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葉乃爾:當不成棒球明星,然後呢?談社會脈絡對人的影響

2017/04/2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根據媒體報導,4月17日上午在立法院舉辦了一場「多元培育、多元發展──棒球員生涯問題探討公聽會」,而其中現任職棒中信兄弟隊教練之一的黃泰龍提到了這樣一段話:「少棒隊15個人,可能只有5個有機會進職棒,沒打球的同學,有的只能在工地打工,走偏的就去當流氓、詐騙集團。學生階段只會打球,讓他們失去競爭力,反而成為社會負擔。」

筆者在讀到這篇報導時,覺得甚有感觸,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身為台灣的職棒迷,對於這樣一則與「棒球員」有關的新聞,不禁有種切身的熟悉感;另一方面,我想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意識到黃教練這席話背後所傳達的珍貴訊息:在這個社會上,一個人的人生與際遇會如何發展,又甚至是一個人是否會出現我們一般所謂的「偏差行為」,事實上,不單單只是出於他自己個人的抉擇與造化,而是更深遠地受到「社會脈絡」的影響與塑造。

我們不難想像,如果把黃教練所提到的那些「走偏」而去從事流氓、詐騙行為的案例,將這些所謂的「犯罪者」被媒體加以報導、成為公共討論中被檢視與評價的客體時,多數社會大眾會如何評論他們:恐怕,「社會的害蟲」、「不學無術的壞人」可能會是許多人最可能使用的形容詞;而「把他們抓起來關!」、「不要放他們出來!」可能也是許多人最傾心與盼望的處置方式。就如同一直以來社會上普遍對於新聞報導中被描繪為「為非作歹」、「天理難容」的各種犯罪者或犯罪嫌疑人所採取的眼光與評價一樣。

一言以蔽之,社會大眾與輿論普遍傾向於認為那些做錯事情、觸犯法律的人,是他們自己走歪了路、是他們自己選擇了犯罪。

▋走上歧途,真的全都是他們的錯嗎?

然而,這樣的觀點卻很可能忽略了一個大哉問,也就是:這些在我們眼中做出偏差行為的人,他們的行為真的徹頭徹尾是出於他們自己的走偏、他們自身的不道德,還是出於他們所處的社會背景與社會環境的影響呢?或者說,他們的「偏差行為」,究竟是他們可以出於自由意志去選擇做與不做的選擇題,或是他們在社會外在的影響下別無選擇的「必然」呢?

回到黃教練所點出的棒球員養成的案例來看,由於當今從國小到高中、從少棒到青棒的訓練模式,常常都是採用菁英式的體育技能訓練,亦即棒球隊的孩子們花費大多數的時間跟心力在體育的訓練上,即使有求知與求學意願的,也未必在訓練之餘有體力與時間投注在課業上,導致那些可能到最後能力不足以去打職棒的、或是沒有選擇棒球之路的人,因為缺乏其他謀生技能與學校教育而在一般求職道路上受挫,甚至有的淪為流氓與詐騙集團的一員……。

本文認為,假若黃教練所言為真,則這個案例所呈現的,正是社會脈絡對一個人造成深遠影響的典型情境之一。由於在年輕時,這種菁英式的訓練使他們被剝奪正常上課的時間,使他們沒有太多心力去研讀學業、或學習其他一技之長,加上這些孩子們很可能對於能在球場上揮汗馳騁、轟出一發又一發的全壘打充滿夢想,也嚮往有朝一日能成為彭政閔、林智勝等家喻戶曉、發光發熱的球星,因而在這股自我期許以及培育體系的交互影響下持續邁進。

但直到高中、大學,他們可能才終於發現了一些殘酷的現實。例如職棒就是只有四隊,球員需求的供給之於有棒球夢的孩子相比是僧多粥少;又或是認知到有許多更強、更厲害、更有天份的球員,也因此不得不在環境的限制與阻礙下,忍痛中斷了自己的夢想,同時中斷了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少數或甚至唯一培養的技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未能踏上棒球之路、壯志未酬的遺珠們,因缺乏其他謀生技能而求職碰壁,進而自暴自棄、前途絕望甚至走上歧途,誠然也不是難以想像的憾事了。

▋提供更多可能,網住那些下墜的人生

當然,不論是從一個傾心台灣棒球、熱愛棒球的球迷的角度,或是從一個審慎分析公共議題的角度,我不敢妄斷地認為這樣的棒球員養成模式,一定就是不利於社會、或是有失正道而需要徹底顛覆或修正的。一方面如同新聞報導所提到,在場也有不少與會的基層教練表示他們在訓練過程中都不會只著重在球技的養成而忽略其他能力的培養;另一方面,如同體育署官員在公聽會中所回應的,多開闢一些退役球員的轉業制度,或是讓在體育項目訓練體系中成長的孩子,未來有更好的就業輔導途徑,也可能是協助這些曾經對棒球有夢的年輕人、或是從棒球界退休後求職無門的球員們重新出發的好方法。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從上述黃教練所描述的、在棒球菁英培育體系中成長的部分孩子與球員的生命歷程中,我們得以理解:在他們之中,之所以有人走上歧路,事實上不能完全歸咎於他們本身的選擇或是不道德,相反地,有相當部分與他們「在教育體系中受到的養成模式」,以及與他們「在自身的球技以外的學習領域上,投注努力的可能性受到窒礙與限制」的外在因素,也有著相當程度的關聯。試想,換作是你、我,因為缺乏一技之長而在求職上處處碰壁、在轉換跑道上屢戰屢敗,但又背負著養家活口的重擔,我們真的有把握不會走入歧途嗎?

因而,從「由小見大,見微知著」的角度來看,此一情境的觀察,無疑也可以給我們整個社會相當珍貴的啟發,那就是每當我們目睹社會上的各種偏差、犯罪行為,如果不去探求與思索行為人背後的動機與思維,不去探求他們人生的發展歷程與社會支持、社會連帶對他們的影響與關係,則我們很可能永遠無法真正地去面對犯罪行為的成因,進而去謀求最源頭的預防與杜絕,而只能在表面上「解決」一個又一個犯罪的人們之後,在這個社會支持不足、社會結構性因素未能改善的大環境下,繼續無助地祈禱著別再有下一個憾事發生。

本文衷心地盼望,台灣社會在面對偏差行為、乃至於更重大犯罪的發生時,除了尋求個案上的刑罰與處置之外,更能在犯罪人本身的行為與性格之外,多一分社會脈絡的思考、多一分社會環境因素的檢討,唯有如此,犯罪層出不窮的問題才有根本解決的契機,整個社會也才有更臻美好的可能。

最後,身為一個棒球迷,對於那些在接受棒球教育體系的洗禮後,未能順利進入棒球界的孩子們,乃至於從棒球界退休的球員們,誠摯地盼望這個社會也能夠給予你們足夠的協助與支持,讓你們能夠在各自的人生中,找到自己的一條路,繼續發光發熱。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研所碩士班一年級學生)

     

延伸閱讀:

誰說當運動員就不用念書?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