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徐明慧:對抗恐怖攻擊的武器,其實就在你我心裡

2017/05/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每當新聞又再度傳來巴黎恐攻的消息,我總是心急如焚地奪命連環call,直到確認家人安全無虞才從慌張中平復下來。不單單只有巴黎,近年來在世界各地所發生的一連串恐怖攻擊,使得全世界人心惶惶。然而,這樣的恐怖攻擊對於遠在台灣的人們,似乎只是眾多戰爭與災難中的一則新聞。

簡而言之,恐怖行動是為了達成宗教、政治或其他意識形態上的目的,基於絕望的反抗意識所採取的報復措施與行為。我們現今生存的社會與世界,被不少狂熱、極端份子(fanaticism),或是民粹主義(populism)的意識形態所導。「道不同不相為謀,志不同不相為友」尚為小事,不同道者皆該毀滅的意識形態,才是真正的恐怖。

▋「差異」是尊重而不是消滅

我在義大利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 Institute)就學時的義大利籍教授羅柏圖・卡塔蘭諾(Roberto Catalano)曾在印度居住了28年,他時常分享這個經驗:印度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西方人以邏輯思考處事,但印度的文化與宗教卻不然。

在他授課班級裡的一位女學生,於印度新年假期後消失了整整兩個星期。教授詢問之下,同學們才氣定神閒地說:她嫁到美國去了。教授聽了為之驚訝,因為他認為這位女學生可以在假期前先通知大家,好讓大家為她準備一份結婚禮物,而不是這樣不告而別。但同學們臉上都露出了奇怪的微笑,並告訴教授:一個住在美國的印度家庭回到印度向她的家庭提了親,雙方同意後再看星象決定此婚姻是否合適;這位女學生在假期前,完全不可能知道她自己會出嫁。

卡塔蘭諾教授認為如此決定婚姻大事,實在不可思議。但課堂結束時,有位學生向教授提問:難道不這樣做的歐洲人,就必然會比印度人的婚姻維持更久嗎?的確,這世上有許多人的信仰、文化或是生活模式大不相同,我們也需學會尊重不同的差異性。

▋民族血緣的異已關係

我憶起當與兄弟姊妹因意見或觀點不合而起爭執時,父母會用「血濃於水」規勸我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即使同血緣的孩子也會有不同的個性,尊重對方的差異性,才能和睦相處,況且每一個孩子的獨特性反而更能豐富家庭的多樣面貌。

我自己在研究猶太人大屠殺的史料中,了解到猶太人自古就為逃避戰亂或迫害而到處遷徙,散居於世界各地,稱作猶太人流放(diaspora)。從流放到猶太人大屠殺,也難怪猶太人堪稱是苦難的民族。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流亡海外的猶太人紛紛「回到」以色列,也使以色列成為不同民族背景、生活方式、宗教、文化和傳統的大熔爐。

今日的以色列,因為多元的猶太文化背景而豐富。但是,以色列的民族、文化與宗教間擁有非常強烈的關聯性,猶太教是以色列人存在的證明,猶太文化更是以色列人宗教的延續。換句話說,以色列的猶太人只接受擁有同樣血緣關係的多元文化。

法國紀錄片《浩劫》(Shoah)的名導克勞德・朗茲曼(Claude Lanzmann),就曾在他的紀錄片《為什麼以色列》(Pourquoi Israël)中批判,以色列建國後,雖歡迎所有具猶太屬性的人回家鄉,但事實上,只有猶太籍母親所生下的孩子,或是皈依猶太教又不屬於另一宗教的,才算是真正的猶太人;血緣與信仰成為納同斥異的準則。即使父親擁有猶太血統或是未皈依猶太教的以色列人,都難以被視為「真正的猶太人」,更別說是其他嫁給猶太人或長期居住、工作於以色列的外人了。甚至在猶太人自己族群間,也透露出階級上的差別待遇。

電影中呈現出自70年代以來,具有猶太屬性而回歸以色列者所遭遇到的不公義。或許猶太人大屠殺真的讓猶太人深感恐懼與憂慮亡國滅種,並更加嚴謹地反映在以色列國家的政治上。如此為保有自己民族正統性的排外行為,與異者互相隔絕,難免會產生不同文化和價值觀所帶來的文化碰撞和衝突。

今日,國際移民挑戰許多國家的主權,為了怕融合而漸漸失去國家自我的身份與特性,為了復興漸漸消逝的國家文化而開始剷除異己,甚至演變為種族清洗、政治或是宗教迫害。最後換來的,不是真正的世界手足之情,而是少數「異類」因不公待遇憤而變為以宗教為名的激進恐怖主義,或是國家為振興自我主權而實施的排異政策,也是以國家之名行恐怖主義之實。

▋鮮血換來的手足之情

我所認識的一位黎巴嫩朋友利達・穆撒琳(Rita Moussallem),曾在以色列、約旦及伊拉克居住多年。她毫不畏懼地致力於這些地區的和平與友誼。今年4月底她受邀來台灣參加學術研討會,在台期間提到在伊拉克所屬的基督徒小團體,長年面臨戰爭,受到ISIS的迫害而被迫逃往伊拉克北部避難。雖然他們仍常常會問「為什麼」,卻仍願意對未來保有樂觀的態度。2014年7月,ISIS入侵基督徒的村落,一夜之間幾乎滅村,倖存的人猶如活在人間地獄般地痛苦。但是,這些倖存者竟然還捨身幫助其他逃難的人。

今年的復活節前夕,於埃及發生兩起科普特教會(Coptic Church)的爆炸事件,側拍影片中呈現出當時慘不忍睹的畫面。在那之後,人們都以為沒有人會再願意到教堂慶祝復活節了,但事實上,反而有更多的人出席,甚至還有非基督徒與穆斯林的朋友們,為支持那些傷亡基督徒的家屬及親友們而主動參與復活節慶典。利達總結說 :「愛」是一切的解答,比任何的衝突、戰爭、困難都還要強。

有位香港的朋友說,台灣很開放,各種宗教都有,是很好的交談場域,更幸運的是,在台灣沒有嚴重的宗教衝突與迫害。在我的眼中,台灣看似開放,但卻可以在層出不窮的「網路霸凌效應」上證實「排斥異己」的行為。對此,網路謾罵與毀謗的行為,我願意引用利達的經驗:「愛」是一切的解答。我們是否可以試著從欣賞異己開始做起?

(作者為藝術創作者,在歐洲長期從事藝術領域及納粹大屠殺研究。)

     

延伸閱讀:

努力成空?從恐怖攻擊看法國的移民媒體政策

賣火鍋的穆斯林:校門口的多元文化體驗

當領導人走進清真寺──中美穆斯林族群的社會意義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