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前拜讀了何則文先生撰寫〈誰說文言文一定是中國文學?讀古文,也可以國際化!〉一文,何先生提到古文可以作為理解──至少在東亞──世界的一種方式,文中認為,文言文並非只有中國才擁有的文字,而是古代東亞共同的語言,似乎在否認文言文並非是中國的傳統,包含文中提到的儒學思想,也是屬於東亞各國的。這一觀點何先生的用意是在強調,文言文是東亞文化的共同基礎,不是只有中國能獨自擁有的。這一說法大致沒錯,然而卻忽略了幾個重要的因素。

筆者同意古代中國與東亞各國之間的交流,語言文字是雙方交流的基本平台,沒有共同的「理解」是很難維繫彼此的關係,只不過,這之間交流的關係並非是對等的。在中國封建時期,以中為尊,四海為進貢番邦,形成一華夏正統的文化帝國,也就是在古代,中國是世界(其實只有東亞)的主人,位於世界的中心,土地最廣、人口對多、文化最高,四海邦夷都要來學習中國的文化。而其他邦國所用文字是否原先就屬文言文尚須考證,只能說他們曾使用相同的中國文字,而使用的目的,可能是為了朝拜中國而產生的文化模仿。

在這樣的前提下,東亞是「被」中國所影響才逐漸形成共同的文化記憶,從台灣的例子可以證明這一點。原來的台灣(最早的原住民時期)也沒有文言文,一直到台灣與中國建立起從屬關係後,才有了中華文化的移入,包含文字。至於儒家思想在東亞的傳播,也是被帶入東亞各國的,畢竟孔孟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儒家文化也發跡於中國本土,只是文化具有「開放」的特性,不會只限於「本土」發展。

今天,我們可以在台灣學習到中華文化,使用中國的文字語言,信仰相同的宗教等等,雖說傳播過程有其政治成因,然而不可否認,台灣亦是在文化的交流下,慢慢形成豐富的文化空間,當中,開放的環境與對文化的包容是重要關鍵。

政治上的立場可以不同,但是文化上的感受力與歷史意識卻根植於我們的生活。如果文言文是東亞共同的文化基礎的話,那麼台灣也不該放棄對古文的學習。最重要的,是要對歷史有感覺,這是與我們切身相關的東西,只是教育上未能帶動學生對文化與歷史的感受力,而當作一種升學考試的科目罷了。

歷史學者黃俊傑先生曾言:「歷史教育的作用是為了拓展受教者對時間的深度感,了解歷史是不能切割的,並且開啟受教者的社會感,使他們能夠繼承歷史文化的遺產,使之具有歷史責任,進而自覺一種文化感情,產生民胞物與的仁者襟懷。」這正是我們所缺乏的教育目的。教育是啟發人類心靈重要的過程,包含對存在的思考與世界的認識,更重要的是要能建立學生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學習中國文學或台灣文學乃或其他文學,都是在自我心靈上培養對他人的感受力,也就是與他人進行跨時空的對話。如何落實國際視野,就是要尊重與認識他人文化。文化無所謂高低優劣,它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是我們面對存在所做的努力與思考,教育就是必須在這一點上用心才是。

(作者為國立嘉義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