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廖世凱:從「AI熱、EL潮」看台灣未來的地方教育

2017/06/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近日,臉書傳出一張宜蘭縣教育處簡菲莉處長「宜蘭教育8年願景與目標」的照片,也得到眾多朋友按讚。

以政務官推動教育政策的思維來看,簡處長的確跨出了好大一步,她一改過去體制下教育主管單位的組織運作模式,強勢導入「開放空間技術」(Open Space Technology),從校長、教師到教育處,引進「自由對話、資訊蒐集與分享」的過程,企圖打造未來8年的宜蘭教育圖像,令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氣。但台灣地方教育問題背後的問題(QBQ:Question Behind the Question),真的是如此嗎?

▋地方縣市發展AI、BL的教育環境準備好了嗎?

李開復教授在台大畢業典禮上的演說,是分享他個人終生追求的目標理想,的確值得讚揚。他所提到AI革命的三個關鍵圖像──金字塔、魔法棒和愛心,放諸教育理論的對應,不就是「教育行政領導、教師教學專業與教育熱情」嗎?細讀完整篇演講記錄,個人解讀李教授並非盲目的推崇AI對未來世界的改變,反而是提醒我們要更加留意其中的「人文素養」。

相較於台灣各地教育的現況,教育主管更迭頻繁,政策初一十五多如繁星,地方教育行政體系的金字塔穩固嗎?九年一貫到108課綱,現場教師疲於翻轉築夢,教學的專業與熱情,有多少是被這樣無名的壓力,逐日消減?在熱衷以明日為師競逐發想(如同疊疊樂)的同時,教育行政主管可有同步處理教育現場減壓的勇氣?發想容易,夢醒時分恐怕是再次難以承受之痛。

至於EL(探索體驗學習Expeditionary Learning)之所以會吸睛,應該與國內某雜誌近期連載的專文有關。台灣的教育環境,早就是「人人皆專家」、「看雜誌也能辦教育」的境界,每每新官上任或是對公立體制的環境不滿,就會冒出外國的月亮來自我療癒。諸如這幾年華德福(德)、佐藤學(日)、KIPP學校(美)、夢N、均一、在家自學、公辦民營、公辦實驗等等熱潮不斷,教育現場的老師恐怕都早已麻木習慣到「反正早已經習慣等待下一個更響亮的教育口號而已」。

我們真的缺AL缺EL嗎?以宜蘭縣為例,或許教育處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將「宜蘭本土教育課程」、「宜蘭縣校外教學資源」、「宜蘭本土化課程9小時」、「宜蘭自造教育中心」及「宜蘭環境中心」等單位系統,重新整合成符合「宜蘭特色的EL模組化課程(中心)」。換句話說,眼下我們需要的也許是「教育的都市更新(Urban renewal for Education)」,而不是繼續在台灣各地的教育良田中瘋狂加蓋豪華農舍或違章建築!

▋有穩固的今日,才有明日的希望圖像

有8年的教育願景固然可貴,但千里之行的穩健,取決於我們有效解決過去與現在的既存問題。明日教師、教學活化、科技公民、學校願景、課程地圖也好,AI熱、EL潮、OST也罷,教育現場不缺夢想,缺的是認清現狀、化繁為簡,能真正還給教育現場簡單開放空間的帶領者。

過去,台灣的教育現場堆疊了太多干擾教學、體制過時、專業不足、溝通不良的陳年病灶,新的教育主管不必急著拋出煙火式的計畫,能務實理性的面對問題,找出新的解決策略,才會有創新可行的明日教育圖像。回頭想想,近十年台灣靠課綱的領導,我們的教育讓人滿意了嗎?

(作者為宜蘭縣礁溪鄉龍潭國民小學教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