的文言比例,是包括文言文、古典詩詞曲,還有文化基本教材。這樣的前提下,談50%,是太高嗎?

 

左圖是研修小組所提出的文言文20篇,而右圖是課審會學生組投票出來的篇目10篇。課審會的學生代表說,選出篇目10篇,在30%比例前提下,還有10篇的篇目可以自由選擇,是足夠的。這樣的壁壘分明和對立,很容易淪為一種誤解:這是50%和30%的保衛戰,一般人根本無感。

而當我們仔細審視右圖,姑且不論所選的篇目內容如何,其實一線國文教師,勢必面對一種恐慌:

「我如何在只有4篇的中國古典散文課堂當中,架構出文學史脈絡,或者文學的流變的概念?」

我們教的文學,是同理心與說故事的能力

這裡要說明一個很容易被人忽略的現實:文言文一課,並不是孤立的文本。網路上有個說法,說文言文是無用的,可以被白話翻譯取代,這樣的說法容易引起國文教師的憤怒。憤怒的來源為何呢?對於越認真的國文老師來說,我們面對一課文言文的態度,絕非把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之後,就可以結束了這麼簡單。我們會帶領學生回到當時的時代背景,補充關於作者的生平故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活在什麼樣的時代當中?他的生命歷程裡,遇到了什麼樣的事?而又是為了什麼樣的原因,他寫了這篇文章呢?這樣的一個文本,跟學生之間的距離,真的那麼大嗎?如果真的如朱家安所說的無用,那麼為什麼ptt上面,理工人眾多的八卦板,那麼多年了,最被人反覆提起記得的,卻是〈出師表〉呢?

經由所選的課文,國文老師們架構出時代背景,訴說作者的故事,正是因為在時代的洪流中,他們是最出色的說故事的人,所以能夠說服讀者理解他們的心情、同理他們的情緒,所以今天我們才在課本上讀到他們的文章。在課堂裡,國文老師不就是在說著作者的故事嗎?今天上的課文,不就是在理解故事中主角的心情嗎?我們所做的事情,不就是培養「說故事的能力」,還有「同理心」嗎?

難道「說故事的能力」,在現今的社會當中,不是各行各業裡面,都需要的嗎?難道「同理心」,不是我們企圖培養出來的公民,所具有的素質嗎?如果孤立文本來看,能夠得到怎樣的文言文課堂?

如果拆散必選古文的架構,能夠學習到怎樣的文學脈絡?所以這些選文,不應淪為中台議題,而是文學和教學議題,不是嗎?

30%的文言文比例,三年含韻文只有14篇,難以承載豐厚的文學素養。如果今天在文白比例還有篇目選擇的議題上用投票決定,未來的科目,是否會被以同樣的標準來檢視,逐科要求呢?新選文能否受到社會輿論普遍的支持,如何證明這10篇古文比研修小組的提議更能培養學生國語文能力,勢必面對社會大眾、甚至海內外的看法與壓力,到時恐會辜負當初建構課審會的美意。謹提供淺見,敬請思量。

(作者為現職高中國文教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