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姝蓉:孩子從學校畢業,也從你手上畢業了嗎?

2017/07/0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畢業季剛過,莘莘學子們正從一個學習階段,邁向下一個里程碑。為人父母者,莫不因此而覺得欣慰、感動。

當父母們忙著安排著下一個階段的先修班,是否也曾停下腳步想想,孩子們除了學業的進展之外,對於生活與人際關係的成長,是否隨著學習的里程而有所改變呢?

即將上小一的寶貝,會自己背書包了嗎?

即將上國一的孩子,能自己安排時間了嗎?

即將上高一的孩子,有辦法自己做決定了嗎?

即將上大學的孩子,能否自己解決遇到的適應困難呢?

我所接觸過的父母們,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永遠依賴的那一方。但是從依賴到獨立,並不是跳躍的過程,就像國小無法直接跳級到大學,是同樣的道理。學校課業有老師幫忙指導,而面對孩子獨立,並與孩子分離的這件事,卻沒人告訴父母該怎麼做。

曾一位媽媽向我抱怨:「該教的我都教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但他就是不肯做、不肯去嘗試,什麼都要我幫他處理,這我該怎麼辦呢?他就是這麼依賴,什麼事也做不好,我也沒辦法。」一邊抱怨的同時,一邊幫他把桌上吃完的東西收拾乾淨之後,孩子只需拍拍屁股離開,什麼都不用處理。

正在讀文的你,是否發現哪裡怪怪的嗎?是的,當這位媽媽看不了孩子做得不好、而把事情攬起來完成的同時,孩子也就失去了練習的機會。所有孩子在長大的過程中,都會有想要自己試試看的意圖,但是,如果他重複的從父母口中,聽到對自己的評價是做得不好、做得慢,並看著父母就此接手,那麼他漸漸的會失去想要嘗試的意願。時間再久一點,當孩子也習慣了父母的照料與處理,就演變成一種依賴。也難怪,這位媽媽口中說著想讓孩子獨立,但行動上卻讓孩子持續的依賴著而不自覺,自身卻陷入照顧孩子而覺得疲累的無力感之中。

▋孩子總有一天要脫離父母,成為獨立的個體

孩子們,都是父(母)的寶貝,捧在手上,除了有照顧、保護的意味,某種程度,也是一種安排與掌握。不少父母說,在孩子尚未成熟時,適度地協助他們安排與掌握生活的情境,不也是一種照顧與保護嗎?這我完全同意,但在此同時,我也想提醒:孩子的成熟度不停的變化,於是父母的安排與掌握,能否隨著孩子的成熟而調整因應,使之不陷入一種限制孩子發展的掌控?畢竟,當父母安排得當,孩子也習慣於接受,親子關係得以保持一種平衡;但某些時候,孩子不再同意父母的安排、或是父母無力再繼續照顧孩子時,衝突就油然而生。

也曾有另一位媽媽跟我提到,當孩子不想接受她的意見時,她覺得好像「孩子長大、翅膀硬了、自己管不動了,以前那個聽話、順從的孩子不復存在了」。確實,當孩子的自主意識逐漸抬頭時,父母會經驗到一種被拒絕、無法掌控的感受,好像自己的建議不再具有參考價值,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苦思著,是因為自己的觀點過時了嗎?還是孩子不夠成熟,不懂得自己的苦心呢?更甚者,會覺得自己對孩子而言,是不是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當孩子逐漸獨立,不再需要依賴著父母的感覺,好像是硬生生把孩子從自己身上切割開來,讓人覺得很難忍受這種失落和分離。

但是,之所以會感覺痛苦,並不是孩子真心拒絕了父母的提議或安排,而是因為父母愛著孩子,愛得很深,所以當孩子逐漸與父母分離成為獨立的個體時,會使父母感覺捨不得、失落,甚至有點生氣。捨不得孩子不再黏膩,不像自己的小跟班,失落著孩子的眼中不再只有父母,反而擠進了同學、甚至男女朋友,生氣著孩子用他(她)自己的想法,衡量父母的安排,不理解這些想法是哪裡來的。當父母無法覺察那是面對孩子與自己分離時所產生的情緒,就會誤以為只要孩子繼續聽話,自己便不會如此痛苦,因而與孩子陷入一種「聽誰的」拉鋸戰中。

▋媽,你可以相信我一次嗎?

我這麼說,是因為這樣的體會對我而言,不僅不陌生,而且還很新鮮,就在不久之前,家有國小畢業生的我,與孩子有過這一段對話:

「媽,畢業典禮當天,我要跟同學自己騎車出去玩。」孩子在房裡對我叫。

「出去玩?去哪裡?就你們兩個?」我緊張的追問。

「對啊,我們想去OO(一個離家騎腳踏車1.5小時的地點)。」孩子說。

「這麼遠?你們認得路嗎?你同學有騎車上路過嗎?到那邊騎得回來嗎?」我很不確定地冒出越來越多的問號。

「唉唷,我們有網路,有google map,沒問題的啦!」孩子自信滿滿的說服我。

「可是,你會用google map查詢嗎?你看得懂地圖嗎?」我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我們有出去過啊……(細數之前參加營隊、及和爸爸去騎腳踏車的經驗)」孩子開始不耐煩起來。

「那是因為有大人跟著啊,但這次是你們自己耶,真的可以嗎?」我試圖把一點焦慮感渲染到孩子身上,希望她也能有一點點危機意識。

「媽,你可以相信我一次嗎?」拋下這句話的孩子,轉頭就走,似乎對這段談話灰心極了,留下我一個人呆坐在那兒,繼續焦慮。

▋正是因為可能會失敗,才更需要父母支持

「你可以相信我一次嗎?」

我剛開始覺得生氣,我什麼時候不相信她了?但仔細想想,當我這些不安的焦慮出現時,我確實沒有把她的能力能否應付這些情境,放入考量。只是覺得這孩子搞不清楚這個冒險會讓我有多擔心,只知道要逞強。

「你可以相信我一次嗎?」這句話我一點都不陌生,與不同親子接觸互動的經驗,常常聽見孩子的一方,對父母吶喊著這句話。乍聽之下,這句話好像是一種憤怒的抗議,但更深一層,似乎也有著一種請求,請求得到父母的理解、支持與肯定,請求著一種允許,讓自己去嘗試、去冒險,去經驗可能的危險與失敗。

若能想到這更深一層,就會理解,正是因為孩子知道冒險可能有危險、會失敗,才更需要得到父母的理解與支持。也並非孩子不看重父母、不在意父母,相反的,正是因為在意父母的存在,才希望得到父母的肯定。當父母有能力面對自己的焦慮和不安時,才有能力聽懂孩子的請求,進而給出這一份允許,讓孩子有機會將這些失敗的經驗,轉換成滋養成功萌芽的土壤。

▋焦急的父母,請先冷靜區辨現實與自己的想像

回到我剛剛舉例的對話,當時我腦海中閃過許多驚恐的畫面,例如:騎車出去被撞了怎麼辦?如果沒有被撞,會不會迷路?即使沒有迷路,到了目的地,會不會遇到色狼或是壞人?如果都沒有發生,那他們會不會體力耗盡,結果沒辦法騎回家,還得讓我們去把人和車一起載回來?(最後一項,就不理她好了)

看到這裡,我猜,9成以上的媽媽(或爸爸),同意我這些擔憂,或者有更多不同的擔憂。如果你是另外那1成,覺得我想太多的父母,恭喜你,你真的是一個心臟夠強大的父母,能以淡定的心情看著孩子想去探險的請求。

冷靜下來之後,我細細評估,自己腦海閃過的這些畫面,有多少是真的會發生的,又有多少是我自己的擔憂所擴大出來的災難?有多少是能預防的,又有多少是我無法掌握的?

我覺得區辨自己的焦慮與害怕,以及現實上的危險,對我有一個很大的幫助,是我漸漸的比較知道自己該怎麼跟孩子討論這個想要探險的計畫,而不是因為自己害怕的想像而一味阻止,並且依照我所評估現實上的危險,對照孩子的能力,進一步跟孩子討論所需做的準備。

就我剛剛所擔心的車禍、迷路、色狼這三個情境作為例子:

我評估他們原訂的目的地,路途上車流量太大、經常有大貨卡與機車爭道,不算是安全路徑。於是我和孩子商量,因為是初次探險,建議他們改換近一點、路況好一點的地點,她雖然有點失望,但基於安全考量,同意了。

迷路的問題,我認為最可能發生,卻也最能充分準備。我先讓她自己操作一次google地圖,並且安排一次探路,由她依照地圖帶著我走,結果其實滿慘烈的,出門不到5分鐘就迷路了,繞了一圈走回家門口。我教她重新學看地圖、辨識方向。當她實際上體會到困難,便不像剛開始那樣誇下海口,反倒知道自己不足的地方,出門更需要注意哪些事項。

至於色狼,我認為這就完全是我自己的焦慮,也是不可預測的。能做的準備,平常就已經重複提醒著不能跟陌生人走,即使有陌生人請求幫忙,也可以請他們到警局或遊客中心詢問。

就這樣,我放行了,答應她和同學一起進行這次的探險。

▋讓孩子一步一步的「畢業」

大約半小時的車程,她既興奮又期待地,在約定的時間出發,不僅安全抵達目的地,還自己看了地圖,找到附近的冰店,大快朵頤之後才回家。

當然,路途中為了讓我安心,她也確實每到一個定點就會拍照報平安。

阿公阿媽重複問了我很多次,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說實在的,我心裡的不安,不亞於老人家們,而孩子自己心中的不安,也不亞於我們。我只能說明我陪著孩子做了哪些準備,而我願意「相信她一次」,相信她有照顧自己與面對危險的能力。當我給出了允許,也表達了我對她的支持。而我相信,因著我對她的相信,她也會逐漸長出對自己的信心,對於下一次的探險,她會更有能力為自己做準備、更有勇氣面對挑戰、也會更多一份安心。

當我看著她閃著汗水,氣喘吁吁卻滿臉得意地回到家時,我知道,對於「自己出門」這件事情,她算是從國小程度畢業了。當然,未來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等著她去學習、去克服、去挑戰、去面對。

當父母不再把孩子捧在手心時,孩子除了得到自由(不必接受安排與掌控),也必須面對擁有自由的結果(無法被保護),可能受傷、遇到危險,而孩子必須為這些處境負責。於是,每次討論決定要冒多大的風險,父母和孩子需要共同參與其中,評估著孩子能承擔多大的責任,陪孩子做好必要的準備、培養出能力,才有辦法逐步地、踏實地去冒險。唯有循序漸進的允許孩子嘗試、探索、犯錯、失敗,孩子才有機會從中學習到獨立的能力與勇氣,也才有機會,真正從父母的手上畢業。

(作者曾是精神科護理師、目前為彰師大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兩個孩子的母親。)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