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全國台聯」和「中國作家協會」的安排下,驅車前往北京朝陽區的東郊八里庄,於魯迅文學院參加「當代大陸青年文學創作與網絡文學」講座,主講者是中國大陸著名文學評論家白描,其從網絡新興技術和改革開放後等科技與環境的轉變軌跡中,探討八零後世代所產生對文學本質演化的現象,特別是網絡文學的興起對傳統文學悄悄上演一場革命性的衝擊。

依筆者的淺見,當代文學所呈現形式雖出現新舊文學之論戰,但文學發展本身即與時代特性息息相關,當中國大陸最具權威的魯迅文學獎同時增設「網絡文學」,網絡文學對傳統文學的衝擊看似危機,亦為轉機,文學不會因為呈現方式而對本質造成徹底的改變,關鍵在於文學家是否能醞釀開放心靈空間,清晰地透過文學來表達其意涵。

早在講座之前,院方先是安排了一場校園巡禮,導覽人員表示許多建築物是近十年來所興建,魯院的發展歷史亦有所謂的前世今生。魯迅文學院前身是中央文學研究所,早在中共建政之初,紛紛成立戲劇、音樂及美術等學院,卻獨缺文學院,即有一批來自延安的革命作家的奔波下,邀集當時中國現代文學作家在北京鼓樓東大街的四合院裡,宣告中央文學研究所成立,但成立後也是幾經波折,終在1984年改名為魯迅文學院,興建自己的校舍大樓,承擔孕育文學評論家、編輯家及翻譯家的重責大任。不少新銳文學家皆是從魯迅文學院所培養出線,魯院替有志文學為己任者開班授課,甚至還開辦邀集少數民族之青年作家之研習班,近年亦設立函授課程,魯院可謂中國作協的培訓基地。

魯迅另一名親兄弟為周作人,同為日本留學,但兄弟兩個性差異極大,周作人文學造詣亦屬非凡,能用白話文句構,卻是文言文辭彙,但後世對周作人親日的政治舉動,甚至向溥儀跪拜,企圖以儒家人本主義作為大東亞文化的雄心,卻無奈難逃傀儡和漢奸的指責。周作人曾經透露魯迅對日文、德文的掌握程度甚高,唯獨不偏好英文,厭惡英文原文譯書不加修飾,至於「阿Q正傳」為何選擇Q?因為魯迅認為Q有小辮子,純粹好玩罷了。李敖認為魯迅在中國被過分高估:「魯迅像寫『阿Q正傳』和『中國小說史略』,都是非常好的書。可是,魯迅寫的雜文其實不好。第一個,他的雜文是受日本語法影響,也有一種文言文轉過來的,不夠成熟。所以他的文字很彆扭。第二個,他雜文裡面情緒表達太多,真正的資料部分並不多。」魯迅和李敖在人生歷程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在中國現代文學能否擺在同一等級來比較?見仁見智。

如何客觀地評價魯迅是個難題,有些文學家質疑魯迅是否能為中國二十世紀的文學代表,尤其魯迅在政治的左傾和反右,台灣島內備受壓抑;魯迅在文學的激進與批判,在文學上饒富爭議。上述的背景知識讓我在魯院教學大樓駐足許久,尤其是目睹魯迅銅像刻著其名言:「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魯迅在中國大陸有著極高的評價,大陸的中小學課本收錄許多魯迅的文章,甚至一些文人評價魯迅為中國現代文學之父,毛澤東曾經大力讚揚魯迅的骨頭最硬,臧克家在紀念魯迅的新詩有感:「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者」。魯院教學大樓也不只是魯迅銅像,一樓大廳依舊裝置許多中國歷代著名文學家的浮雕,放眼望去,男性居多。

北京、上海及廈門的魯迅故居皆為熱門觀光景點,魯迅在中國大陸民間有莫大的影響力,前兩年在大陸盛行的連續劇「奮鬥」可窺探一二,其劇情演到主角群因在餐廳喝酒滋事被送至警局,公安還沒進行筆錄審問,就先大力斥責:「是誰打碎魯迅的銅像?」是以,無論是為中國改革的猛士或充滿理想的青年,抑或魯迅所想打倒的敵人,筆者對魯迅欣賞在於他訴求之文章內涵,能激起寫作目標群內心的激盪與憤怒。德國著名漢學家顧彬(Kubin)曾經形容魯迅是20世紀中國無人可及亦無法超越的作家,因研究魯迅而拿到博士學位者不知幾百,魯迅更是政治推向文學高峰的代表。

只是,筆者依舊好奇,若魯迅活在21世紀,會如何評價魯迅文學院?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