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施宏杰:直到我遇上一群放棄數學的孩子,才發現……

2017/08/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自己的教學很有自信,覺得不論何種學生,我都能給予學生最適合的教學方法,並隨時調整自己的教學情境。直到遇到了這一群幾乎放棄數學、也被數學老師放棄的孩子,我才發現自己教學上的盲點──原來,真的有我教不會的學生!

▋真的教不會的孩子,怎麼辦?

兩年前聽到「課中適性分組試辦教學計畫」(將兩班學生依能力適性分成A-精熟組、B-增強組、C-潛能組,進行差異化教學。其中學習最弱勢的學生組別人數不得超過12人,可以採用ABC、ABB或BBC三種分組模式,在一般授課時間上課,簡稱「兩班三組」)時,以為就是一種能力分組的跑班措施,或是像以往一樣的補救教學模式。所以當學校規劃由我來上A組(程度佳)時,我立刻欣然接受。但聽完指導教授闡述計畫理念與精神,乃是在於照顧學習弱勢的學生之後,我們三位老師就決定改為「BBC」3組上課。

一開始,我們的課程總是被進度趕著而無法喘息。為了盡可能讓所有人聽懂,不得不逐漸放慢教學進度,反而不自覺地陷入一個「今天暫時停止」的狀態,一整個星期,每天都在重複上同一個進度,每天都要重新開始。雖然每天的進展都比前一天好一點,但感覺真的很挫折。為什麼我教的東西沒有辦法讓學生聽懂吸收?

洪蘭教授曾說:「沒有不可教的孩子。」既然大腦是用進廢退,我的數學課就應該保持學生的數學腦,而不是去想發展學生的多元智慧。

▋讓學習弱勢的孩子也有成就感

我試著把課本內容減難、減量,發現學生懂了以後,會開始想學得更多更深入,甚至有時候即使下課鐘聲已響,他們仍然欲罷不能。在原本的班級裡,他們的答案常被忽略,長久下來,他已經習慣等老師或同學給他答案;但在這裡,他不會等答案,因為他知道老師在等他的答案,所以他必須試著自己找到答案。

我常告訴孩子,在這間教室裡我們不會只重視成績,成績只是學習的附加價值,分數高固然值得高興,但學習的過程才是重點,學生一旦對學習產生興趣,這時候成績對他才是真的有意義,他會在意成績就不會從學習中逃走。就如芬蘭教育強調的:Less is more。

對於這一群學習弱勢的孩子,要引起他們的動機並不困難,困難在於建立其成就感及維持學習慾望。我嘗試用一些有別於傳統的教學模式,例如電子書、數位白板、分組合作學習、閱讀理解策略、ClassDojo及均一教育平台……等,並且每個星期獎勵表現較好的小組或個人,每次段考獎勵最優秀的那一組後,再重新編組,藉此建立學生的成就感及維持學習慾望。一段時間下來,我發現,兩班三組的教學模式,確實可以將學習失敗的孩子帶上來,達到適性化與個別化的教育理念。

▋成就數學老師的夢想

還記得在做補救教學成長測驗時,我開玩笑的對一個學生說:「如果今天的測驗通過,可能會從補救教學名單中剔除,那就不能在待在我的教室囉!」她原本充滿信心一定會通過的神情,突然轉為詫異,似乎在說:「那我要通過嗎?」

每次只要有同學在某些單元表現得較為突出,其他同學就會開玩笑地說:「老師,叫她回原班上課啦!」兩年下來,我絕不隨意的替換學生,因為在這裡上課不是一種處罰,為了維持孩子的學習,我尊重他們的意願,讓他們可以一直待在這裡上課,不論成績是否達到一般學生標準,也不輕易接受其他孩子進到班上。

我很佩服當初發明「課中適性分組」這種教學方式的專家,也何其有幸躬逢其盛,能做到所有數學老師的夢想──讓學生對自己的數學課產生興趣,或者至少,不會因為我而討厭數學。衷心期盼未來不只是數學、英語,還可以推廣到更多學科,甚至於更早分組,讓這個計畫遍地開花。

(作者為宜蘭縣東光國中主任)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