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葉育維:從民粹政治看法國大選

2017/04/2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從去年6月的英國脫歐公投開始,到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台、美國總統川普當選,民粹主義的大浪已席捲全球。雖然在奧地利大選中,極右派候選人霍佛以46.2%的得票率,敗給無黨籍的范德貝倫,但接連好幾個歐洲大國的大選,依舊使全球繃緊神經,謹慎以待。緊接而來的就是法國的總統大選,同樣備受矚目。

法國採取兩輪投票制,由於預期沒有候選人能在第一輪取得多數票(法國自1965 年普選總統以來,從未有人在第一輪投票直接過半),故前兩名得票最多者會進入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預期在5月11日正式確認新一任的法國總統。

此次法國總統選舉共有11人參與,主要的4位候選人由政治光譜極左至極右分別為:不屈法國的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前進黨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共和黨的菲永(Francois Fillon)、國民陣線的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其中最有爭議性的人物無非是被人比喻成「女版川普」的馬林勒龐。目前首輪投票的結果,將由馬克宏和勒龐進入第二輪投票,這也將成為法國十幾年來首次沒有一個主流政黨的候選人代表,挺進決選。

▋馬林勒龐是誰?為什麼某些人如此害怕她當選?

自從勒龐的父親「老勒龐」接下了極右這個沉重的衣缽後,勒龐這個名字在法國,便有著極右的標誌。由於這個姓氏,她在受霸凌與歧視中成長,沒有人要和她做朋友。因此,她不想要跟她的家人們一樣進入政治圈,而想要走律師這條路,但也因為她的名字而在律師界碰壁,因此她稱自己一家是「從傷口長出來的孩童」。

勒龐成功接下黨主席後,便致力將國民陣線「現代化」,想要入主權力核心。在動盪不安的年代中,她成功喚起部分選民的支持,以強烈民族性的發言衝擊此次大選。

作為民調相對有利的候選人之一,勒龐高聲疾呼「法國優先」以及「反全球化、反菁英建制」的口號,重推邊境管制,退出歐元區,她也承諾要讓法國退出北約 (NATO),種種孤立主義的作為勢必再次掀起整個歐洲的不穩定:由於法國為歐盟第二大經濟體,退出歐元區也可能使歐盟的經濟崩盤。此外,她在政見中也提及禁止伊斯蘭組織,或是關閉清真寺等容易激起民族對立的言論。

對於投資人而言,若第二輪選舉是由極左派的梅朗雄對上極右派勒龐,將會是一場夢魘。梅朗雄提出的政見有:6週年假、鼓勵每週4天共32小時工時、提高最低薪資、減低退休年齡等,倘若這些作為成真,將嚴重拖累企業的競爭力,也拖慢經濟成長;而勒龐希望法國退出歐元區,重回法郎的懷抱,也已經衝擊歐盟部分外圍經濟體的債券。更可怕的將會是新貨幣的崩盤,不只會讓大部分家庭一夜之間失去許多積蓄,也會讓外資撤離並對法國市場不信任,法國將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警察與行政體系維持整體秩序,才有機會回復到平穩的投資環境。

▋民粹主義者能否兌現他們的諾言

如同川普上任後部分政見的大轉彎,民粹主義者大部分激進的政見也將受到立法機構的牽制。即使他們當上總統,也不得不通盤考慮整體政策的完備性以及後果,進而往中間路線修改其政策。至於選舉期間喊出的口號,也不一定能給選民們預期的利益。當他們無法滿足選民的期待時,民粹主義特有的叛變就會出現,選民們可能會徹底的倒向另一方,如同上次選局投向極端社會主義者奧朗德懷抱的法國選民,當今勒龐則成為當紅炸子雞。

這一兩年法國面對嚴峻考驗,不光是難民問題、不斷出現的恐怖攻擊,連帶衝擊的觀光業問題,已讓2016年入境法國的外國遊客數量大幅下跌了近20%。人民是否會將原罪歸咎於移入的難民,我們將能從此次選舉得到結果。

民粹主義的浪潮不會終止於此次大選,接下來的德國、義大利,甚至是英國的選舉,都有可能出現意料之外的結果。歐洲外交事務委員會的雷納德說,對付民粹浪潮的最有效手段,常常是就讓他們執政,因為「他們不會做得太好」。面臨全球的動盪不安,我們都有義務去了解事情的始末,方得以因應。

(作者為清華大學學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