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的高等教育擴充後,一直爭議不斷。過去幾年流行「學歷貶值論」和「學歷無用論」,前者認為大學高中化,高等教育擴充後每個人都能上大學,讓大學的學歷瞬間貶值,成了現代年輕人初入職場的入場券,而沒有品質保證;後者則認為雇主看的是能力而不是學歷,不管學歷再高,不會做事也沒有用。

高等教育的擴充,是因應台灣人需求,雖然達成了教育機會均等的理想,但也造成了許多問題,筆者最近思考的則是:高教擴充,是否造成了「延緩成年」的狀況?

經濟獨立與結婚生子都變晚了?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成年,可以發現,從青少年期進入成年前期,必須滿足三項條件:1.完成學業;2.結婚;3.獨立經濟能力。只要進入成年前期就是不折不扣的大人。但是筆者發現,高等教育正在拖延大學生完成這些條件的時間。

與過去的年代相比,現代人完成學業、婚姻和工作的年齡都有越來越高的趨勢,這與高等教育的擴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過去台灣經濟起飛的時代,只有35.4%的人能夠進入大學就讀。那時找工作不看學歷,只看勞動力,只要你願意做,就可以謀得一份職業和薪水。那個時代的人很快從青少年期轉換到成年前期,他們完成高中職的學業,開始在經濟上獨立、具有生產力,並且結婚生子,擔任起照顧子女與父母的責任,很早就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成人。

一直以來,教育都被當作翻轉階級最重要的工具,彷彿拿到大學畢業證書,就拿到了高階職業的入場券。沒想到現在的社會氛圍導致高學歷低薪資,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就讀研究所,寄望能夠在未來謀得一份好職業。

現代人往往認為應該要投資數年就讀高等教育的各學制,直到台灣出現晚婚、尼特族、啃老族等社會問題時,才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而譴責高等教育,我想這也是當初支持高等教育擴充的人未料想到的。

碩博士在學人數增加,延緩脫離學生身分

台灣的高等教育不只是大學的學歷普及,連碩博士學位都相當普遍。2015年進入碩士班就讀的學生66,227人,以每年30萬畢業生計算,就有5分之1的學生繼續就讀研究所。根據教育部統計處資料顯示,碩士在學的學生有高達17萬人,博士則將近3萬人。以台灣目前的就業市場和高等教育容易進入的特性來看,會使得人們不斷向上就讀更高的學位,以期未來能夠謀得更高的職位與更優渥的薪資。

然而,如果大學畢業繼續就讀研究所,不但無法脫離學生的身份,而且也無法有一份長期固定的工作。持續維持學生的身分,會導致個人一直無法進行角色轉換而停滯不前。

高等教育擴張,延長初婚年齡

根據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台灣男女初婚的平均數有逐年上升的趨勢。1975年的男性初婚年齡為26歲,女性為22歲;到了2015年,男性的初婚年齡提升到了32歲,女性提升到了30歲。台灣近年來由於性別平等的意識高漲,女性的受教權也跟著提高,現在大多數的女性都可以完成高等教育,在職場上和男性競爭。當女性職業地位與薪資收入提高,女性會更不願意放棄本身職業地位及薪資所得所帶來的收益,導致過了而立之年還未結婚;也有可能是因為男性接受高等教育中的碩博士學位而延緩了初入社會的年齡,致使初婚年齡也跟著延緩。

教育部和內政部的統計資料都顯示,高等教育正在延緩每個人的成年時間。有人認為有沒有轉變為成人並不重要,但大多數的人還是認為長大成人代表的是獨立的個體,會為自己的事情負責,而且具有是非判斷的能力。

延緩成年的問題是筆者觀察高等教育多年所匯集的心得,高等教育讓我們一直維持學生的身份,擁有犯錯的權利,其實都是不利於個體發展的。如何改善這個問題,唯有整個高教政策與社會環境改變,否則這樣的問題會持續存在。

(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博士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