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應國際趨勢及政府『新南向政策』,本校擬調查同學下列東南亞語言課程之修課意願,作為未來開課之參考……」

前幾天收到學校的問卷如此開頭,然而底下的「東南亞語言」的列表,卻只以「東南亞國家」作為「語言」的分類,完全忽略了「東南亞國家」在民族上、語言上的多樣性。

校方如果真的有心想要新增校內第二外語的語言選項,這樣的問卷不只不及格,更沒有填寫的必要:畢竟校方從一開始就沒有做足功課,讓閱卷人對自己真正想要修讀的語言為何無從答起。更不用說在新增東南亞語系之後,第二外語課程的定位是如同現狀開設於外語系底下,或屬於通識課程的一環?

學習第二外語的目的是什麼?

學習並非自己母語的語言,如果能學到「精通」的程度:和該語言的母語人士能夠應答如流,能夠直接閱讀、吸收由該語言撰寫的資訊,當然是學習外語的最高層級。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語言學習者能夠走到這一步?

就以台灣學生的第一外語──英文──為例,有多少英文學習者有了基本的聽力和閱讀能力之後,會因此主動去收看、閱讀外國媒體?這不是在討論台灣學生英語程度的好壞,而是從此可以看出,這雖確實是語言學習上的最高境界,但並非適用於所有人的目標。然而,因為每個人對於學習語言給自己設定的目標不同,就不需要推廣語言學習了嗎?答案是否定的:第二外語的設計,在本質上不應該被定位成希望所有第二外語學習者都能達到母語程度、或能流利使用該語言表達其自身想法。

語言是文化的一部分,透過新語言的學習,可以讓學生更了解該語言使用者的思維方式,同時也讓學生在學習該語言的過程中,透過比較自己的語言與該語言的異同之處,進而提高學生對於「母語」的掌握程度。

以英文為例,英文和中文在發音上有很大的差別,從發音上就能讓語言學習者發現原來自己的母語有哪些特色:中文有聲調、中文可以在一個字裡結合三個母音、中文不像英文可以有字音串……;學到英文的動詞時態變化,又能讓學習者換一種方式去思考事物,開始將時序也成為我們在思考過程中的一環……語言學習就是在這樣不斷地去發現、去比較自己所會的語言之間的異同點,像是文法結構或表現方式,進而提升語言學習者對於自身母語的掌握度,甚至在語言之外,能夠有更多元、更開闊的心胸來面對與自身不同的文化。

當然,學習外語除了有助於反過來看見自身文化的特色之外,終極目標還是期待學生得以透過該語言直接取得該地相關訊息,不需經由翻譯轉手,或能夠過該語言直接與該語言使用者互動。

「第二外語」也可以是國內少數民族的語言?

根據《外国語教育は英語だけでいいのか》(くろしお出版,2016)所列舉的各國外國語教育體系,法國在設計國民教育的課程時,所有學生都必須學習第二外語(如果是文組學生,則需要選擇第三到第四外語),其中有幾點特色很值得我們做為參考:

1.第一外語、第二外語……因為在語言學習的時間長度必有差異,所以在第二外語或第三外語等的語言學習目標上,應該要降低一個層級。例如:如果某學生第一外語的語言能力已經達到精通的程度,那他的第二外語考試標準就會設定在中高級,而第三外語則是中級等,以此類推。值得注意的是,這套CEFR語言檢定標準(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 Learning, Teaching, Assessment,歐洲語言學習、教學、評量共同參考架構)的最低門檻「A1」級別,其實只有簡單的自我介紹和招呼語程度而已,而這樣的標準在法國已經可以被視為「會一種外語」放進申請學校的備審資料裡了。

2.以法國為例,第一外語必須是外國語,但學生可以選擇將法國境內少數民族的語言或手語作為第二「外語」或第三「外語」。也因為「外語」選項包含法國境內少數民族語言和手語,所以課程名稱上直譯應為「現代語」(langue vivante)。

台灣人的第一外語──英語──是因為「要與世界接軌」,英文被視為全世界通用的語言,由官方、教育單位、家長的共識下,共同「向下扎根」推廣。目前台灣的第二外語仍以法語、德語、義大利語、日語和韓語為主流。不過,筆者就讀小學時每周即有兩堂「鄉土語言」課程,有台語和客語兩種選項(當時學校的課程設計是每半學期或一學期交換一次語種),不確定目前在教育現場是否已正名為¬「本土語言課」,但得以確定的是,在小學的語言學習課程上,目前除了台語和客語以外,部分學校還設有新住民語(泰語、越語為主)或原住民語。

讓「本土語言」和「第二外語」成為連貫的體系

我主張將台灣的「本土語言課」定位為「第一外語」(第一現代語)或「第二外語」(第二現代語)來教學。對於多數台灣學生來說,「國語」已經早已成為年輕世代共通的「母語」或thinking language,不如藉由這次機會,重新調整國民教育的「本土語言課」和高等教育的「第二外語」課程,成為一套連貫的體系。

透過這樣的定位方式,對於在第一線的教師、家長或學生本身,都能夠更清楚地知道到學習「本土語言」的重要性,而非落入「這究竟是誰的母語」的盲點當中。透過這樣的定位,老師在教學上也能比較系統化,而非單純透過歌曲教唱的方式讓學生學習語言,更能透過老師的引導,讓學生看見不同語言所反映出的文化差異,進而讓學生在未來更能夠與跟自己文化背景不同的人相處。最後則是透過這樣的定位,讓教育單位不用再去思考該如何讓所有學生都能學習到「自己的母語」,而是讓學生有更多選擇權,去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未曾接觸過的語言,這樣才能激發出學生對於學習上的興趣(可以有選擇權,而且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

在「本土語言教師」的設置上,則可以參考高中特色課程的方式,將某幾間小學設定為某些「特殊語系」的特色小學,讓對該語言有興趣的學生集中在特定學校當中,即可減少語言教師人數不足、資源無法最大化分配的情況。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四年級學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