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高中國文必修選文是這次課綱爭議中關鍵的一環;到底哪些選文適合作為高中必修課文?為何高中國文教師對投票出來的那幾篇選文接受度不高?在討論選文之前,我想起賴和的一首詩〈讀書〉:

昔時我讀書,但究書中意。以謂古人言,天下無二理。每每希前賢,只望得相擬。喃喃諷誦間,瞬息十年矣。細讀細玩味,亦只如此爾。琳瑯滿行間,大都欺人語。昔時每語人,古人實幸爾。今日再細思,古人非吾比。

賴老善寫古詩,眾所周知;高中有段時間沉迷二戰前後台灣文學,翻讀作家與選文,最令我著迷竟是賴和古典詩,他能以最淺近而凝鍊的詞彙展現超越時空的哲思,比我讀過的一些蹩腳明清詩人更可親。這首詩展現他的讀書進程,早年信服古書,爾後發現世道艱險,非古道能處應,晚年看山又是山,嚼出古書的滋味來了。

這種讀書歷程與體驗,成為我思考高中必選文章的起點,我們的選文,能否讓學生在生命一番歷練後有深切的體悟?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在教學現場的觀察中,選文必須符合至少四項條件:

1.文本哲理性豐富,富具不同視角的詮釋性,禁得起一生尋思、品味與創作。

2.遣詞用字凝鍊馥郁,具高度審美性,展現華文文學最卓越的技巧。

3.描寫人性細膩繁複,包括對個別人物的藝術創造,與對普遍人性的反思。

4.經過時代淘選,曾覺醒過不同時代的他者生命,具有超越時代的永恆價值。

怎麼樣的選文能符應於這四種條件呢?比如我非常尊敬的林茂生博士,大學時期,有一年回台南度假時,在台南神學院旁的書店看見他的介紹,知道他研究王陽明後就更景仰他了,他在孩子抉擇生命方向時,以這首王陽明詩啟導他說:

桃源在何許,西峰最深處,不用問漁人,沿溪踏花去。

對像我這樣的高中現職教師而言,這就是高中選文應當臻至的力量;在學生漫漫一生中,面對家庭、情感、工作、社會各種境遇的歷練與挫折時,高中課文能否讓他們想起運用其中豐富的哲理與情思自我觀照、自我開釋?

這個故事或許可以開啟國文課綱爭議中對於「經典線」的討論與思索。這不是霸權,不是大腦殖民,不是洗腦,而是透過高中課本選文,描繪出一種在時空中又超越時空,具有永恆性與此在性的「上乘作品」之想像。固然每種作品都有時代性與可取性,但有些作品卻是那個民族或國家最富哲理與審美代表性的。

以「古典文學」而論,比方德國的歌德、英國的莎士比亞,法國的雨果,華人古典文學中的〈離騷〉、《莊子》、《左傳》、《史記》、李杜詩、蘇軾文賦詩詞、〈竇娥冤〉、〈牡丹亭〉……這些文本不僅蘊含文本形成當代的時代性,且穿越雅俗,經過歷史進程的淬鍊,在國文課本中匯聚成高中生可以想像、觸摸、吟詠的「經典線」;條經典線能經得起學生一生閱讀探索的挑戰與考驗,一個學成的學生也能如賴和先生一樣,出入、解構、建構於這條經典線間,逐漸勾勒出自我的經典疆域。

2009年,我與外子有個機會與黃春明先生座談,我們談起經典的問題,他說人生有限,最理想的閱讀方法是把時間花在經典上;國文課時間也有限,我們也只能把時間花在穿越永恆,詮釋當代的「經典」上。

立足這個觀點,只要有比目前提案參考選文〈大甲婦〉、〈番社過年歌〉、〈送王生入監獄序〉等諸篇更具哲理深度、文字凝鍊、審美意趣更有代表性的文本,就沒有支持這些文章進入國文必選課文的理由。若決策者沒有為學生勾勒經典線的能力,僅僅纏繞在某些僵固而對立的論題或意識形態上,或許也該思索台灣文學與哲學前輩賴和先生與林茂生先生的睿智與洞見了!

(作者為現職高中國文教師)

目前提案參考選文。資料來源:課審會普高分組文言文網站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