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距離台北世大運開幕僅剩幾天,賽事籌備工作也陸續就定位,但總感覺少了什麼味道。

這段期間,我心中一直惦記著2012年某雜誌在對倫敦奧運進行的專題報導,標題名為「17天打造下個70年」,詳盡描述倫敦辦理奧運的歷程,以及整個賽事辦理對於倫敦市、甚至整個國家的影響。整體報導強調的是:倫敦如何透過辦理奧運,為城市進行改變,且為下一代打造新的希望。

無獨有偶地,該年6月份,一份與文化美學有關的雜誌也針對倫敦奧運做為封面主體,令人驚訝的是其報導頁數從154頁開始直到213頁,對,整整佔了59頁。熟悉媒體生態的朋友可能立刻聯想到:這些是不是「葉佩雯」(業配文)?不過,是不是業配文不是我關心的重點,個人覺得很厲害的是,英國佬能夠把倫敦奧運的故事說得活靈活現,讓一場運動賽事不僅改造老舊市區、帶動文化創新,還能促進產業以及造福未來子孫。

事實上,上述倫敦奧運相關報導談的是賽事的資產(Legacy)。現今國際大型運動賽事的辦理的重點,已經不只是運動員在競技場的一較高下,城市或區域因為這個賽事帶來的翻轉或產業成長,才是更多人所關注的。因此,這些媒體花了諸多篇幅,介紹倫敦如何利用奧運賽事,創造硬軟體的資產。

而更讓人驚訝的是,倫敦奧運籌委會竟然把這些故事帶到台灣了。倫敦到台北相距9,800公里,飛機直飛約14個小時,願意把這個故事傳到萬里之外的台灣,心思令人佩服,也似乎反映出英國人很在意倫敦奧運的故事,巴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這個奧運。

而我更關心的是:即將要登場的世大運,是否也能夠為台北甚至台灣,帶來精采動人的故事,以及有形無形的資產呢?

當年的倫敦奧運,英國人這樣面對自己資產

長期觀察台北世大運的籌辦,除了近幾波廣告案引起較多矚目之外,似乎把資產這件事情放到一邊去了。為何資產這件事情這麼重要,是因為辦理大型賽事所需的經費不貲,賽事資產規畫其實是所謂投資報酬的概念。換言之,資產強調長期的效益,較不是短期的效果。一場世大運的經費可能高達170億元以上,面對此一巨大投資案,不得不去思考台北世大運為我們留下了什麼?

先回到倫敦奧運的案例,了解一下賽事資產是如何形成的。首先,倫敦奧運會籌辦分為兩個單位,第一個是倫敦奧運交付管理局(London Olympic Delivery Authority),負責興建賽事場館;第二個是倫敦奧運會組織委員會(London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Olympic Games),負責賽事辦理及商業活動。所以,後者一肩挑起所有與賽事有關的工作,而管理局則是處理賽事資產規劃的事務。

事實上,英國人早在2005年申辦奧運的同時,就已委託資誠聯合會計事務所(PWC)執行一項名為「奧運影響評估研究」(Olympic Games Impact Study)的計畫,主要是為了理解奧運對於倫敦甚至全國在經濟、社會及環境的影響。之後,主導運動事務的文化媒體運動部(Department Of Culture, Media and Sports)及相關單位又針對賽事資產進行了一系列的行動方案及研究,「四大資產」的落實,也召集相關部門進行合作。

以經濟資產為例,包括的單位有倫敦奧運交付管理局、英國貿易及投資署、倫敦發展機構、商務、創新及技能部、倫敦市、奧倫敦奧運資產公司、奧運會主辦區域單位、英國旅遊局及英格蘭旅遊局等。值得一提的是英國貿易及投資署也將奧運視為一個跳板,輸出倫敦奧運籌辦經驗及英國廠商的專業。他們規畫了一個全球運動專案(Global Sports Projects),就是要幫英國廠商在海外招商,特別是對於要辦理大型國際賽事的國家或地區。

同時,這些奧運資產的概念也透過種管道進行宣傳,除了之前所提在國內媒體刊物的報導之外,兩名關鍵人物──籌委會的執行長柯伊(Sabastian Coe)與時任倫敦市長的強森(Boris Johnson),也利用各種場合宣揚倫敦奧運資產,英國駐台辦事處網站並提供相關訊息,甚至應邀來台灣參加研討會的英國學者,也以相關主題進行專題演講。

賽後一年,英國的文化媒體運動部提出了更完整的全球運動專案成效報告,結果顯示:英國廠商在2014年巴西世足賽及2016年里約奧運籌辦事務上,爭取了1.2億英鎊的合約;另外,英國廠商在2014年索契冬奧及2018年世足賽籌備中也獲得了超過60個的專案合約。持續性的管考及成效,都可見其用心程度。

當然,所有賽事資產都是提早規劃,倫敦奧運是如此,2010年的溫哥華冬運亦是相同。雖說溫哥華是在2003年爭取到2010年冬季奧運承辦權,但其申辦委員會在2000年時就成立了名為「Legacy Now」的資產規劃單位。

台灣有舉辦大型賽事的能力,不該妄自菲薄

檢視台北世大運所有相關報導,資產內涵到目前似乎是相對隱性的。其實像選手村、籃球館、網球中心等場地日後的運用、對在地發展的效益、對運動推展所扮演之角色等,都可以是我們的資產,籌委會應該把相關論述做更完整的說明。當然,原本可能是最大資產之一的大巨蛋,因被柯市長視為弊案之一,遲遲未有進展,是台北世大運的一大損失。再加上柯市長對於世大運一向採取撙節辦理的原則,因此也較少見整體資產或願景的闡述。

回想2009年高雄世界運動會及台北聽障奧運會的籌辦,由於是國內首次辦理國際綜合性賽事,輿論界對於北高兩市是否能夠順利完成籌辦事務,其實都有些疑慮,而且世運會及聽奧在籌備上亦有其難度。

以世運會為例,由於許多競賽項目屬於非奧運競賽種類,如定向越野、相撲、高空跳傘……等,部份較冷門的比賽缺乏專業人才,加上世運會也都是全球頂尖好手與會,競賽事務規範亦相當嚴謹,也都是世運會當時籌辦的挑戰。而籌辦聽奧的困難則在於如何與運動員溝通,由於參與的是聽覺障礙的運動員,許多賽事的規畫都必須與一般賽事不同,如田徑與游泳的發令必須要用視覺機制,其他比賽也都仰賴圖像或手語進行溝通,甚至各地手語也有差異,與常態賽事的溝通模式大異其趣,這也增加了賽事籌辦的困難度。

但事實證明,我們的行政部門及體育界其實是有足夠能力,完成大型國際綜合性運動賽事辦理的。經過8年之後,台北世大運登場,我們應該不僅是期待順利完成賽事籌辦,更期待能夠帶動整體社會及產業的發展。

特別是,世大運的申辦歷程受到兩岸政治情勢影響,過程異常艱辛,經過3位總統、4次失敗、16年的努力才成功。台灣的國際情勢特殊,運動在1980年代之後成為爭取國際空間的重要平台之一,辦理國際賽事有國家政策的目的。換言之,辦理賽會的城市,其實就是國家的代理人,其作為應以國家利益為出發點。況且,本次世大運經費,中央政府全力支持,相較於當年的高雄世運及台北聽奧,有更充裕的資源。從這些角度看來,台北世大運其實不僅是一場運動賽事,而是國家行政力量整合展示的平台,事實上,也應該是許多台灣精品進軍亞洲盃或世界盃的最佳時機。

距離開幕只剩倒數幾天,台北世大運籌委會一方面應掌握時間強化相關資產具體論述,另一方面則要向世大運的轉播單位如歐洲運動頻道、亞太廣播聯盟及美國的ESPN等其他採訪媒體闡述,希望借重媒體傳播的力量,凸顯台北世大運的永續資產價值,並成為未來國內賽會辦理學習的新典範。

(作者曾任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會籌備委員會基金會媒體中心主任、2009年高雄世界運動會籌備委員會基金會諮詢顧問,現為清華大學體育系教授)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