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展宇:國中老師的「放牛班歷史」──那次月考,改變了我的人生

2017/07/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筆者身為一位國中老師,在學校裡頭成天與後段學生鬥法。別看這些孩子成績不好,其實他們都相當聰明,只是老把聰明用錯地方,成天在校惹是生非,總是有老師想破頭都想不出來的「出頭」(台語),非把老師搞得抓狂才肯罷休。特別是零體罰的政策實施以後不能打罵,老師只能道德勸說,但根本像是對牛彈琴,今天講了明天又犯,老師幾乎是束手無策,頭痛不已。

面對這樣的教育環境,我沒有因此而失志,看到這群學生反而倍感親切,因為看到他們,就像看到過去的自己。

▋後段班的過去

筆者過去的求學歷程並不順遂,從小不愛讀書,成天玩世不恭,最後高中聯考失敗,搞到全台北沒有一間公立高中能念,只能拜託父母用鈔票搞定,淪落到念一間付錢就能進去的私立高中,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人生一次巨大的打擊。除了在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最痛苦的就是每次搭公車上學,看到同車的公立高中學生穿著制服、背著書包,都讓我羨慕不已,也讓我深感自卑。這讓我的高中求學態度有了轉變,變得比以前更認真積極。

高一的某次段考,老師在全班面前公佈名次,我意外的拿到全班第一名,我從小到大連前十名都沒考過,第一名根本像作夢一樣。我因為太過興奮,在接受後面同學祝賀當下,轉頭瞬間用力過猛,導致頸部扭傷,頭因此無法轉到正面,最後還被同學攙扶進保健室。這段往事多年後還被高中同學當成笑話一樁,既是喜事也是糗事。

事後冷靜想想,能拿到第一名應該是私立高中有許多同學上課睡覺玩鬧,只要有人稍微讀點書,成績應該都不會太差。但這個第一名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我永遠記得當第一名的那種滿足愉悅感,我告訴自己,這次拿第一,下次還要再拿第一,所以我必須更用功才行。

▋他們的肯定,讓我想變得更好

有了這次第一名的光環,我從此之後得到了好多老師的關懷與呵護,讓我受寵若驚,甚至被當成指標人物看待。能被老師重視,在我生平中還是頭一遭,我心中百感交集。以前功課不好,很少有老師會主動理我,但是當我成績變好了,反而變成老師的寶一樣,讓我不禁覺得老師好現實;但另一方面,我也必須承認,被老師關心的感覺真的很好,老師的期許與勉勵都是我努力的泉源,也讓我的人生態度更加正向與積極。

多年後,不知是否命運刻意操弄,我竟然成為一位老師(有時到現在還無法相信!)過往的人生經驗是我最珍貴的教育資產,讓我對於後段學生能有更多同情理解。他們普遍缺乏成功的經驗,也很希望得到老師關注,其實這些都是為人師表可以做到的。改變後段學生這條路不好走,可能長期努力才能看到一點點進步,但是這一點點進步,很有可能就是改變他們人生的重大契機。

________

延伸閱讀:

送10個藥頭去日本災區?那些「問題少年」的重生之路

學生不乖,就關起來?日本的「學級崩壞」

我們不是不讀書,是不喜歡在這個環境讀書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