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拿Apple和Uber比較,似乎有點不倫不類。蘋果從1977年開始,不斷開創人類新的生活方式,先以個人電腦引領人類進入資訊社會,30年後又以智慧型手機開啟了人類的智慧時代,每一個劃時代的產品都割開了畫布,露出另一層畫布圖像的美麗新世界。

而Uber與Airbnb並列分享經濟的先行者,雖然近來衰事連連,但在平台所提升的供需媒合效率對既有法令的衝撞中,似乎提供人類邁向下一代數位治理論壇的引言,為數位治理建立了正評與負評的對話依據。若把時間的縱深拉長,意義與價值就會大不相同。

▋從蘋果開啟的結構顛覆

蘋果從賣產品到建構線上交易服務平台,再順勢跨足金融支付,恐怕又是一個劃時代創新的起點。Apple Pay於3月29日正式上路,第一波公佈的官方數據顯示2天(29與30日)綁信用卡數達41.5萬張,蘋果對合作銀行的最低卡量要求預估,首波綁卡欲達300萬張的目標,還有許多成長空間。Apple Pay的威力未顯,但對國銀而言卻浮現未來隱憂。

國銀收單架接於VISA和MasterCard,都是處理國際跨行信用(借記)交易及預借現金的國際性非營利組織,這兩個組織堪稱是塑膠貨幣的最大莊家,其上堆疊發卡銀行與交易商家。進入電子貨幣的時代,VISA和MasterCard這類國際組織下多了一層Apple Pay(或其他平台支付),莊家就換人做。數位科技不僅重構了交易關係,也顛覆了信用結構,而這個現代商業結構中的重要機制,握在蘋果手中。

智慧型手機從2008年硬體的創新,在摧毀自己中重新定義自己,當手機不再是手機的時候,人手一機的智慧裝置成為邁向新時代的生活載具,改寫了人類生活中從生產到消費的所有活動。回溯2001年交易市集iTune的閃亮登場,蘋果在智慧型移動裝置掀起生活型態革命的威力,無人敢捋其鋒。最殺的是將MP3這個檔案壓縮的技術應用於音樂下載,徹底顛覆了音樂產業的價值鏈,也引發了電影《曼哈頓練習曲》片尾,男、女主角對於嶄新音樂營銷模式一鍵之間的糾結。App成為進入浩瀚商業空間的門戶,也帶給管理工具史無前例鏈結線上與線下的嶄新模式。穿越App進入大量社交、製造與商業交易紀錄所累積的數據一夕之間爆紅,凌駕在土地、資本與勞動力之上,成為經濟活動首要的生產要素!

▋數據,是未來最重要的生產要素

在一個虛幻、以訛傳訛的共享經濟概念中,Uber成為新時代科技應用的代表之作。以獨角獸的科技創業家之姿席捲各地嚮往新經濟模式者的關注與追捧,但衝撞既有法治、制度與既得利益者的努力並非沒有阻力,即便上週四(4月13日)宣布調整營運策略重返台灣市場,在網約車市場中的影響力恐怕今非昔比。

在一個被解構的世界中,供需間的複雜關係變得令人難以捉摸,卻又在「互聯網+」的承諾下被梳理得簡潔有力。Uber在交通運輸的供需間以網路媒合架設了一個優勢效率的媒合平台,是Uber的成功之道;累積大量交易營收後,轉投資自駕車的科技研發,忽略了自駕車與其生態系統的複雜性,使得Uber多角化經營的努力功敗垂成;即便成功,功臣也不是硬體,而是載具所截取與累積的數據。

或許已有人厭倦了IBM講的那套IaaS, PaaS, SaaS架構,商模創新開啟了其他以as a Service結尾的服務模式,但這些創新難以迴避的還是最根本的命題:數據是未來最重要的生產要素。錯失「數據流等於現金流」的結構設計,只會將各種建設資源錯置於硬體建設,或是在曠日費時的制度談判上,陷台灣於落後的低附加價值群組。以數據驅動的數位轉型(Data-Driven Digital Transformation)是以數據這項關鍵生產要素為核心設計的營運模式,各類智慧裝置集結成新的生態系統的大會師。既有物聯網的投資多指向感知層與傳輸層,以鋪設在運算架構各層中高速運算器(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 Units)的運算節點,構成人工智能的骨幹網路,再加上不同鏈結環節中偶而出現擷取數據進資料庫的App,很容易造成策略規劃者迷失在這個數據迷宮中。

當觀察停留在服務、應用、甚至載具時,要留意蘋果模式從掌握最底層的金流、商流,進而整合物流與供應鏈,價值創新的契機在此。被數位顛覆與重組的產業結構將結合被數位顛覆的信用,全面改寫市場交易與產業競爭力。深入分析apple與Uber模式,影響廠商能否加入數位經濟的行列。

(作者為逢甲大學企業管理系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