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翠松:拇指公主告訴我的事

2017/03/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每一年媒體與性別課程中,有關童話與性別的單元,我都會談到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關於我自己和這個世界。

我家老二在3歲左右時曾住院2、3天做身體檢查,當時,為了怕她無聊,我隨身帶了幾本童書和幾片童話DVD,準備陪她讀和看。

我一直記得,那是個盛夏的午後,我選了一部片子,陪著她坐在兒童病床上一起看。片名「拇指公主」,講的是一個長得迷你可愛的小女孩,某天在睡覺時,被青蛙爸爸帶走,想把她嫁給自己的兒子,後來魚兒見義勇為把她救出,在回家和尋找媽媽的路上,她又遇到想和她結婚的瓢蟲和想把她嫁給別人的田鼠婆婆,最後她棄婚,並且讓她之前好心救助的燕子帶到南方,和精靈王子結婚。

選這部卡通的原因,除了因為男女主角都長得小巧可愛、和孩子的年紀很符合,裡面還有很多可愛的小動物,是她會喜歡的;最重要的是故事結局是好的,因為最後拇指公主和精靈王子結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那天午後的陽光斜射進來,盈滿整個病房,我和孩子坐在兒童病床上,一起看著這部可愛的卡通片,她吃著手上的餅乾,認真的看著片子,感覺整個人高高興興的。當片子播完後,我側著身正想跟她解釋故事的內容,卻發現她臉頰掛了兩行淚。

我當下其實非常疑惑,這個小孩心裡在想什麼?這部片真的有這麼令人感動嗎?明明結局是好的,為什麼要哭呢?

她回答:「她(拇指公主)沒有找到媽媽,很可憐,而且還跟不認識的弟弟在一起……」

▋世界不見得是我們認知的那個樣子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腦袋被用力的敲了一下。對啊!故事從頭到尾,拇指公主都在找媽媽,如果按照敘事線來看,拇指公主還是會一直找媽媽,一直想回家,可是為什麼在遇到精靈王子後,她卻不再找媽媽?是因為她突然不喜歡媽媽,還是這件事突然變得不重要了?精靈王子的出現這麼突然,而且他們先前一點互動都沒有,為什麼他們可以那麼快就在一起?最可怕的是,我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有覺得故事是不合邏輯的,而且還覺得這是個好結局的故事,因為它符合了我對故事的想像和期待。

那天,是我人生的一個震撼,因為本來是我要教導孩子這個故事的意義,但最後卻是我的小孩反過來教育我,告訴我,最原初未被社會化教導的小朋友的世界,並不是長得像我「現在」對世界的認知與期待的樣子。

公主和王子的結合是很突然的,完全是後天創造出來的聯結。而我認為「結局好的」故事,對一個未受到太多社會化的三歲孩童來說,其實是個「悲傷」的故事,因為在她的世界裡,拇指公主是個「找不到媽媽」的可憐的人。而故事的「真實」不是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是拇指公主找不到媽媽,回不到她最愛的人身邊。

她的回答告訴我,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其實一點都不理所當然。而會影響我們對於真實世界的想像和期待的東西,除了我們週遭的重要人物,還有散佈在日常生活中的那些媒介文本。尤其是那些「童話故事」和「卡通」,在我們還沒理解世界時就不斷在身邊出現,透過各式主流媒體和教育機構,讓我們自然接觸,經由人們主動的觀看與閱聽,建構了我們對世界的想像與期待。而當它以一種重複且自然的方式不斷被呈現,久而久之,我們就接受了它,甚至將這些後天社會建構聯結的狀態,變成天生自然的概念。

▋公主和王子在一起,為什麼就是好結局?

《迪士尼公主與女生的戰爭》一書作者梁庭嘉,曾整理多部迪士尼公主卡通與童話故事,發現有幾個共同的特色和方程式,包括:

1.母親不在場:像是在故事的開頭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母親即已死亡。2.父親無能為力:公主父親的地位在童話中一直可有可無,他可能在劇情中存在,但人物始終沒出現。像是《灰姑娘》開場白就交代父親再娶,但不久過世。3.女性負面人物的壓迫:像壞女巫和壞後母出現。4.英雄的拯救:白馬王子的出現。

為什麼這些故事中的公主,一開始即徹底和母親絕緣?為什麼童話故事裡的父親不是缺乏,就是軟弱無能?為什麼故事中公主一直被女性負面人物欺壓?梁庭嘉告訴我們,這些方程式的設定與配置都非偶然,它主要是讓公主必須離家,且只能等待父親以外的男性拯救,讓王子的出現成為順理成章,也讓女性的離家到另一個男人的懷中,成為一個美好結局。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覺得拇指公主的故事是個好的結局,因為它完全符應這套公主方程式所提供給我的想像與期待,所以在故事還沒結束前,我就已認為她最後會和精靈王子在一起,也覺得這是好的結局。而從小就吸收到這些公主故事的我,已經將這些媒介故事自然而然吸收到我的認同裡。

但是我所謂「好」的結局,真的是好的結局嗎?如果它是個好的結局,為什麼在一個3歲小孩的眼中,反而是個悲傷的故事?而這個好的結局背後究竟提供了什麼樣的價值?為什麼它必須在故事中被傳遞?

▋別再讓別人的價值觀構築你的人生

如果從拇指公主或其他的公主故事方程式來看,這些故事中所傳遞的「好」的價值,指的其實是「結婚」比「單身」好,有情人比沒情人好,異性戀比同性戀好。女性人生的最佳歸宿是找到一個愛她的王子,一生一世在一起。而這些所謂「好」價值觀,恰好正是這個社會最盛行的主流思維,一個「異性戀生殖的價值體系」。

但上述發生在我自身的小故事卻告訴我們,這個異性戀生殖的價值,並不是天生自然,而是後天透過各式承載著這些價值的媒體與重要他人共構而成。而所謂的「好」的結局,並不必然一定是好的,因為在這個社會上我們看到太多異性戀怨偶,也看到不少幸福的同志情侶,而有更多快樂的人,其實是單身的。

前兩天是白色情人節,是個跟愛意表達有關的節日。似乎同樣也在告訴我們,結婚比單身好,有情人比沒情人好,女性人生的最佳歸宿,是找到一個愛她的王子。也使得許多單身的人,在今天突然特別感傷。但我們知道,這些價值其實並非為真,只是因為散落在我們週遭的文本,構築了我們對於情愛世界的期待,也使得未完成期待的感傷與失落相對而來。

但世界本來就沒有一個固定的狀態,每個社會與個體對於情愛或生活的期待,本該是不同的,沒有什麼狀況是絕對優於另一個。就像一個規畫完善的單身生活,絕對比一段痛苦的婚姻關係來得好。而一個人的快樂和幸福與否,本來就不該繫於另一個虛幻和未知的人身上,最重要的是,不管是處於單身或是伴侶的狀態,都要把自己過好,因為生活和生命都是自己的,沒有人有權幫我們做決定。

(作者為國立聯合大學客家語言與傳播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延伸閱讀:

沒有未來的天鵝該被看成醜小鴨

女人不能做廚師、送快遞?

男孩子可不可以穿連身泳裝?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