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春季的來臨,往往是一群「非正式」教師最忙碌的時候。面對錄取率0.4%到5%左右的教師甄試,這群老師東奔西跑,跑遍整個台灣也不稀奇。這幅景象不是今年才有,而是十幾年來從小學教師甄試到近年高中教師甄試的現況。

培育一名合格教師需要花5年的時間(包含通過實習及錄取率僅5成的教師檢定)。若能順利通過檢定資格,那麼下一個關卡則是最令人沮喪的「教師甄試」。以高中為例,教師甄試分為全國聯招或者由高中獨立招考,每年錄取率不同,但總是在0.4%到5%左右,教師要「上岸」的門檻相當高。

每次高中全國聯招,都可以看到許多人幾乎把甄試現場當作「同學會」。有人可能想問他們「怎麼那麼沒有競爭力,竟然與競爭者和樂融融?」但事實上,這正反映了台灣教師甄試是多麼令人無助。若是剛考到教師證的,總會心想:「我沒有經驗,第一次考來體驗一下。」而若是考了好幾年的教師,則覺得:「若沒考上正式,我代理還能多久?」現在可能更慘了,因為少子化與年金改革延緩退休,他們還必須開始問自己:「我未來還有代理可以考嗎?」

▋現代的教師,早就不是悠閒工作

還有代理可以考嗎?這一句話隱含著台灣教育現況的問題。不論是學校面臨少子化、教師超額又或者年金改革讓退休年齡延後,甚至課綱修正之下教學時數改變,使學校特定科目教師可能面臨核定人數減少等等狀況。教師如同夕陽產業,未來前景不被看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仍前仆後繼的考試呢?

社會大眾總會說:「因為教師有寒暑假」,但真的是這個因素令人前仆後繼的跳下去嗎?事實上,社會大眾對於教育現場的不理解,讓教師背負了太多社會添加的汙名。包含每年都有寒暑假、可以上班時間買菜、上課只要唸唸課本等,各種錯誤的印象,似乎停留於「封建時代的教師」,增強了教師似乎是一個「既有保障又能摸魚」的「好職業」的錯覺。

不能否認,教師百百款,總有人會混水摸魚。但哪個職業沒有呢?也不能否認教師具備「鐵飯碗」保障,若擔任科任教師,的確是有寒暑假可以利用。但教育現場並非如此而已,還有許多外界「看不見的苦差事」。例如教師必須兼任行政職,在課程之外還需要處理瑣碎的業務,對剛任職的教師來說,要如何同時因應行政又兼顧教學?同時課程日新月異,使教師必須不斷進修,照本宣科幾乎都會被學生家長投訴。而「教育愛」一詞的濫用,也讓教師越來越沒有社會地位,更不用說備課不算工作時間,必須透過晚上或假日「責任制」的加班……噢,這還不包含師生問題,想一想,一位60歲的教師被16歲血氣方剛的學生汙辱,教師又要如何說服自己為教育奉獻呢?

▋擠進教甄窄門,卻不再看見教育的夢

在越來越艱困的教育現場,一位非正式教師還必須肩負考上「正式」光耀門楣的重責大任,以及考上之後的重重關卡與未知的年金保障。考上教師的意義在哪裡?社會告訴你,因為這樣能夠「教育下一代,為他們帶來無窮的希望」。但面對制式化的甄試,教師用所有的時間背誦考試內容,我們的教育現場何曾給予這群正當黃金歲月的年輕人「實踐教育」的可能?

既然那麼令人失望,為什麼許多人仍持續參與教師甄試?因為再艱困總還有那幾個缺額、總有人會「上岸」。大家只會慶祝誰成為「正式」飛上枝頭變鳳凰,當一群「非正式教師」望著「正式」之後帶來的各種「福利」,誰還能在水深火熱的考試中想到學生的未來呢?而那些長年沒有「上岸」的人,有的便自覺成為教育界的「失敗者」或「次等教師」,陷入無可自拔的憂鬱情緒,更是不被外界目光所見的黑暗面。

面對艱困與趨向八股的教師甄試,這群非正式教師能不能勇敢的問期待的父母與自己:「我能不要再考教甄嗎?」或許教育改革不該僅關注學生權益,而是「翻轉」教育現場各個角色的困境,才能夠讓教育成為活水。

(作者為大學兼任教師)

瀏覽次數:21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