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王九如:昔日的殷海光,要怎麼看今日台灣?

2017/04/07

photo credit: Zieger@flickr, CC BY-NC-ND 2.0

日前返台,一日午後,去了趟溫州街的「明目書店」,逛畢,順著溫州街漫步回家,沒想到來到了殷海光故居。

我參觀過許多近代名人故居,多半是抱者瞻仰前賢的心情,如海寧的王國維、紹興的魯迅和秋瑾、福州的林覺民、冰心、嚴復及林紓、宜興的徐悲鴻和吳冠中、鳳凰的沈從文以及台北的林語堂、張大千、梁實秋等,唯獨走進殷海光的故居,心情好複雜,像是參觀,像是誤闖了鄰家叔叔的老宅,而且能夠堂而皇之登堂入室,任意瀏覽,總覺得有些造次。

故居中有2012年台大為他出版的「殷海光全集」共21冊、弟子林毓生撰寫的故居簡介及20分鐘包括他日常生活、弟子林毓生、陳鼓應及友人聶華苓等的訪談錄影帶。而這棟獨院校舍的氣味、殷先生的手跡以及最能代表他形象的照片。他緊蹙眉頭,手撐下巴,一臉愁苦的表情,像是思索國家的未來而跌入了沉思,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自己年輕的歲月,想起當年讀到他書的情景,包括他翻譯的奧國經濟學家哈耶克的名著《通往奴役之路》。沒想到近乎50年的光景,今天一登夫子殿堂重溫舊夢。

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大家有若驚弓之鳥,生活是一窮二白,除了默默耕耘,重建家園,能說什麼?能要什麼?所以走進殷海光的故居時,一眼瞥見寬敞的獨門獨院,並注意到他生活的小細節:他有咖啡喝!還能在家請學生喝!又注意到他每月有美國的國務院津貼,不由得好生欣羨,沒想到小時候的「窮」,竟留給我如此深刻的烙印。

殷海光是著名的哲學家金岳霖的弟子。中國第一所哲學系──清華大學哲學系,便是金岳霖成立的。殷海光一生深受羅素、海耶克、波柏爾三位哲學大師的影響。西方素來就有邏輯思維的傳統和訓練,而知性的研究是離開不了方法學的。殷海光在台大一直從事邏輯教學,遲到中年才領悟到數學對哲學的重要。他的〈怎樣研究邏輯〉文章和《邏輯新引》一書,文字都能深入淺出,嘉惠年輕學子。他教學之餘,筆耕不輟,花費不少精力在思索中國前途和文化上,常寫文章針砭時弊。「求真」是殷海光一生追求的信念。他教邏輯,文章有一大特色,就是充分使用邏輯概念分析政治及文化問題。由於文字明白易懂,筆端帶著情感,對當時的青年學生很有影響力。

殷海光青年得志,受到黨國器重。28歲即委於重任,曾任中央日報的主筆,他的自述曾說:「我被列入較高的社會地位,被『達官要人』捧著。」1949年轉任台大哲學系教職。同年胡適、雷震的《自由中國》創刊,殷海光擔任主編。50-60年代殷海光一躍成為台灣自由主義的代言人。該雜誌在1957年發表一系列文章質問政府「反攻」口號的真實性,因而被迫停刊。殷海光的思想由「反共擁蔣」,一變而為「反共反蔣」。

1969年殷海光胃癌復發。去世前的5個月,他在哈佛大學Susan N. Arkush的協助下,完成了他的英文論著:《剖析國民黨》(The Anatomy of an Appendage)。這時候他已離開台大3年,靠哈佛的津貼過日,寓所遭到監視。文中宣洩了長年對蔣氏政權的憤怒,用犀銳之筆,把國民黨支解得體無完膚,並聲稱此乃中國人的「文化基因」:「從精神分折的觀點看來,台灣政權的人格成分是虐待狂、被虐待狂的結合,同時蘊涵了強烈的權威人格和臣妾人格成分。」「國民黨是由一班職業黨棍組成的,這些人絕大部份屬於老朽昏庸。」

身為軍人之子的我讀了頗為不快。歷史的吊詭,使每個人的思想都受環境制約而有局限性,殷海光也不例外。他在世時,無法見證到其後50年西方自由經濟席捲全球的浪潮所帶來的後果,包括台灣解除黨禁後不成熟的民主政治所衍生的問題。他極力推崇的西方普世價值觀及民主制度,在今日問題重重;他和雷震在《自由中國》極力鼓吹兩黨制,而當今台灣已有了上百個黨派,政治鬥爭日益嚴重。而經濟萎縮,國勢日頹,這種種的亂象都不是愛智者殷海光所能預見、所樂見的!

走著,走著,我不禁深深感慨……

 (作者為旅美華僑)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