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越南,有時還有台灣:出版人的書市觀察

2017/07/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編按]泰國出版人超愛侯文詠、越南人喜歡看言情小說……身處書店可以24小時不打烊的台灣,我們對於鄰居的閱讀習慣好像很不了解,更別提東南亞出版界的狀況了。

2017年6月28日,新北市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舉辦講座「泰國、越南,有時還有台灣:出版人的書市觀察」,由光磊國際版權創辦人譚光磊主持,並請到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越南知名作家、譯者阮文馨,向讀者介紹台灣人所不知道的泰國與越南出版界。

▋不一樣的出版環境

王道明說在泰國辦書展,開出900個攤位,總共有300-400家出版社參與展出。泰國一年能出超過30本書的出版社數量不多,不像台灣的出版社有的一年可以出高達600本書(這是尖端出版社,並不是一般出版社的常態)。從國家人口來看,他覺得台灣的出版社,可能會經營的比較辛苦,因為泰國人口將近7,000萬,正常運作的出版社大約是300~400家;而台灣只有2,400萬人,正常運作的出版社卻有上千家。從人口基數去比較,無論是出版社數量或出書量,台灣的出版環境都顯得比較競爭。

阮文馨說,越南的出版結構和中國有點類似,只有國營的出版社才能申請書號、出版書籍,因此像她自己是成立「內容工作室」,以類似外包策劃編輯的角色,向有能力出書的國營出版社和民營出版公司推薦書,並參與編務及行銷企劃。其他想做出版的人則可以開設出版文化傳播公司,自行買版權、編輯、印刷、發行,並且跟國營出版社買書號出版。

▋中國網路言情小說特別紅!

不意外的是,中國的網路小說在泰國和越南都賣得不錯,甚至有專門進口中國耽美小說愛情小說的出版社。在越南,言情小說很受歡迎,厲害的可以賣出50,000本以上,當然也有所謂的偶像作家,作品非常暢銷。

越南人平均一年讀1.8~2.2本書,其中大部分還是教科書,因此實際上的閱讀人口應該更少。出書的首印量差不多在2000~3000冊。當地知名的網路書店Tiki,大概等於台灣的博客來,每年的售書量大概是500萬本。

在泰國,獨立出版社的首印量可能是3,000本,二刷2,500本,三刷2,000本,但是當然也有一次刷7,000本的書籍(如果這樣,會直接在版權頁打上二刷字樣)。作者名氣、作品類型也會影響銷售量。超級暢銷書一般能賣出20萬到30萬本,最不暢銷的大概首刷3,000本,但只賣出200到300本。

在泰國出版的台灣作品,王道明用彎彎當例子,彎彎進入泰國的時間很巧,剛好沒有同類型的出版品出現,《可不可以不要工作》在泰國熱賣,大概是20-30刷。不過後來台灣的圖文書和泰國自己的圖文作者興起之後,彎彎後來的書就沒有那麼暢銷了。

▋想打書,作家要有粉絲群

在泰國,報紙和雜誌都會有介紹新書的版面,出版社和媒體關係好的話,書籍也比較容易被看見。另外,讀者也開始架設自己的粉絲專頁,或是在BBS上撰寫心得、書評等。而出版社在經營作家或是宣傳書籍時,會把主力放在臉書和各類社交媒體上,少數出版社還會使用Youtube宣傳。

越南在經營作家這塊,其實是走粉絲文化的路線。粉絲各自分配要在哪些平台寫書評、做宣傳之類的,完全就是後援會模式。不過在辦活動這塊主要還是靠作者本人去做,比方說開設粉絲頁面或社群,拍攝短片問候粉絲、製作小禮物,辦簽名會等等。一些偶像作家會拍好看的照片、PS技術也很上手,甚至為此去整形!總之就是很積極和讀者互動。

▋出書要不要審查?有盜版怎麼辦?

因為越南是共產國家,出版限制頗多,情色和宗教的描寫會受管制。比方說之前有些描寫男色的作品,即使獲得了文學獎也無法出版,因為獲獎和出版是兩回事,而出版與否也是照出版社和作家協會的判斷決定。但是,無法出版這件事也能達到宣傳效果,反而在越南以外的市場熱賣。

泰國的話,基本上出版相對自由,因為政府不太審查文字出版品,在還沒有大紅熱賣之前愛出什麼就出什麼,買書也沒有什麼分級制度。另外,和泰國皇室有關的內容,他們也會特別自我審查。

至於大家關心的盜版狀況,阮文馨曾經問日本出版社如何面對盜版?對方表示日本所有的書都是正版,完全沒有這種問題。但相較之下,越南出版社就比較辛苦,紙本和電子書都有盜版出現,所以每次出書都要提醒讀者要支持正版書籍。

在泰國,有時上網一搜尋作家名字,就能直接找到書籍的PDF掃描檔,因為有些讀者會買書回去,一頁頁掃描放到網路上,還覺得自己這樣做其實很辛苦。當出版社找到這些人希望他們不要製作盜版書,他們還會說:「出版社怎麼可以這麼自私」這類的話,讓人相當無言。

▋台灣書在東南亞

王道明說,他入行前5年做的翻譯書,都是他在17、18歲看過的書籍,像是侯文詠的《淘氣故事集》之類,因為後來就沒有時間看新的作品了。他也發現,在做中文翻譯的譯者和編輯,很多都是因為當初看了侯文詠的書,還是同一個譯者的版本,他們原初的工作動力,是因為想要看到、希望其他讀者看到泰文版的侯文詠而努力著。侯文詠儼然成了泰國中文譯者們的心靈導師。

他覺得泰國的讀者對台灣的印象,可能還是停留在20年前,搞錯泰國和台灣(或是台南)的笑話在泰國也是存在,而泰國這邊比較有名的台灣作家,還是劉墉和侯文詠這類的人。不過這次他被文化部邀請來台參訪,發現台灣也有很多其他作者。除了目前很多泰國出版社想做的台灣旅遊導覽書,也可以多介紹一些軟性的文學作品給泰國讀者。

阮文馨則是想要向越南人介紹三毛的作品,雖然她覺得三毛的書在越南可能賣不出去,因為她的文字風格和新興作家相去甚遠,讀者可能會覺得這些文章相對古老、保守,所以不好賣。但她覺得引進書籍,不是只引進好看好賣的書,而是要有文化背景、歷史脈絡的引進,所以她想要以女性自主的脈絡,來「征服越南的讀者」。

她說,越南人不少選擇來台灣留學工作,是因為看了她自己寫的關於台灣的作品。現在越南出版社也喜歡到台灣來,加上她個人收到的讀者回饋,所以她也希望,台灣越南的作品交流不只是書籍市場,更應該要把台灣文化當成品牌經營。

     

延伸閱讀:

30年編輯經驗的秘訣:這樣找譯者,保證沒地雷!

出版業者幹嘛罵「超商借書」?

給新手作家的四堂編輯課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