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楊文儀:寫在雄友之夜事件後,關於本位主義下的意識覺醒

2017/03/24

圖片翻攝自台大雄友之夜臉書,原文已刪除。

台大雄友會於21日在「雄友之夜」的粉專上發表之夜表演「搞怪舞」的宣傳文案及海報,文案內容以輪暴情節為主題,宣傳照更是仿A片劇情,一名雙眼被黑馬賽條遮蔽的女性跪在地上,高舉著被綑綁的雙手,被周圍一群穿小短褲的男性包圍。海報一刊出便引起眾怒,事後雖立即刪文,並發表道歉聲明,仍因聲明未有直搗核心的反思,而持續受到網友撻伐。

有網友道出自己受性侵的經驗,痛心譴責雄友會這樣「沒有惡意」的宣傳,對受害者而言又是一種二度傷害。女性主義者黃靖茹更發起了「我要一直說到,他們停止強暴」活動,將於3月27日「雄友之夜」活動時在活動會場外(台大活大禮堂外)進行短講,為性侵受害者發聲。

對於這次的之夜事件,有人對於批判「父權暴力」與「強暴文化」的意識感到有些過頭,或許有人會說「既然女生提倡自己的情慾自主性,男生也會被強暴,為什麼女性要擺出一副全然受害者的立場?」我認為,男女當然都有被強暴的機會,但無論性別,「強暴」除了情慾的存在外,還有權力支配的暴力問題。

▋即使沒有惡意,也可能帶來傷害

台大雄友會在海報及文宣被批評後,道歉聲明「他們沒有惡意」,事後也不少網友認為「既然他們已經道歉,且並無惡意,大家是否能不繼續追究」。從雄友會的道歉,到網友的反應,讓我不禁思考:我們究竟該如何在強勢本位主義之下,游上平等的彼岸?否則,各種有意無意中,以某一群體為玩笑的「沒有惡意」,都可能劃開另一群體的傷口。

為什麼此次的「沒有惡意」的理由仍使多數人無法接受?社會上充斥著太多「有意無意之中」以揶揄某一群體的玩笑,如:胖瘦、高矮、性別。美國學者bellhook在《教學越界──教育即自由的實踐》一書中提到:「對於這種錯誤訊息在集體文化消費以及依附性,加上人們在個人生活中的層層謊言時,我們面對事實的能力,以及介入和改變不公情境的意願,也將嚴重地減弱。」當我們的認知不夠正確,便會無形之中於群體中流傳這樣的訊息,當大家習以為常時,便會削弱認知不公情境的能力,是一種惡性循環。

假設本位主義根深蒂固,身為無形中的受壓迫者仍無察覺,那只會助長本位主義壓迫其他群體的程度。我個人認為,對於台大雄友會,在他們誠心道歉並有所反思後,或許該給他們台階下。不過對於這個延伸議題及背後性平觀念的探討,卻是不能停止的訴求。

▋為什麼有人覺得強暴劇情可以引發快感?

從此事件中,部分民眾對於的女性主義的錯誤認知及遲鈍感,讓我反思生活中,是否有不知不覺對於各種面相的權力產生遲鈍?而那份對己身權力的遲鈍,反而助長強勢本位主義的壓迫?假若我們能喚醒自身的權力意識,也時時刻刻能檢視自己在行為前後,是否藏著己身未知的權力支配(身為支配者的介入與被支配者的被壓迫)。

當雄友之夜以「中出」了一名「背叛者」為宣傳標題,其實在「本意」之外,也隱藏中對受害者貼上「不服從」、「被教訓」的相關意涵標籤。當大家譴責著這樣的宣傳手法無形中助長「父權本位」以及「強暴文化」時,卻有男性反駁「其實這樣的劇情(強暴)依然有存在的必要性,因為男人本身的獸性(筆者在此解讀為情慾)會因為這樣的劇情畫面而更容易達到高潮,進而解決自身的需求。假設在觀影者的性別觀念正確的情形下,這樣的劇情應該不至於助長暴力文化。」

這樣的回應讓我思考,當如此的畫面能引發情慾與性高潮的同時,是否也道出了對於「成為支配者」的快感。若是,那也是因著大部分的A片都是以男性凝視(male gaze)的角度拍攝,因而使大部分男性觀影者能藉此投射,滿足慾望。假如情況相反,變成女性強暴男性的劇情呢?當男性成了「受支配者」還會肯定這樣劇情的必要性嗎?我想,不能否定有些人的情慾,是在「被支配」的情況下產生,不過我們在此不討論這樣「個人層次」的差異,而是要談談在一個社會結構的大支架下,大多存在的「父權本位」。

▋慾望與支配的快感

事實上,「強暴」一詞的背後,除了情慾外,更多的是關於「權力支配」與「暴力介入」。在「這樣的劇情更能引起快感」的背後,我們是否能暫時摘掉情慾的部分,談談這樣的快感是否和「權力支配」與「暴力介入」有所連結?

在演化生物學家Dario Maestripieri的著作《Games Primates Play》中,提到生物界本能的支配結構。或許在過去,因者支配和從屬關係,使我們人類得以成為優勢物種,而人的本性也無可避免有著「渴望成為支配者」的天性。也或許就是這樣的天性,使這樣的「支配」與「暴力介入」得以帶給部分人快感(那是原始性的部分)。然而,當我們掌握著大部分動物無法超越的意識時,是否能善用意識檢視「支配快感」背後的合理性,或者在「習慣於被宰制」的沉睡中甦醒?

臨床心理學家Harriet B. Braiker在他的著作《拿回你的人生主導權》一書中,也鼓勵大眾(不分群體)能認知「支配」與「受支配」所帶來的影響,認清自己在結構中的位置,學習拿回自己的主導權。

我想,之夜事件延伸出的議題,不只是關於「女性在這個主要由父權體制建構的社會下多屬被壓迫者」,而是任何人,不論男女,都有可能是受壓迫者,都可能在這樣的體制下成為被支配者。由聯合國發起的《HeForShe》運動,便提倡「性別平等應是男性、女性需一同努力的」,女性主義要爭取的是兩性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平等地位,男性與女性都應被賦予同等的權利(right)及機會。我們除了需正視性別教育的重要性外,更要試著喚醒沉睡的意識,在結構的支架下,找回自身的權力。

(作者為政治大學教育系大一學生)

     

延伸閱讀:

不要就是不要──德國修法強化保障身體自主權

瑞典人都很開放?如果有人不同意,那就是性侵!

我們都寂寞──談「母豬教」與人的商品化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