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洪銘謙:新南向一週年觀察

2017/05/0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016年民進黨政府上台後,迅速喊出新南向政策的口號,並強調以人為本的精神,而台灣各界也開始如火如荼的動起來,政府部門派了許多官員前往東南亞拜訪、說明新南向政策,而當時擔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瞬間成為大家最想問的對象。但,在這一切過了一年之後呢?台灣真的有什麼改變嗎?

▋改變是緩慢、漸進的,但也需要有規劃

以訊息接收層面來說,不可否認的是台灣以往對於東南亞的「歧視」態度,隨著新南向政策逐漸轉變為「興趣」,原本不知道東南亞的人們開始願意花時間去聽聽、看看東南亞。

以知識傳播層面來說,從新南向政策推動開始,台灣的各單位都舉辦了各種新南向的研討會、講座、活動等,光是以「東南亞投資、東南亞發展」為名的協會又增加了不少,但實際上真的付出行動前往東南亞投資的人到底有多少?還在觀望的人又有多少?

以社會人才培養層面來說,這一年來東南亞語言課程在社會上的開課數量的確有大幅度成長,而學習者的心態也逐漸從「興趣、學好玩」,轉向為「實用性、目標性」。今年外貿協會更推動具備國內200小時訓練、外加國外語言課程培訓的東南亞組,希望藉此培養專業人才。

以大專院校人才培養來說,東南亞語言選修課程也有明顯成長,其中以近期最受關注的越南語為大宗,泰語居後,甚至連國立大學都準備設立東南亞語言學分學程來培養專才,許多大學更積極前往東南亞簽屬姊妹校,或送學生前往當地企業、當地台商公司實習,企圖透過此方式拉近與東南亞的關係,一來能夠打響系所名氣,二來也可望招收東南亞學生藉此解決少子化所帶來的招生問題。

▋這一切真的有改變嗎?

如果以上述的情況來說,感覺上是有明顯的變化,但這變化是屬於短期效應還是長期效應呢?

若以長遠的面向來看,那我們最需要了解的應該是新南向政策實行面上的問題何在,從需求面向進行思考與判斷,而不是一味自顧自的推動各種政策。

以大專院校前往交流來說,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越南的大學教師都有提過,跟台灣簽署交流其實意義不大,因為台灣根本不會有學生來交流,簽下去反而變成是送學生條款,因為學生都為學習中文來台灣。但台灣卻沒有為了學習泰語、馬來語、印尼語、越南語而來的學生。就算有,比例也並不高。或許在這個面向就有人會說,問題是出在學生,但真的是如此嗎?

如果以泰國和中國來說,每年也都有學生前往中國交換或留學,而中國每年也都有學生前往泰國交換,因為這些學生都是學習泰語專業,而前往交換或留學也成為他們日後語言成長的重要因素。所以關鍵問題並不是學生,而是學校是否有這樣類型的科系存在。台灣就是因為長期缺乏東南亞相關科系,導致與東南亞的大學交流令對方觀感不佳,更別說在台灣校園中,由於對東南亞學生普遍的偏見或不了解,而產生的文化衝突與問題。這也能解釋為何東南亞學生後來大多選擇前往中國。

▋台商會不會用台灣人?

上個月,台泰交流協會舉辦認識泰國講座,邀請泰國台商回來分享創業經驗,北中南舉辦的活動都受到歡迎,而許多參加講座的年輕人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台商會不會用台灣人」,主講人相當客氣地回說,其實台商還是很願意給台灣人機會,只是如果以成本考量來說:聘僱當地會中文的泰國人其實比較合乎成本,因為當地大學生會中英泰文能力的話,只要22,000到25,000,真的沒聽錯!跟台灣大學生差不多。如果考量需要技術、積極度、責任感的話,那具備中英泰與技術能力的中國學生是最好選擇,他們只要35,000,而且通常老闆如果特別教導他們,他們還會覺得老闆是在栽培人才。

這時候台下的大學生等不及就問了,那如果是台灣人呢?這位創業的台商說:「台灣人其實很積極、跟老闆之間也沒有文化隔閡,擁有優秀技術、而且英文程度也不差」,但是往往因為「沒有當地語言能力,難以適應當地的環境與生活,所以常常是工作個一兩年就臨陣脫逃,回到台灣了而且他們的薪水可能要到45,000元,台商光是將台灣人從什麼都不會開始培養到可以上軌道至少要花一年,還要教導技術、語言、文化,但放棄率卻非常高,而這現象所有老台商都心有戚戚焉。

其實無論是泰國、越南、印尼或緬甸,台商面臨到的問題都與「舊南向」大為不同,因為90年代的商場只有台灣人跟在地人,但現在還有崛起的中國,挾帶著一帶一路的政策,再加上優質的人才,席捲整個東南亞與南亞市場,而這些人才的程度,連當地華人與台商都讚不絕口,更何況是近期前往發展的中資企業。由此我們便可知道開拓市場的重點並非資金與技術,重點其實是人才;而人才除了硬實力以外,更需要的是語言與文化優勢的軟實力。

▋中國如何辦到?

常常聽到不了解實情的人誤解的說,中國只是砸錢收買東南亞國家,但真的是如此嗎?就算要砸錢,也要知道對方真的想要什麼。中國從確立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推動之後,便大舉培養東協語言人才,從高中階段開始訓練,在全中國更有數十個專業科系,全方面的認識各國,例如:雲南民族大學的東南亞語言文化學院,就分別設立泰國系、緬甸系、越南系等,而這些科系培養的專業人才,成為中資企業前往東南亞開疆闢土的重要資源。

筆者作為台泰交流協會的秘書長,除了常收到準台商、新台商的人才需求以外,也常聽聞當地老台商提到,其實如果台灣年輕人有能力,政府願意栽培成才,那台商給予工作機會並不困難,全泰國有6,000家台商,每一家開一個缺給台灣年輕人的話,不就解決6,000個就業機會嗎?而這些工作的薪水遠比台灣22k高出2倍多。比起台灣大學生前往其他已開發國家當藍領階級的「台勞」,讓我們的下一代到台商公司當白領階級的「台籍幹部」不是更好嗎?

但是,回過頭來看看台灣,誠如政大外語學院前院長張上冠教授所說,全台有150所大學,但卻連一個專業培養東南亞語言的科系都沒有。而缺乏人才的情況下,台灣更有部分官員提出希望吸引東南亞僑生、外籍生前來台灣就讀的做法,但這真的能作為長久之計嗎?而台灣的高等教育不訓練自己人才,把經費花在外來人才身上,真的可行嗎?難道台灣年輕人不值得栽培嗎?而政府不願意栽培人才,又要推動新南向政策真的可行嗎?

▋新南向依然「心難向」,我們該怎麼做?

作為一個研究者,除了批判以外,也有責任提出實際做法。筆者認為「新南向政策」應該這樣推動:

1.指定具備特色的一至兩間大學成立東南亞學院/南亞學院:成立印度系、越南系、泰國系、印尼系、緬甸系……,而為避免跟風效應所帶來的惡性循環,3到5年內須嚴格審查其他大學成立相同的科系,讓台灣的學術人才以及研究人才集結,並推動成立研究中心,同時針對各國政治、經濟、社會、語言、文化等不同面向,透過專業科系永續經營的栽培。

2.成立對東南亞的文化協會:編列經費推動成立擔任民間外交的東南亞與南亞「文化協會、交流協會」,例如台越、台泰、台菲、台馬等。相對於政府單位前往新南向國家可能面臨的挑戰或刁難,做為民間交流主體的文化協會或交流協會反而容易進行。就像在台灣推動日本文化請教台日友好協會,推動韓國文化請教台韓文化協會一樣的道理,政府應該鼓勵民間成立專業機構。

3.成立對台友好協會:補助或鼓勵東南亞與南亞地區的台商、同鄉會、留台同學會,推動成立在當地的對台友好協會,例如泰台友好協會、印台友好協會、越台文化協會等,由當地人擔任主角,推動與台灣之間的民間外交,如此一來便可相對避免遭受他國打壓的情況,同時也可以協助台灣推動觀光與文化活動。

總結來說,筆者認為新南向政策須打破以往孤軍奮戰、缺乏人才、資訊混亂的情況,並確實進行台灣、東南亞與南亞間的交流,而此交流的最前線便是民間組織與人才培訓,如此一來才能使新南向政策真正成為「新南向」,而不是心有餘力不足的「心難向」。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