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宋慶瑋:行政為何要逃亡?

2017/08/03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又到了新學年度的前夕,全台中小學正面臨行政大搬風。校長們求爺爺告奶奶,拜託再拜託,希望有人接任行政工作,但總是難上加難,甚至曾有學校在8月底開學前夕,人事搞不定,課務排不出來,面臨開學上課開天窗的窘境。

過往,擔任行政工作是一種榮耀與肯定,未來有機會擔任主任,問鼎校長,服務更多學子。但是江河日下,行政職卻成為人見人怕的毒藥。為什麼呢?

▋待遇工作相比之下,寧可當導師

100學年度起教師課稅,「課多少補多少」政策,貼補導師費增加到每月3,000元,但兼職組長加給卻是停滯,仍然維持在每月3,000~4,000元不等。如此一來,教師寧可就導師而捨行政,這是其一。其二,雖然有每年16,000元的國旅卡補助,但因為「救觀光」有一半必須刷在旅宿業,限制很大。寒暑假上班,僅給予半個月不休假獎金,有些縣市還減少補助,對行政教師而言缺乏吸引力。其三,中小型學校行政教師與導師減課節數無異,也讓行政乏人問津。

再來,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又經常出難題給學校,如各式評鑑、統合視導等,報告表格多如牛毛,必須經常加班甚至假日到校完成。雖然教育部對於各縣市統合視導有減緩聲明,但卻以化整為零的方式,繼續要求學校進行,這些疊床架屋的業務,都比導師工作要來得困難與複雜。

▋行政溝通難,校長也要負責任?

做行政不像導師在班級裡有較大的權責,而常得在教師、學生、家長甚至校外民代等關係間折衝,必須有較高的EQ、挫折容忍力、豐富教學經驗甚至良好的人際關係。比如生教組要處理師生衝突,必須設法息事寧人、安撫學生與家長;教學組得為請假教師安排調課代課,也得經常面對碰釘子等為難情境。

譬如導護工作,學務主任、生教組長基於業務責任,每天最早到校(約6點30分左右),深怕早到孩子不安全。而延後上學政策讓其他老師們認定此事與教學無關,不願意或不配合輪值,校長無法有效說服,造成排輪值表的學務主任與生教組長非常受挫,大嘆不如歸去。

依照層級制度,校長任用主任,主任任用組長,四個處室都是一個小內閣,與人事、會計結合成學校的行政團隊。能夠兼任行政的教師,自有其優良的行政特質在身,縱使面對制度上的不友善,好的領導卻可以讓教師願意繼續擔任行政工作,反之,年年找主任、組長,代表的就是校長或主任該反躬自省了。

▋減緩行政逃亡,應該怎麼做?

首先需要的,就是簡化行政業務,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必須統合各式評鑑、視導及外加業務,不要再疊床架屋,擾民辦學。其次,減授行政教師節數,依照學校規模,訂定行政教師合理的授課節數,專心推動行政業務。第三,提高行政教師待遇,國旅卡不要受限,不休假獎金不要苛扣,行政加給合理提高,與導師費有所區隔,擴大誘因讓行政教師安心。第四,主任更迭頻率列入校長遴選考核項目。第五,行政免超額或考試加分或敘獎。第六,代理教師兼行政的待遇,要比照正式教師。

總之,行政逃亡潮並非新鮮事,但卻年年上演,顯見主管機關尚未有具體止血策略。行政教師的工作、待遇、福利等,必須適度提高,讓教師沒有相對剝奪感。年金改革為何不改政務官?怕的是沒人願意擔任,國家機器就停擺;同此論述,找不到行政教師,難道不怕學校停擺嗎?主管機關是該想方設法,為行政逃亡潮提出因應之道。否則沒有連貫性與高品質的行政服務,教學品質堪慮,最後受影響的,都是我們的孩子!

(作者為桃園市立福豐國中校長)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